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十九章 藏头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实际上不光是白子衿的反应奇怪,就是一旁学堂的教书匠蔡先生,还有在远处当做护卫的许捕快许段飞也是一样的表情。

    尤其是许段飞,除了想笑,脸上还有另外一个表情,那就是惊讶。

    “老弟他当真神机妙算,果然和他说的近乎一模一样。”许段飞想起今早他去楚家时,楚弦与他交待的那些事情,此刻心中只有震惊。

    但他震惊归震惊,此刻却是按照楚弦所说的,什么都不表现出来,所以也没有人在意一个捕快的反应。

    众多学子诧异于白子衿的笑,因为,他就像是听到一个笑话,看到好笑的事情一样,就是那种笑。

    可,现在有什么事,能把他逗笑?

    似乎,也就是苏季刚才说的那一首诗,但这一首诗,又有什么可笑的?

    众人不解,但也不好询问,而让他们更为不解的是,一个白子衿倒也罢了,学堂教书的蔡先生,居然也是一副想笑又得憋着的表情。

    这首诗,当真这么好笑?

    吴乾是眉头一皱,崔焕之也是一脸好奇。

    “这首诗,有这么可笑吗?”说话的是吴乾,他觉得在这么严肃的场合,这么笑实在有失斯文,况且,这的确是没什么可笑的,那一首诗很有意境,又隐喻志向胸怀,若这都能引来一笑,那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

    所以,吴乾不悦之下,开始质问。

    问的,自然是白子衿。

    看到吴乾发火,那边蔡先生也是不敢多说,偷偷看了一眼白子衿,而白子衿却丝毫不怕,只是点头道:“是啊,这首诗,的确是好笑。”

    语气肯定。

    “哦,哪里好笑?你且说说。”吴乾压着火,他觉得,这个学子是在故意捣乱,但白家神秘,吴乾作为本县父母官,也是了解一些,就连他都查不出白家的底细,所以对这白子衿,他还是尽量控制脾气。

    但如果对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吴乾也不能放任对方捣乱。

    苏季此刻也是脸色难看,他觉得,白子衿就是故意在针对他,难道是因为楚弦?还是说,白子衿看出来,这是楚弦的诗。

    想到这里,苏季又觉得害怕。

    不过他心里却是明白,就算白子衿揭发了他,他也绝对不能承认,否则他这辈子就完了。

    此刻苏季紧张的盯着白子衿,心里已经在想一会儿该如何咬定这就是自己做的诗,如果白子衿说在楚弦那里见过这一首诗,他只能是反咬一口,说是楚弦抄了他的诗。

    只能这么做了。

    这时候白子衿在众人注视下,走到书案前,提笔蘸墨,将苏季刚才的那一首诗完完整整的写了下来。

    白子衿的字,带着一种清秀灵气,众人上前一看,的确是刚才苏季念诵的那一首诗。

    “风吹叶落暮色沉,

    秀色如玉雪纷纷。

    成王踏月梦舞剑,

    奸邪一出斩乾坤。”

    “不错,一字不差,但看不出有什么可笑的。”一个学子看到后,开口说道。

    白子衿显然不打算再卖关子,而是看了一眼苏季,然后拱手道:“苏兄文采出众,胆量过人,只不过有话大可明说,又何必写这藏头诗骂人。”

    说完很有深意的笑笑,居然是又看了一眼那边的冯侩。

    “藏头诗?”

    众人一愣,随后仔细看纸上那一首诗,再这么一看,当下,有不少人都看出了问题,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

    之前如果不注意,的确是很难发现,但如果以藏头诗的标准读这一首诗,那么,只要将每一句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就可以发现其中的奥秘。

    这时候有人读了出来。

    “风……秀……成……奸!”

    聪明之人立刻是懂了,愚钝之人是直接念出来,同时是一脸茫然。

    “风秀成奸,什么意思?”

    “笨,风为谐音,你换成冯试试。”

    “冯秀成奸,我……我勒个天。”一个学子脸色一变,失声喊出来。

    这下就是再愚笨之人,也都看明白了,冯是指冯侩,秀,自然就是韩家那个小妾韩秀儿,当下一个个都是看向苏季,嘲笑着有之,佩服者有之,可怜者有之。

    冯侩和韩家小妾韩秀儿被捉奸在床的事情虽然明面上顾忌冯家的势力没人敢说,但背地里,谁不知道?毕竟,灵县就这么大,那天晚上冯家的动静,半个灵县城都听到了。本来这件事最多也就是私下里议论一下,却头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生猛,居然是敢在这种场合,以藏头诗的方式说出来。

    这苏季的胆子,也太大了。

    难道这苏季就不怕惹怒冯家?不过转念一想,这藏头诗妙就妙在,这是隐藏的意思,而且用的谐音字,也没法子就说苏季是在讽刺嘲笑冯侩。

    但就和冯侩被捉奸在床一样,虽无真凭实据,但那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

    再看,冯侩的脸色已经是铁青,可能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他怕是早就过去痛殴苏季了,他和韩秀儿的事情,已经是成了冯侩的禁忌,他一条腿就是因为这件事断的,可想而知此刻冯侩有多恼怒。

    这就像是被当众掀开遮羞布一样让人难堪,冯侩现在都恨不得杀了苏季。

    而苏季,脸都白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一首诗里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个秘密,问题是,他之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是这一首诗,本身就极好,而且有胸怀大志的寓意,所以,这些光芒遮盖了藏头诗,再加上,苏季之前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占有这一首诗,所以才没有看出来。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此刻苏季大脑一片空白。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坏了。

    光是这一首诗,就足以将冯侩得罪到底,以冯家的势力,对付自己简直太容易了。

    当下苏季就想向冯侩解释,他看了一眼冯侩,更是心慌无比。此刻冯侩正看向他,那眼睛,简直像是要杀人一般。

    心慌之下,苏季几乎是不经大脑便道:“冯……冯侩,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闭嘴!”冯侩更怒,这苏季,简直是在当中揭他的伤疤。

    苏季更慌了。

    他甚至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件事,突然,苏季反应过来,下意识道:“是楚弦,是他,一定是他,他算计了我,我明白了,他……他……”

    说道这里,苏季突然反应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如果继续说,等于是自己承认剽窃别人的诗句。

    到时候,他下场也一样好不到哪儿去。

    所以,他闭嘴不语。

    众多学子此刻各有心思,都是默不作语,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似乎都不合适,一时之间,现场是落针可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