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文学 > 都市小说 > 坍塌的时空 > 第23章 被俘,还是被救
    过渡的疲劳和失血使得张亦欢精神一阵阵的迷糊,握着军刺的手再也把持不住。

    刘家印看着掉在地上的匕首,又看了看意识不清的张亦欢,怯生生的说道:“好汉,你的刀掉了。”

    张亦欢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说了声“哦。”后,连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刘家印皱着眉头想道:这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了吧,哎呦!这都打上呼噜了!

    张亦欢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刘家印正把玩着自己的手枪,他的手正搭在扳机上,瞪着眼睛瞅着枪口。

    这可把张亦欢吓的不轻。刘家印见张亦欢醒了也是吓了一跳。

    张亦欢赶忙边举手边说道:“冷静,别乱动,那东西很危险。”

    刘家印一看张亦欢吓成这样,成就感立刻开始爆棚,他用枪托对着张亦欢,说道:“别动啊,别动啊,哈哈。”

    “呯!”

    随着一声枪响,马车的车窗多了一个孔。

    两人同时都瘫坐下来,枪掉在了地上。张亦欢一把抓在手里,赶紧把保险关上,接着凑上去看刘家印的状况。

    刘家印已经完全瘫坐在车上,张亦欢看了看,发现他并没有被击中,拍了一下刘家印的胖脸,没事吧。

    刘家印从慌乱中醒来,摸了摸自己的胖脸还在,心中踏实不少。

    一震颠簸让两人的头撞到了车顶,什么情况?

    车子越来越快,越来越颠簸,刘家印爬到车厢前,拉开车链叫了声“赵伯”这不掀不打紧,一掀脑子“翁!”的一下。只见赵伯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两匹受惊的黑马,正没命的狂奔着。

    “完蛋!”

    张亦欢听到刘家印的抱怨后赶紧凑了过去,我靠!车夫不见了!

    刘家印满脸惊恐的看着张亦欢,问道:“你会驾马车吗?”

    张亦欢心说:这玩意如果又方向盘和刹车什么的,哥们还能凑活开一把,这家伙可怎么办。

    这时,栓马的皮带“啪!”的一声断裂,两匹马终于获得自由一左一右分开跑去,车厢径自的向一块巨大的山石撞了过去。

    张亦欢赶紧将马车门打开,大叫道:“跳!”

    刘家印看着车外浑身发抖,就是不敢往前迈步。

    眼瞅着就撞上了,张亦欢冲着刘家印的屁股猛踹一脚,刘家印一声惨叫从马车上滚了下来,这时只听”轰!“的一声,马车撞在了山石上,车体被撞的四分五裂

    刘家印咬牙强忍着全身的疼痛站起身来,抖了抖胳膊腿,发现还行,一瘸一拐的来到山石前找张亦欢。

    这是一间土屋,屋里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那种结成疙瘩的黄土,一张铺着草席的土炕占据了土屋一半的空间,土炕旁是一把快散了架的木椅。

    门开了。

    从门外走进一个身穿灰色粗布衣服,身体略显佝偻的中年男人,他颤颤巍巍端着一个白蓝相间的瓷碗,碗口冒着热气,一阵阵浓郁的草药味从碗中弥漫开来。

    中年男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已经苏醒的张亦欢,跟往常一样,走到床边,一只手扶起张亦欢,另一只端着药碗的手送到其嘴边,正准备喂药,猛然看到张亦欢正望着自己。

    中年男人满眼惊恐,像见到诈尸般看着怀中的张亦欢,手上一抖,药水险些撒了出来。

    正当张亦欢准备表达些感,中年男人慌忙将药碗的边塞进他的嘴里,手一抬,滚烫又苦涩的药水直接灌进了张亦欢的嘴中,把他刚刚酝酿出的一点点感,冲的连渣渣都不剩。

    喂完药,中年男人猛的抽开揽着张亦欢后背的手,张亦欢的后背“咣当!”就砸在了坚硬的床面上,一阵剧痛传来,眼泪在眼眶中转了好几圈。

    张亦欢连句“你妹”都没来得及说,中年男人便慌忙地从屋子里逃似得跑了出去。

    我这是被俘了,还是被救了?

    正直精神恍惚之际,“吱呀!”一声,门开了。

    刘家印从从门外走了进来,只见胖子头戴一顶亮蓝色的方冠,身穿黄色的长袍,长袍是小立领,胸前黑色的对襟从颈部斜着延续到腰间,他两只手所在肥大的袖中。下半身是个裙摆,从双腿两侧开叉,脚蹬一双白底的长筒靴。

    张亦欢挺了挺身想要坐起来。

    刘家印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扶住张亦欢,说道:‘’别忙起,先躺着。‘’

    刘家印看着身上裹的跟粽子似的张亦欢点了点头,说道:‘’还别说,宗师傅包扎的手艺真是可以,胳膊是胳膊腿是腿的。‘’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以后别一惊一乍的,看把人家哑伯吓的,还以为诈尸了呢。‘’

    要不是刚才被那药烫到舌头,张亦欢此刻脏话就飙出来了。

    刘家印将椅子往床头一放,一屁股坐了下去,‘’吱扭‘’一声,椅子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跟你说点正事,如果有人问你,就说是我远房表弟。记住了,我叫刘家印,街面上人称二爷。‘’说道这里,刘家印挪了一下屁股,椅子又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也不知道你这是害我一次还是救我一命,理不清楚。你现在主要是养伤,养好了伤要回家,二爷送你点盘缠。要留下,二爷给你找个营生。就这么仗义。‘’说着,一拍椅背站了起来。椅子应声散架。

    这波装的绝逼满分,连这把破椅子都跟特型演员似的。

    刘家印也吓了一跳,拍了拍手,说道:‘’这条件是差点,等伤养好了咱换个地方。‘’说完挥挥手离开了。

    张亦欢对自己的伤势还是有判断的,肋骨基本是没几根是好的,胳膊腿就更别说了。能活过来本就是奇迹,这才几天的功夫手指脚趾居然都有了知觉。胸口的肋骨也不像受伤时撕心裂肺了。这医疗手段有点邪门。

    令张亦欢没想到的是这医疗手段不是一般的邪门,过了两天能做起来了,再过三天居然这就下地。

    倒也不是张亦欢着急下地,实在是因为不习惯,这家伙大小便都有一个陌生的糟老头伺候着,这有多尴尬一般人很难体会。

    当绷带拆开的那一刻,张亦欢有一种重生的感觉,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身上居然连一块疤都没留下。

    刘家印看着张亦欢,‘’啧啧,你说我要是有你这身材,那翠红阁的红姐不得扑死我。‘’说着递过来一套灰色长袍,‘’穿上。‘

    张亦欢依言将长袍穿在身上,还别说,居然穿出了几分书生气息。

    ‘’走,醉仙楼,喝一杯。‘’刘家印拉着张亦欢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