5200文学 > 修真小说 > 飞升失败 > 39 葬天之棺
    <!--go-->

    连绵不绝的古老山林,仿佛蔓延至天地的边缘。一座座数也数不清的高山直插云霄,终年不化的积雪,为山顶披上银装。烟雾昭昭之间,不知隐藏了多少秘密。

    落烟深处,绝迹峰顶。

    依山而建的一座座古老的建筑,在层层云雾之中若隐若现,宛如仙境。

    一条漫长的台阶,从山脚下蜿蜒而上,犹如一条蛰伏的巨龙,直达天际。

    台阶之底,立着一个巨大的门楼。门楼之上,横着一块石质的牌匾。“落烟”二字,苍劲有力,犹如刀削斧凿。

    两侧立柱之上,写有一副联。

    “修真求真修真亦真非真,天道问道天道亦道非道。”

    林再仰着脸看着这副联,念了一遍,撇着嘴问陆野,“夫君,你觉得这副对联如何?”

    “故弄玄虚。”陆野道,“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个是非来。”

    彩衣掩嘴而笑,道,“夫君可要慎言,这副联,乃是落烟宗开山祖师紫烟上人题下的。”

    陆野干咳了一声,道,“嗯,这副联,当真是意味深长,一语道尽了修真与天道种种啊。”

    金少堂忍不住乐,想要跟陆野打趣,却又硬生生的忍住了。自从周元生告诉了金少堂关于陆野的“真实”身份后,金少堂就觉得浑身不自在。曾经与自己称兄道弟的家伙,忽然间成了自己的师祖,金少堂总感觉有些别扭。

    落差感实在是太大,让金少堂难免有些自卑,面对陆野,总会有种伸不开劲的感觉。

    “走,咱们游玩一下落烟山第一大宗门的驻地。”陆野说罢,笑着率先前行,拾阶而上。

    丑儿大叫了一声,抓住陆野的手,一脸喜滋滋的模样。虽然连续许多天的赶路,小家伙累得够呛,但一说起游玩,立时就来了兴致。跑了几步,嫌弃陆野走得慢,直接撒开了手往上爬。

    陆老残“阿巴”了两声,怕丑儿走丢了,赶紧追了上去。

    看着丑儿欢天喜地的模样,周元生的老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最近这些日子里,天天与丑儿相伴。纵然丑儿总是“师兄师兄”的喊他,他却总是把丑儿当做一个晚辈似的溺爱。好似在享受天伦之乐一般。看到丑儿高兴,周元生也忍不住乐。

    一生孤苦无依的周元生,似乎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了生活的乐趣。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哪怕是自己的修为再无长进,能如此这般的痛痛快快的活上几年,也值了。再看看身边这个传授自己炼丹绝技的小师尊,周元生心生感慨。

    多亏了小师尊,自己的修为,似乎也并非走到了头。至少现在就有种即将要突破到凝脉二层的感觉了。

    陆野笑了一声,一边不紧不慢的爬着楼梯,一边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对了,少堂,以后不要给丑儿买这么花里胡哨的衣服,这样不好。丑儿虽然秀气,可也不能当个女孩子养啊。”陆野可不想丑儿将来变成一个娘炮。男孩儿嘛,就该有男孩儿的样,从小就当女孩子养,长大了不娘炮才怪呢。

    金少堂怔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

    女孩子不当女孩子养?难道还能当小子养啊?再说了,小师姑很喜欢花衣服啊。

    周元生却是有所领悟,点头道,“师尊说的是,修真者,就该有一丝英气。”

    陆野很少跟村里人打交道,对于孩子,更是不了解。他一直以为丑儿是个男孩子,平日里总是脏兮兮的小泥娃,不论男孩儿女孩儿,又都是留着长发,实在是不好分辨男女。就算是收拾干净了,陆野依然只是以为丑儿不过是长的秀气点儿罢了。听得周元生的话,陆野笑道,“有没有英气是无所谓,别娘们儿兮兮的就行了。”

    金少堂觉得自己明白了陆野的意思,点头称是。到底是自己的师祖,孩子穿衣服的屁事儿,金少堂也懒得跟陆野抬杠。

    “哎呀,夫君,爹爹他们跑的没影了。”林再忽然嚷嚷起来,“人这么多,别跑丢了,我去找找。”说罢,根本不由得陆野说话,直接快步往前跑,

    陆野怔了一下,冲着林再的背影喊道,“我们在哪碰头啊?!”

