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十四章 少年心性真少年
    黄鹂扫了一眼禁闭室其他人冷道:“出去后,好好看一看太初的规矩,不然!下次就是你们了……”

    几名老油条纷纷缩了缩脖子,连连点头不断。痴傻院!那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成为整天留着口水的傻子,还要为太初劳作耕田,一直到死。

    走出禁闭山,重见天日的秦浩轩重重吐了口浊气,这几天在岩浆地窖中吸收了不少药力,此时虽然没有地热,但体内的燥热不像进去时那么难以忍受了。

    回到灵田谷,看到张狂宿舍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为了凸显强种弟子的优越感,宗门在秦浩轩被关到岩浆地窖的第二天,给三名紫种和两名灰种弟子每人配备了一个单人宿舍,不用再睡大通铺。

    此时的张狂正一脸喜气,面对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马屁,他虽面带笑容,但一脸倨傲一览无遗。

    “恭喜张师弟,修仙七天扎根,破了咱们太初教最快扎根记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现任掌教黄龙真人当年也花了二十天时间才扎根成功,你的速度不但比黄龙真人快,还将其他两个紫种甩开了,真是了不得!”

    ……

    一阵马屁过后,一名插不上话的师兄急了,也不顾其他人拍马屁正拍得爽,直接拿出自己早准备好的一篓子礼物。

    “张师弟,这是愚兄自种的紫薯,味道比你现在吃的馒头好多了,里面的灵气也比普通的谷物要强很多。”

    张狂毫不客气的接过篓子,道了一声谢谢,立刻就掀起了一阵送礼狂潮。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张师弟笑纳。”

    “这株三十人参,切开泡茶,有养气提气的功效,张师弟练功累了正好饮用。”

    “师弟入门不久,想必没有称心如意的丹炉吧?这个丹炉是青铜炼制,添入了少许秘银,比一般铁鼎更能锁住药力。”

    “张师弟,这是我炼的聚灵丹,食用后可以加速灵力恢复……”

    眼见别人送的礼愈发贵重,一些礼物很一般的都不好意思拿出手了,为了讨好张狂这个最有出息的紫种弟子,更有甚至都拿出自己的老婆本,只见一位手揣在怀里半天,好半响才下定决心,道:“师兄没别的好拿出手的,这枚灵符不算什么罕有的物事,但注入灵力引发后,相当于仙苗境七叶强者一击,以张师弟天纵奇才,肯定是用不上的,但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其他人没想到,为讨好张狂,竟然拿珍贵的灵符当礼物!

    对他们这些实力低微,前途堪虞的杂役弟子来说,在危急时刻,一枚灵符甚至能挽救性命。

    面对这些师兄的马屁和礼品,张狂照单全收,一一笑纳了,在他眼里,这些杂役弟子用一些廉价的东西,就博得自己的好感,他们非但没亏,反而赚大了!若不是入门没几天,这些东西哪能入他法眼。

    这一幕落在禁闭归来的秦浩轩眼里,在心底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抓紧修炼,张狂七天扎根,可自己仙苗才长出很短的一层根须,往后一定要多去绝仙毒谷走走,再寻些天材地宝,最好学学炼丹术,这样才不至于那些罕见的天材地宝被自己如牛吃草的糟蹋了。

    正得意洋洋的张狂眼角余光也看到了秦浩轩,眼神中闪过一丝忌惮,这样你都不死?好!很好!若是以前我,还会把你放在眼里,但现在!我已经扎根!只要出苗,再学一些厉害的仙术,就一定能将他打败!

    不管怎么说,我是紫种,而秦浩轩只是最差的弱种而已!

    秦浩轩虽然懂进退明事理,也依然是少年心性,有着年轻人该有的脾气,见张狂那得意的样子,自然不打算让对方大喜的日子过的太过舒坦,能够对方添堵,也绝对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我说张狂……”秦浩轩的话引来了张狂身边所有人的注意:“我出来的时候,执法队把袁山象宣判了,废去修为化作痴傻,丢入痴傻院成为劳作。你跟你身边那些东西注意一下,好好学学太初的门规还是好的。”

    什么?围绕在张狂身边拍马屁的人,脸上纷纷露出惊惧,袁山象被废了?紫种都没保下来?

