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十三章 崔家祭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这时候看着牧旭,对方能不能成为他的‘棋子’,就看接下来的反应了。倘若对方指责自己,那此人不能用,倘若对方当做没发生什么事,掩耳盗铃,那此人同样不能用。

    楚弦,要的是一个聪明的棋子。

    好在楚弦没有看走眼,就见牧旭失神片刻,似乎想通了很多事,随后突然冲着楚弦行大礼。

    “谢前辈指点迷津。”

    一句话,楚弦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牧旭,果然是鬼才。

    阴司里,鬼差是最低级的差人,甚至都没有再阴司挂名,任命之事,全凭上级阴司捕头来决定。

    而鬼差的更替也很有意思,杀鬼差,是大罪,但若是之后顶替这个鬼差替原本的捕头做事,只要做得好,得到捕头认同,就可以不受惩罚。简单来说,鬼差这位子,是可以随时争夺,更替也是很频繁,很多鬼修修炼有成,想要在阴司办事,都是通过抢夺鬼差腰牌,顶替其身份,当然,杀鬼差的事情也有,却不多,关键就是看能不能得到上级捕头的认可,捕头认可,就可免罪。

    楚弦说牧旭是一个聪明人,就是在于刚才的片刻,牧旭已经是将其中的关键想明白了,也清楚楚弦要他做什么。

    一开始,他找楚弦,是为了请求指点秘境,楚弦指点了他,虽然用的法子激进且隐晦,但牧旭最后想明白了,所以他道谢。

    死掉小鬼的鬼差腰牌,楚弦给了牧旭。

    这种腰牌楚弦留着没用,给了牧旭,等于是给对方打开了一道门,一道通往阴司仕途的大门,能不能走进去,能走多远,只看牧旭他自己的本事。

    当然,牧旭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如何得到那小鬼原本上级捕头的认可,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也就没有以后了。

    但楚弦相信,牧旭在他梦中能成就八品阴官,威名远扬,就证明此人有手段,有气运,这第一关虽凶险,但必然可以通过。

    牧旭拜别楚弦,这时候,天也亮了。

    接下来十几日,楚弦日日都守在母亲身边,实际上到了第二日,楚黄氏就醒了,只是身体还是太弱,需要仔细调理。

    这段时间,白子衿也来探望过,她知道楚黄氏重病,不光是带来了诸多有用的药材和一百两银子,甚至,还带来一位气质不凡的大夫。

    那大夫也有些手段,诊断之后,便说楚黄氏体弱,病未除,但已无性命之忧。临走时,楚弦不想收银子,白子衿却是执意让楚弦留下,还道:“若是平时,子衿必不会接济银两,那是瞧不起楚兄,可如今伯母卧病在床,看样子,得有几个月才能修养过来,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楚兄若当我是朋友,便收下,当是我借给你的,以后楚兄再还便是,若是楚兄还推脱,子衿就当没交过你这个朋友。”

    白子衿如此说,楚弦也只得收下。

    楚弦不知道,在白子衿离开之后的路上,那个大夫十分恭敬的对白子衿道:“公……公子,有件事很奇怪。”

    “什么事?”白子衿问道。

    大夫想了想道:“我观楚家夫人,之前应该已油尽灯枯的境地,她早年劳苦,伤了根本,本应是药石难救,但楚家夫人的情况,却是有人硬生生的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救人之人,必是医道大家,可楚家穷苦,又无背景,我看这里面有些古怪。”

    白子衿自然知道大夫的意思,但她摇摇头,道:“此事你忘了吧,还有,回去之后该怎么说,该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吧?”

    大夫急忙点头:“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绝不会透露半句。”

    说完之后,大夫下意识的回头忘了一眼楚家那逐渐远去的破旧小院,不知怎么的,居然是叹了口气。

    “可惜,只是一个寒门学子。”

    这一句话,就只有大夫他自己能听到。

    随后几日,风平浪静,许捕快每日都来探望,楚弦也开始帮他调理受损的经脉,而自从吃了楚弦的丹药,许捕快就发现,一直让他生不如死的痛苦,居然没有再出现过一次。

    这让他对楚弦更是深信不疑。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这日许捕快拎着河里打的青鱼,推门而入,最近这段日子许捕快和楚弦关系已经是如兄如弟,两人脾性相投,尤其楚弦还是他救命恩人。

    许捕快自己清楚,若不是遇到楚弦,他估摸活不过两月。

    楚弦正在扶着楚黄氏在院子里散步,见到许捕快进来,大病初愈的楚黄氏笑道:“段飞来了,快坐。”

    段飞乃许捕快之名,全名叫做许段飞,这几日因为天天都来,所以也和楚黄氏熟了,更是在前日认了干娘。

    “干娘,今日觉得怎么样?头还晕吗?”许段飞哈哈一笑,将两尾青鱼挂起来:“我今天起得早,去河里打了几尾鱼,挑了两条最肥的给干娘你补补身子。”

    “段飞有心了。”楚黄氏自然很是满意,不管怎么说,许段飞都是捕快,是官家的人,有这么一个人物帮衬家里,那自然是好事。

    楚弦看着娘亲高兴,他心情也好。

    “许大哥,今日你来的比往常要早,衙门里有事?”试探的问了一句,许段飞则是一脸见鬼般看着楚弦,摇头道:“老弟,和你接触的多了,才知道你有多厉害。不错,今天衙门里的确是有事,不过,不是有案子,而是安城有一位大人回来祭祖,这位大人来头不一般,便是咱们县丞大人,都得恭恭敬敬,上面安排我等加强戒备,所以一会儿我就得赶回去。”

    安城的大人来灵县祭祖?

    楚弦神海中一查,便知道是谁了,而且这个人,和楚弦关系极大,更是这一次楚弦能否提早入仕的关键人物。

    “崔焕之,崔大人,他祖上便是灵县人。”

    楚弦摇头,这件事他应该早就注意到才对,只不过最近都在忙着为母亲调理身体,反倒是忘了这个细节。

    不过在梦中的楚弦是不知道崔焕之这一次祭祖的事情,也是后来偶然知晓。而这一次,是因为结识了许段飞,所以才探听到这个消息。

    许段飞果然很快就离去,楚弦算算时间,距离乡试的放榜之日还有十几日,崔焕之来,应该只是单纯的祭祖,所以最好不要打扰,否则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况且,楚弦也的确没有时间,至少在母亲身体彻底稳定下来之前,他不会再节外生枝。

    楚弦不知道的是,崔焕之回灵县祭祖这件事,已经在灵县引起了一场风云变动,如果只是一个贡院的执笔兼卷判官,就算是从六品,也不会有太大动静,但消息灵通之人,已经探听到,崔焕之这位不得志的贡院执笔官马上就要主管一个重要的衙司,虽然官级没有变化,依旧是从六品,但手中的权力比之前,那是一个天一个地。

    正因为如此,得到消息的灵县权贵,都想方设法的去结交这位崔大人,冯侩便是其中之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