    林再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跑。

    彩衣笑笑,说道,“夫君莫慌,我去追她,嗯……反正我们也不用去秘境,万一走散了,我们就在秘境外等着你们了。”

    陆野眉头拧了一下,沉吟片刻,道,“那行吧。”看着彩衣往前赶去,陆野不自觉的伸手捏了捏下巴。

    看得出来,林再和彩衣这是故意找了个由头要和自己分开啊。

    她们想干什么?

    迟疑了一下,陆野刚要追上去,却忽然听得身后有人喊了一嗓子。

    “周兄!”

    周元生循声看去,看到来人,不由笑道,“原来是陈兄,你怎么也来了?”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陈记药铺的陈掌柜。那陈掌柜没有回答周元生的问题,反而冲着陆野抱拳,“陆兄,幸会幸会,前次陈某有眼无珠,还望恕罪。”

    陆野有些尴尬,这“周兄”和“陆兄”的称呼,实在是……

    就算修真者不拘泥小节,可称呼师尊和弟子都为“兄”,也不大好吧?

    陈掌柜笑道,“从少东家那里得知周兄拜了陆兄为师,在下真是替周兄高兴呢。陆兄跟着凌绝上人学习修真炼丹,见识本事肯定不凡,周兄将来的前途,在下拍马莫及了。”

    这话的意思……

    好吧。

    这样的话,陈掌柜跟周元生平辈,自己成了长辈。

    可问题是,自己修为不高,陈掌柜当然不可能喊自己前辈,喊一声“兄”,已经是很客气了。

    陆野苦笑着抱拳道,“陈兄过谦了。”

    陈掌柜这才跟金少堂抱拳道,“少东家。”

    金少堂咧嘴道,“陈叔,你也来凑热闹啊?”看到陆野看过来,金少堂脸一红,低声说道,“喝多了……”听周元生说了陆野的“真实”身份后,金少堂狠狠的喝了一场。一喝多,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往外倒……

    酒品实在是不咋地。

    陆野只能苦笑一声作罢,也没有再说什么。

    陈掌柜察言观色,打了个哈哈,道,“秘境啊,难得一见,就算没资格进去,来开开眼界也好啊。”陈掌柜大笑了一声,又对陆野说道,“怎么不见尊夫人?没来吗?”

    来倒是来了,可现在却没影了。

    陆野看了一眼台阶之上数也数不清的人头,没有看到林再和彩衣的踪影,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心说这陈掌柜来的还真是时候。

    ……

    林再当然没兴趣去找陆老残和丑儿,她身形利落的躲闪着人群,不停的往上跑。跑了好长的一段路,好似穿过了云层一般,总算是爬到了山顶。林再看看左右两侧,又看看前面悠长的正殿大道,思索了片刻,才转身往左而行。

    绝迹峰顶的风景,绝对是极为漂亮的。不过,林再却无心欣赏。她一边走,一边暗暗思索着。

    那东西,应该会在极为阴寒之地。

    应该不难找。

    只是,落烟宗的驻地实在是太大了,林再左拐右拐的,竟然迷了路径。正在苦恼间,林再忽然听到从身旁经过的两个游客的对话。

    “师兄,怎么这么多人啊。”

    “师弟修行日短,有所不知啊。这可是落烟宗第一大宗门的驻地啊,有了这次的机会,谁不想进来看看?平日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那师兄笑了一声,又道,“飞云宗对我落烟山门派势力横插一脚,落烟宗这个时候开禁,让我等进来转转,大概也有彰显实力和表达和善的意思。不过,像典籍室之类的宗门重地,我们是不可能进得去的。但是,有些地方,机会难得,必须去瞧瞧。”

    “都是什么所在?”