    张狂面色阴冷,执法堂早就有人来打过招呼了,袁山象的事情自己也出力过了,但确实救不下来,本打算日后找时间安抚一下袁家的人,没想到这秦浩轩居然在这时候跑出来煞风景。

    张狂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也看在不远处的徐羽和李靖等人眼里,笑的徐羽连连鼓掌,这下子!所有想要帮张狂,以求拉近关系的人,做事情前要多掂量掂量了。

    李靖一脸从容淡定,心里暗暗焦急,同样是紫种弟子,张狂七天扎根,刷新了太初教最快扎根记录,而我还没扎根,在这里就被张狂拉开了距离,如果这个距离继续被拉大,那往后我在宗门中,如何能拿到掌教大位!

    必须得尽快扎根,然后争取第一个出苗!趁现在差距还不大,迎头赶上再超越他!

    徐羽眼神复杂的望着在岩浆地窖中呆了几天,衣衫褴褛又消瘦了几分的秦浩轩,心头没来由的有些难受,再看向正朝秦浩轩投去挑衅一般目光的张狂时,又生出些担忧。

    现在张狂还没出苗,派人去欺负秦浩轩,等张狂一旦出苗了,就不再是派人欺负秦浩轩这么简单了。

    一个紫种弟子,势必被宗门重点培养,而秦浩轩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弱种弟子,哪怕秦浩轩再努力,未来的成就也比不上张狂,而这个张狂能在七天扎根,就眼前的状态,他的资质甚至要好过自己和李靖。

    待张狂学到厉害的灵法,别说秦浩轩,就算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想起初上大屿山,在秦浩轩保护下才得以安睡的那一夜,徐羽暗下决心,无论怎么样,也不能让张狂欺负秦浩轩!

    跟在李靖身后的人也各怀心思,纷纷思量自己是否跟对了人,如果往后李靖的日子不好过,他们这些做小弟的也很难出人头地。

    看到秦浩轩的徐羽迎了上来,上下打量一番秦浩轩,问道:“你没事吧?”

    “我很好啊,在禁闭山里有吃有喝,还没人打扰我清修!”

    徐羽莞尔一笑,旋即又将目光转向张狂那边,略有些担忧的叹息一声:“我还没有扎根。”

    “没扎根就没扎根呗,来日方长嘛!”秦浩轩表情轻松,又安慰了徐羽几句后,道:“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了,我很好,快回去修炼吧。”

    被张狂刺洋溢的笑容,见秦浩轩身上的衣衫已经有些破烂了,他忙使了个眼色,一名会意的小弟立刻脱下自己身上衣衫,给秦浩轩披上,若不是早已看透李靖的秦浩轩,换不知情的人看到这种礼贤下士的手段,早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今天是秦师弟从岩浆地窖出来的好日子,愚兄我同一干弟兄在这里等了许久了。”李靖走了上来,一脸盈盈笑意,拉着秦浩轩的手,作着亲热状:“你在岩浆地窖中威风八面的事我们可都听说了,师兄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啊!我的这些兄弟们听说之后对你更是万分倾慕,都主动前来迎接秦师弟,祝贺秦师弟从岩浆地窖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李靖虽然没好感,但他毕竟帮了自己,不给面子岂不是显得自己太小气,和他寒暄了几句后,便将手抽出来,被一个大男人这么拉着手,他觉得不习惯!

    再说了,站在李靖身后的慕容超怒目横眉,那神情恨不能生吞活剥了自己,哪有半分倾慕之意。

    “李师兄客气了,我在岩浆地窖被恶人欺负,要不是李师兄仗义相助,现在是缺胳膊还是少腿都说不好。”

    秦浩轩淡淡一笑,不卑不亢的回应李靖。

    而张狂那边的热闹也渐渐淡了下去,目光转到李靖和秦浩轩这边,想到张狂和李靖以及秦浩轩都有嫌隙,一个想要拍马屁却不得窍门的小弟忽然灵机一动,张口讽刺道:“跟一个弱种废物,哪有这么多废话好说。”

    “是啊,别看都是紫种,但紫种跟紫种也是有区别的。”

    顿时,张狂的小弟们人人不甘示弱,纷纷冷嘲热讽起来,张狂听着对李靖和张狂的讽刺,比拍他自己的马屁还高兴,哈哈大笑起来。

    遭受嘲讽,秦浩轩表现得很淡然,但李靖一张笑脸却拉了下去,他的小弟们也一个个怒目圆瞪,眼看就要爆发冲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