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十七章 榜生第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候冯侩看到贡院一个相熟的官吏,急忙上前打招呼,后者也只是一个从九品的小官吏,也是冯侩给过他不少好处,所以才和冯侩关系不错,此刻看到冯侩过来,这小官吏本想一走了之,但想了想,还是停下。

    “和大人!”冯侩上前问好,后者则是四下看看,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这边,才低声道:“冯侩,你做的好事,身为读书人,居然做出与人通奸的事情来,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本来这次你是能入榜的,但卷判崔大人以品行不端为名,将你撤下榜生名单,而且以后你想要再参加乡试,都难了。好了,我只能说这么多,先告辞了。”

    说完,这位和大人没有犹豫,转身就走。

    冯侩直接傻在原地。

    他原本可以入榜,结果却是被崔焕之直接撤了下来,这个结果,直接让冯侩丧失了一切理智。

    这件事是崔焕之做的,但冯侩知道,他不可能报复得了这位大官。

    但崔焕之他动不了,苏季和楚弦,他却是不打算放过了,原本他还有些犹豫,要不要雇凶杀人,现在,他的落榜,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于刚才那个说他有血光之灾的光头和尚,冯侩也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

    前十名榜生,终于揭榜了。

    这一瞬间,众多学子都仔细看过去,虽然知道不可能有自己的名字,但他们还是期望奇迹可以发生。

    此刻,就是楚弦和白子衿也注目看了过去。

    楚弦是从后往前看,一个个的看过去,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这让楚弦心头一跳,看到第三名时,楚弦看到了白子衿的名字。

    楚弦愣了,梦中的白子衿,那是乡试第二,这次怎么会排在第三,那第二是谁?

    上面的名字,是付瑶。

    原本的榜生第一,这次居然排到了第二,那第一又是谁?

    再向上看,楚弦眼瞳一缩。

    与此同时,众多学子看到乡试第一的名字,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来自灵县的考生,更是一脸见鬼般。

    便见这榜生第一的位置,写着灵县楚弦二字。

    “怎……怎么会是楚弦?”一个灵县学子失声大叫,音调都变了。

    “不,不可能!”那边冯侩也是瞪着通红的眼睛吼道,这一刻,对冯侩的刺激甚至超过了他的落榜。

    “楚弦不可能入榜,更不可能是第一名,简直是荒谬,荒谬啊,他……他缺考四科,怎么可能入榜?怎么可能入榜?”冯侩歇斯底里的吼叫质问。

    这个结果,他明显无法接受。

    实际上大多数学子,并不知道楚弦是谁,更不知道他缺考的事情,但现在,这个榜生第一毫无疑问会被众人瞩目,在听说这个楚弦居然缺考四科,还能登顶乡试第一榜生,当下都忍不住了。

    人便是如此。

    如果没有人叫没有人闹,事情可能会不了了之,但如果有人带头,立刻就是一呼百应,尤其是关乎到乡试的大事,那些没有中榜的学子更是群情激奋,仿佛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黑幕,这里面必有黑幕,若是缺考四科都能登顶榜生第一,那我们五科全考,凭什么没有入榜?”

    “贡院给我们解释,不解释,今日我便撞死在这石碑前,以死明志。”

    不管那说要以死明志的学子是真是假,总之,经过这么一闹,现场是有些不受控制了。

    十几个佩刀军卒将贡院文官护在身后,杀气腾腾,若真有学子敢冲上来,他们绝对不会客气。

    躲在后面的苏季此刻也是一脸阴毒,他看到楚弦排在第一,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之后便是嫉妒。

    那种嫉妒,简直要将他逼疯,为什么同样是寒门子弟,这楚弦却处处都要比自己强?为什么?

    为什么楚弦得罪冯侩,一点事儿都没有,而他就要被天天欺辱,尊严全无?

    凭什么?

    现在缺考四科的楚弦,不光是考上榜生,而且还是位列第一。

    我不服啊!

    苏季咬牙切齿,他和冯侩想的一样,觉得这件事里必有黑幕,他此刻只想着戳穿楚弦,让楚弦和他一样,身败名裂。

    甚至,他身边有不知情况的学子,苏季都开始主动告诉他们,说这个榜生第一,实际上在乡试缺考四科,只考了最后一门谋术,试问,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考上榜生。

    “可悲啊,咱们寒窗苦读这么多年,却是输给了一个走后门的小人。”苏季对着一群学子悲愤的说道,煽动他们的情绪。

    这种事换做是谁都会生气,这些不明情况的学子一个个都是恼怒无比,也是上前质问。

    一时之间,场面失控。

    而楚弦,则是往后躲了躲,白子衿意外的看了一眼楚弦,然后极为默契的上前一步,将楚弦挡在他身后。

    “谢了!”

    “记得欠我一个人情!”

    这种时候,楚弦觉得,还是不要引起别人注意的为妙。

    眼看局面有些不可收拾,这时候,贡院之内,又出来十几名佩刀军卒,同时出来的,还有一个官员。

    其他文官一看,急忙上前行礼。

    “见过崔大人。”

    显然,这个官员,便是崔焕之。

    吏部的调令还没有正式下来,他依旧是贡院的卷判执笔,在官位上,已经不算低了,毕竟是从六品,而且崔焕之要担任巡查司御史的消息,这几日已经是传开了,所以贡院之内,便是和他同级的官,见了崔焕之都得客客气气,恭敬有加。

    此刻崔焕之出现,外面的学子一开始并不买账,但崔焕之开口一句:“贡院圣地,岂容尔等撒野,再不约束自己,休怪本官翻脸。”

    一声训斥,运用了官威之力,声如洪钟,震荡人心,立刻是镇住了场面。

    学子们认得出崔焕之身上的官服,那是从六品级别的,说实话,这个品级的官员,学子还是有些发憷,再加上崔焕之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所以他一开口,就将场面压了下去。

    自然,也有识货之人知道,这是一种言术。

    为官者,皆得官典加持圣力,书法文字有神威,出口之言,也有圣力加持,相传天唐初立,国力不稳,当时各路妖魔横行,更有神佛肆意妄为。有一尊神佛仗神力,肆意妄为,不尊太宗之令,于是太宗当面痛斥那神佛恶行,言术加持之下,愣是将那神佛说的神体崩裂,直接湮灭。

    只是言术,就能杀神,可想而知圣人之言有多强横,便如刀剑一般。言术除了能震慑人心,还能震慑鬼神。

    崔焕之自然比不得太宗,但他也是天唐册封的从六品官员,官典加持,一声呵斥,就如同在耳边重重的敲锣一般,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