    “第一个,当然是剑林。据说是模仿传闻中的万剑山打造的。其中剑气横扫,阵法惊奇,此乃必游之地。另一个是剑场,数千年来,无数高手在落烟宗剑场上比斗,期间留下的剑气,十分强烈,历经岁月而不逝,不去体悟一番,就可惜了。还有一处,是冰潭。”

    “冰潭?”

    “对,那里乃是绝迹峰上最寒冷的地方。”师兄道,“别看那里乃极寒之地,却有四时不谢之花,万年不灭之火,更有一具远古巨兽的尸骨,那巨兽虽然死去不知岁月,但仅仅是那尸骨之上的暴戾之气,就极为骇人。”

    “真的假的?我们先去冰潭看看吧!”

    “好,往这走。”

    林再看了看二人的背影,心念一动,紧紧跟了上去。

    跟着那二人走出好远,周围的气温忽然骤降。绝迹峰上本就寒冷,可是越往前行,却又越是冰冷刺骨。

    林再嘿了一声,快步前行。

    虽然有着炼气七层的修为,林再还是被这极寒之地冻的浑身发抖。

    四时不谢之花?万年不灭之火?远古巨兽的尸骨?

    这些,林再都不在意。

    风雪呼啸的所在,一汪清水,碧波荡漾。

    冰潭无冰,冻死仙灵。

    呵气成冰的地方,这潭清水竟然没有结冰。

    相传,这一潭看似柔和之水,纵然是修为高绝之辈,也不敢轻易触及。

    林再对这里更感兴趣。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冰潭,林再就一眼看到了站在冰潭边的彩衣。

    微微凝眉,林再走了过去,站在了彩衣身旁,看着眼前那一潭碧波。

    “呵……姐姐来的好慢啊。”彩衣头也不回的说道。

    林再哼了一声,道,“看来你早就知道那东西在这里。”

    “是啊。”彩衣道,“一千年前我就知道了。只是很可惜,冰潭水无所谓,但是,那东西……没有夫君,我搞不定啊。鲜有人知道天棺就在这冰潭之底,而且,就算有人知道,又能如何?没有夫君,谁都带不走天棺。不然,你以为这里为何没有人把守?”

    “这种事,我岂会不知?不用你跟我说。”林再有些冷,抱起了胳膊,看着眼前的清水,叹气道,“葬天之棺……是什么样子的?”

    “就是一具棺材而已。”彩衣道,“很丑。”

    林再呵呵一笑,又道,“相传,天棺之内,埋葬了一界,不知是真是假。”

    “你问我就算是白问了。”彩衣道,“如果夫君没有失忆,大概能告诉你。毕竟,他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曾经祭炼了天棺的修行者。”

    林再感慨道,“真是好东西啊……探花郎……呵,蠢货!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被他用来救治一个快死的人,还就这么丢弃了。”

    彩衣看了林再一眼,道,“也许,只是你我无法理解他的痛苦。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和心爱的女人……哦,我差点儿忘了,你应该能理解,至少,你杀了你的生父和亲兄弟。说起来,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和兄弟,还将他们的元神彻底灭杀,是什么感觉?”

    “呵……”林再的眉头跳了一下,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冰潭,转身离去。

    彩衣微微一笑,跟了上去。

    追上林再,彩衣问道,“妹妹真是好奇呢,当年姐姐为何杀了自己的生父和哥哥呢?”

