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十六章 知己白子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哼,佛宗传教僧,居然敢在我贡院门前闲逛,看来,最近是应该再去安城佛堂走一趟了。”这文官喃喃自语,这时旁边一位文官走过来笑道:“佛宗弟子便是如此,打着拯救苍生的名义传教,实际还不是为了他们一己之私,大部分还好,少部分不守规矩,警告一下便好,用不着大动干戈。”

    之前那文官点头,随后道:“时辰差不多了,张榜吧。”

    “好,张榜!”

    随着一声令下,便见佩刀军卒上前,将墙边的学子清开,随后有五位贡院的文官分别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榜单一一挂上。

    榜生名额,每年都不是固定的,有时安城一年能有数十位甚至上百位榜生,但有时,也只有十几个。

    今次看样子,应该是有五十名学子入榜。

    千人赴考,只取五十,可想而知想要成就榜生的难度有多大。

    看到榜单一一被放出,众多学子都是屏气凝神,瞪眼看过去,显然都希望榜生名单上出现他们的名字。

    挂上的榜单,最先放下的是最后一张。

    上面有十个名字。

    分别对应的是这一次安城乡试,入榜的第四十一名到五十名。

    众多学子立刻看过去,绝大多数学子都是面露失望之色,只有极少数的几个学子看到自己的名字,兴奋的癫狂大笑。

    “中了,哈哈,有我孟德天的名字,我是榜生了,我是榜生了。”一个学子看到自己的名字,兴奋的哈哈大笑,随后居然是欣喜过头,一口气没缓过来,晕了过去。

    立刻就有贡院的医官上前诊治。

    每一年公布榜生名单,都会有一些人惊喜晕倒,也有人看不到自己名字上榜,而伤心欲绝。

    楚弦就站在人群当中,白子衿在他身旁。

    相对于其他人的激动和期盼,两人都显得十分平淡,或者说,两人都是胸有成竹。只不过相较于楚弦的云淡风轻,白子衿却显得有些心事。

    “白兄,若有心事,不妨与我说说。”楚弦这时候开口说道。

    白子衿一愣,嘴唇一张,但还是讲话吞了回去。

    “没事,看榜时有些紧张罢了。”

    楚弦看了一眼白子衿,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不过却是从怀中取出一本书,递给白子衿。

    “这是上次你借给我的百家论国策,我已经读完,还给你。”楚弦说道。

    “看完了?”白子衿接过来,想了想道:“我那里还有很多书,晚些时候,我让人给你送去。”

    “你不看了?”楚弦问。

    白子衿点头:“都看过了。”

    沉默片刻后,周围的学子越发的激动,因为又有十名榜生名单被打开,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上面,依旧没有楚弦或者白子衿的名字。

    “我记得有一本书里讲,有两个知己因为某种原因,要分别,天涯海角,地北天南,临行时,其中一人就感叹,时过境迁物是人为,将来见面,怕也会形同陌路,还会记得当年的知己吗?另外一个人沉默,思索后道离别难,但时光抚心,要不了多久,便会恢复过来,不会悲伤,不会难受,最多,是会在将来的某时某刻,回想起曾经年少时光,心中会泛出一片涟漪,这涟漪,便是曾经,便是过往……这本书,是七十年前一位才子所著,写的很有意思,虽只是闲暇时的传记读物,但你若有时间,可以看看调剂心情,晚些时候,我会派人一并给你送去。”

    白子衿这时候小声说道,也不知道,他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楚弦听的,但楚弦听到了,然后回头一笑:“听起来这本书很有趣,我会读的。”

    第三张榜单也落下,上面依旧是有十个名字,楚弦都没去看,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名字不可能在上面,而白子衿的名字,会在第一张上,因为梦中,白子衿就是本次乡试的第二名。

    提到第一名,那个叫做付瑶的榜生,楚弦刚才还看到了,依旧是其丑无比。

    “对了,你小心一下冯侩,此人睚眦必报,他和你有过节,说不准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白子衿这时候说道。

    楚弦一笑,道了声知道。

    “还有,苏季此人表面君子,背地小人,这样的人以后也不要交往了。”白子衿想了想,又‘叮嘱’道。

    楚弦则故意道:“白兄今日有些古怪,怎么像是离别时的叮嘱一般?”

    白子衿吓了一跳,急忙摇头道:“我只是想起来一说,你爱听不听,不听,我就不说了。”

    说完,目光闪避,根本不去看楚弦。

    楚弦此刻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白子衿,然后才笑道:“白兄之言,弦谨记于心。”

    这般,反倒是弄的白子衿双颊通红,没有再说话。

    这时候第二张上的十个榜生也出现了,这是十名到二十名,最后一张,便是本次乡试的前十。

    这时候众多学子个人心情都不同,绝大多数学子都是一脸绝望。

    因为他们有自知之明,如果能中榜,也不可能在前十之位,那都是这次乡试最顶尖的才子,所以他们基本上不可能入榜了。

    这些人里,就包括苏季。

    因为被打的皮青脸肿,所以苏季躲着人,只敢站在远处,之前他看前面四张榜单,都没有他的名字,便知道他没希望了。

    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苏季心情可想而知,他此刻不光绝望,更是害怕,那冯侩摆明没有打算就这么绕过他,倘若他能成为榜生,就有机会摆脱,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惊恐之下的苏季没有离开,他想要看看,冯侩会不会成为榜生。至于楚弦,苏季连想都没有想过,对方缺考四科,若是能成榜生,那才叫见了鬼。

    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冯侩自然也是一个。

    他此刻心情也是不好,因为冯侩不认为,他能考入前十,也就是说,这一次他怕是要落榜了。

    本来他是有希望入榜的,实际上冯侩的文采,比苏季是要高了很多,当年在灵县他有能力和楚弦争夺第一文才,就知道冯侩并非只是一个富家公子,他的确是有真才实学。

    这一次乡试,冯侩的确是有把握入榜,但现在看来,几乎不可能了。

    他就算入榜,也最多是在三十名开外,决计不可能排入前十。冯侩不傻,他知道自己落榜,多半是因为上一次诗会的那一场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