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十七章 窃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季想来,冯侩当时让他将那一个包着玉镯的红布包偷偷藏在楚弦家,必然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只不过很可能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人捉奸在床。

    所以,他没有必要害怕。

    正因为如此,苏季才打算来找楚弦,打算探探口风的同时,和楚弦一起去参加初雪诗会。

    想到这里,苏季稳定心神,装作平日的样子,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楚弦,见到门外的苏季,楚弦眼睛眯了眯,随后同样是笑着打招呼,请苏季入院。

    在知道苏季是要参加初雪诗会的时候,楚弦想了想,摇头道:“今年我便不去了,这几日我娘染病卧床,身边离不开人。”

    苏季一听,心中狂喜,要知道若是楚弦去,那自己在诗会上出风头的可能性就小了,楚弦不去那是最好,等于是少了一个竞争者。

    但表面上,苏季是一脸可惜道:“那便可惜了,听说今年诗会,县丞大人都会到场。”

    楚弦则道:“没法子,母亲重要。”

    “说的不错。”苏季连连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赶忙道:“伯母没事吧?”

    “大夫说静养几日便可无恙!”这时候楚弦起身:“苏兄你稍等,那边正熬着药,我去看一眼。”

    说完不等苏季说话,起身就走向火房。

    苏季也知道楚弦性子,他四下看看,却是注意到前面的桌子,上面纸上,写着一首诗。苏季只是扫了一眼,就暗道好诗,而且正对初雪诗会的主题。

    “风吹叶落暮色沉,秀色如玉雪纷纷。成王踏月梦舞剑,奸邪一出斩乾坤。”苏季默念一遍,也不由得佩服楚弦的才学。

    这一首诗,以讲深秋之夜的雪景,承托胸怀大志,读之,让人情绪激荡,若是拿到诗会上,必然可以压过其他学子,拔得头筹。

    又想到楚弦因母生病,无法参加诗会,苏季眼睛一转,顿时心中留了一个心眼,默默记下这一首诗,等到楚弦回来,他已经是背的滚瓜烂熟。

    “既然伯母身体抱恙,那我便不打扰了,等改日伯母身体好了,我再来探望。”苏季假惺惺的说了一句,便与楚弦道别,然后出门,到了一处无人之地立刻用随身带着的小笔,写下那一首诗,又读了几次,随后兴冲冲的赶往学堂。

    此刻的灵县学堂,人头攒动。

    不光是今年参加乡试的学子,就是还在读书的学堂学子,也都来了,可以说是热闹非凡。没法子,谁叫这一次,有两位官员参加,其中一位还是本县的县丞大人。

    就冲着这一点,就足以让诸多学子重视了。

    而消息灵通之人,例如冯侩这等富家弟子,也是从一些小道消息中得知,另外那位崔大人,才是真正应该巴结的正主。

    冯侩来的很早。

    他一改前几日的颓废凶戾,此刻换上一身朴素的学子装,拿着一根手杖,很有一股儒雅的气质。

    这也是他有意为之,这一次,他的目标就是搭上崔焕之崔大人。

    苏季来的时候,冯侩也只是扫了对方一眼,便懒得再搭理,上一次对付楚弦没成功,冯侩连同苏季也给记恨上了。

    苏季见状也不敢凑过来,心里却是暗骂冯侩与他人小妾通奸,不配为读书人。不过这件事,众人也只敢在背地里讨论一下,明面上,冯家已经是用钱开路,将这件事说成是一场误会,反正韩家也没有继续追究,谁敢嚼舌头,冯家很快会将对方告到官府。

    楚家小院。

    苏季走了之后,楚弦便将桌子上写着那一首诗的纸卷起,丢在火炉里烧了。

    “苏季,这一次是死是活,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自己寻死,那也怪不得我。”楚弦喃喃自语。

    显然刚才那一首诗,是楚弦故意让苏季看到的,因为楚弦对苏季很了解,此人表面君子,实际上却是小人一个。

    若只是小人,楚弦不搭理便是,但这一次苏季为虎作伥,楚弦又哪里会放过他。

    那一首诗,苏季不用倒也罢了,用了,那就是他的催命符。

    这时候,又有人敲门。

    楚弦一愣,前去开门,外面是白子衿,后面,则是白家的那个老车夫。

    “楚兄,伯母好些了吗?”白子衿依旧是那般文弱轻柔,翩翩公子的样子,楚弦一笑:“已经无碍,不过还需调理一些日子。”

    “那就好!”白子衿点点头:“今年诗会,楚兄能去吗?”

    楚弦摇头,他之前和苏季说的话并非是敷衍,现在的确是在熬药,而且这药很重要,需要时刻有人盯着,所以,楚弦真没法子去。自然,楚弦是知道崔焕之也会去,本来这是一个机会,不过看样子也只能先放弃了。

    毕竟成败,也不在于这一时。

    相对于去见崔焕之,母亲这边更重要。

    “可惜,不能一睹楚兄诗文风采了。”白子衿摇头叹息,显然,他也是要去诗会的。

    白子衿上了马车,赶车的老车夫这一次破例说话了。

    “公子,为何不告诉他。”

    话语当中,透着一丝慈爱。

    白子衿目视远方,开口道:“告诉他,不告诉他,有什么区别?”

    “至少,他能与你道别!”

    “……”白子衿。

    ……

    初雪诗会,主要是以雪作诗,此刻时间还未到,人几乎已经是来齐了。

    等到县丞吴乾大人带着崔焕之赶来时,众多学子都是起身迎接。吴乾身为县官,此刻自然是担负主持诗会之职,便听一番开场之后,吴乾便道:“我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安城贡院执笔卷判官,崔大人,崔大人也是咱们灵县人,此番听说有初雪诗会,所以就特意前来探望大家,同时也看看咱们灵县学子的才气。”

    说完,吴乾让出了位置,显然是让崔焕之讲话。

    崔焕之点点头,也是开口说了一番让众学子刻苦读书,报效天唐的话语,说完,才环顾一周,道:“我正好是贡院卷判,主判今年乡试之卷,你们当中,谁是今年乡试学子,出来,我看看。”

    在场学子,立刻是有三十多人上前一步,脸上带着欣喜。

    毕竟,崔大人叫他们出列,这可是有机会在崔大人这里留下印象的好机会,所以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

    看到这三十多人,崔焕之是挨个看去,心想,那写出一科五术试卷的学子楚弦,不知道是哪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