    林再看了彩衣一眼,迟疑了一下,才说道,“觉得比较好玩而已。”

    “呵……”彩衣笑了起来,“想想好像真的挺好玩的。可惜我父母死的早,唯一的姐妹彩云也死在了你的手里,不然,倒是可以杀一下玩玩。”

    “不怕,你还有沐灵可以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杀起来也是一样的。”

    “倒也是。”彩衣说道。

    林再似乎没兴趣跟彩衣闲聊。她一直走出好远,直到走出冰潭的寒气范围,才在山边的一处栏杆上坐下来,双腿垂在栏杆外围,看着身下的万丈深渊怔怔的出神。

    浮云遮住了山下的世界,只能看到远处那一片灰黄之地。

    那里,是八荒之地。

    传闻中寸草不生、灵气绝无的所在。

    彩衣并没有跟上来,只是远远的看着林再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转身离去。

    ……

    绝迹之巅。

    一处断崖旁。

    彩衣冲着来人微微欠身一礼,柔声说道,“哥哥,别来无恙。”

    来人嘴角抽动,脸上呈现怒意。“彩衣!你好胆!是来送死的吗!”

    “呵呵,哥哥说哪里话,妹妹可是很怕死的。”

    “哼!千年来,你一直都没有离开这里?”

    “是啊。”彩衣道,“听闻哥哥为了妹妹剑封南山,妹妹心里煞是难过呢。早知如此,妹妹绝对不会给哥哥种下魔偶了。”

    来人非是别人,乃是封剑门前任掌门、现任长老、落烟山上人之一、曾经与落烟宗紫烟上人齐名的绝世高手——常洛。

    作为一个元婴高手,一个在落烟山甚至整个苍凉域都可以横着走的绝世高手,常洛面对彩衣这个炼气七层的魔头,却有种无力之感。

    魔偶……

    若非魔偶,若非彩衣这个蛇蝎心肠的魔头,常洛也不会剑封南山,退隐于江湖了。

    想到千年前的种种,常洛的拳头紧紧握起,恨不得一拳打烂面前这个魔头娇嫩的脸颊。只是,常洛终究还是放弃了。

    犹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常洛呼出一口气,无力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以前就跟哥哥说过,只要哥哥在关键时刻帮我一个小忙,就足够了。”彩衣道,“哥哥自己应该也明白,你修为高绝,我一旦使用了一次魔偶,你就可以自行破掉魔偶了。所以……只是一个小忙,之后,哥哥没有魔偶的束缚,要杀我,很容易呢。放心,快了呢。”

    “现在杀了你,岂不是更好?!”常洛森然道。

    “哥哥舍得吗?”

    舍得?

    呵……

    哪有什么舍不舍得。

    自己不再是当年那个看到这魔头就走不动道儿的无知之辈了。

    只是,很可惜。

    常洛相信,一旦自己真的要对彩衣动手,她一定会立刻使用魔偶,到时候,自己在被控制期间,大概会犯下无法挽回的错误了。更何况,魔偶的特性很诡异,一旦彩衣死了,自己也会死……

    叹一口气,常洛道,“既然还不是时候,那你引我过来干什么?”

    “唉……”彩衣有些幽怨的悠悠说道,“等真到了那个时候,想跟哥哥这样平静的聊聊天,怕是也没有机会了。千年不见,还真有些想念。正好哥哥也在这落烟宗,所以才引了哥哥过来。说起来,还真怀念当年坐在哥哥怀里,无忧无虑的看日出日落的日子呢。”

    常洛看了彩衣一眼,眼神中丝毫不掩饰厌恶之情。他冷哼了一声,道,“你的魔性,似乎弱了很多啊。”

    “没办法呢,之前被落烟神剑伤了,不得不再次自毁元神,魔性丧失了很多呢。”彩衣道,“据说,这落烟神剑,乃是紫烟上人悟自探花郎回忆杀的招式,针对元神,当真了得。纵然不过一个筑基修者的落烟神剑,都差点儿要了我的命。”

    “差点儿?那还真是可惜呢。”常洛恶狠狠的说道。

    “不是呢,应该说是万幸呢。”彩衣道,“我死了,魔偶会爆的呢。我不怕死,但是我不舍得哥哥陪着我死呢。”

    常洛脸色微微一变,沉默了很久,才叹气道,“有时候,真想跟你同归于尽算了。”

    “亡命鸳鸯吗?哥哥还真是浪漫呢。”彩衣笑了起来。

    ……

    林再不知道自己在栏杆上坐了多久,直到被一阵阵悠长的暮鼓之声惊醒,才发现脸颊上湿漉漉的。

    抹一把,放在唇边,咸咸的。

    呵……

    竟然哭了……

    林再心头一颤,愤怒的哼了一声。

    好一个彩衣!

    竟然还得自己魔心动荡!

    不对!

    自己魔心坚毅,怎么可能……

    难道说……

    因为冰潭?

    还是因为天棺?

    林再想不明白,有些恼怒的狠狠的擦了一把脸,之后一个漂亮的翻身,从栏杆上下来。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山间悠悠回荡:“紫烟上人有令,各大门派请在山脚下随同永言真人前往秘境。秘境之地,乃是福地。诸位有资格进入秘境者,皆为我落烟山新秀之才,他日同舟共济,共创辉煌,可期也。还望诸位和睦相处,若有纷争,当点到即止……”

    随着这个声音,浩浩荡荡的队伍,逐渐聚拢。不消片刻,便犹如一条长龙一般,蜿蜒北上。

    人群中,陆野和周元生还有金少堂没有等到陆老残和林再等人,只能先行前往。

    陈掌柜一直在旁跟陆野和周元生唠叨着,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话里话外,还毫不掩饰的跟陆野套着关于凌绝上人的信息。

    金少堂第一次发现,这个陈掌柜,竟然是个话痨。纵然是如他这般喜欢聊天的年轻人,都听得厌烦了。

    陆野并不在意跟人闲聊,但是这陈掌柜,实在是太多话了。老是听他说,自己一直沉默着,似乎也有些失礼。陆野没话找话的问道,“那秘境有多大啊?能容纳这么多人吗?”

    陈掌柜笑道,“陆兄想多了。看着这么多人,其实大多都是去看热闹的。我问过赵允,落烟山大大小小一百一十四宗门,各自派出两名代表,不过二百余人而已。而新发现的这个秘境,似乎十分广阔。只是里面具体是什么状况,就无从得知了。落烟宗为了表示诚意,并未率先派人进入查探。”

    陆野点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想来我那堂妹陆媛凤,这次也会进入秘境吧?”

    “那是自然的。”陈掌柜道,“不仅有陆媛凤,还有赵允的女儿赵颜。两人俱是凝脉修为,陆媛凤更是已经到了凝脉三层。都是沾亲带故的关系,在秘境中,理当相互扶持一下。”

    说相互扶持,自然是客套话。

    对于陆野所展现出来的炼气四层的修为,陈掌柜并不看好。

    这样的修为,纵然有一个绝世高手的师尊,那也白搭。进了秘境,遇到了宝贝,谁管你是谁的徒弟,有机会,肯定会杀人夺宝的。

    陈掌柜话里话外的意思,陆野倒也明白。无非就是想告诉自己,若是有什么困难,赵颜和陆媛凤会帮着自己。

    而且,或许非是只有这二人,与她们一起的烟霞门和落烟宗的弟子,自然也会照顾一下陆野。

    周元生脸上难掩喜色。

    先不管赵颜和陆媛凤的修为如何,单是这二人的背景,就没人敢招惹。若是有这两大靠山,那此次秘境之行,就不可能有什么人祸了——只要自己和小师尊不贪心。

    显然,他比陈掌柜乐观了许多。

    原本周元生还担心陆野这个炼气四层的小师尊会成为自己的累赘,这下好了,若非有师尊,赵颜和陆媛凤,肯定也不会太当真的照顾自己了。

    眼看着前方雾气昭昭的所在,周元生心情大好。

    秘境,近在眼前。<!--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