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三十八章 心服口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学子在崔焕之的呵斥之下不敢造次。

    便是闹的最凶的冯侩和苏季,也是住口不严,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在崔焕之的注视下,他们只感觉冷汗直冒,不敢抬头。

    环视一周后,崔焕之才道:“我乃安城贡院执笔兼卷判官,布榜之事,我全权负责,你们有何疑问,可当面提出,我当面为诸位学子解答,如果真的有不公之事,诸位学子大可去城府告状。”

    这么一说,大部分学子都冷静了下来。

    刚才他们也是人云亦云,觉得有黑幕,觉得不公平,所以才闹事,但仔细冷静下来一想,就知道贡院不可能做这种违纪之事。

    如果那楚弦真的被排在榜生第一,就一定有理由。

    当下就有学子上前行礼,然后道:“崔大人,学生有疑问,听说那灵县楚弦缺考四科,只靠了一科谋术,试问,他是凭什么压过我们上千学子,成为榜生第一的?”

    这个问题,显然所有人都想知道为什么。

    不少贡院的文官也看向崔焕之,因为他们知道,这位问题若是回答不好,那绝对是要出大事情,千万别小瞧这些学子,他们真的是敢去城府,甚至是更高一级的监察部门去告状的。

    崔焕之看着那学子,笑道:“问得好,换做我是学子,也会产生疑问,可我问你,谁说,缺考四科,就不能成为榜生第一?”

    这一下,反倒是把那学子给问住了。

    的确,并没有明文规定,缺考就不能入榜,只不过惯例如此,卷判评分,也是综合考量,若是缺考一科,那一科肯定是没分的,没分的话,入榜的可能性就会无限拉低。

    但,并非没有可能。

    那学子思索一下,点头道:“学生鲁莽了,崔大人说的不错,并没有律法规定,缺考就不可入榜,但学生还是不信,他楚弦竟有如此惊才,能只凭一科文章,就夺取榜生第一。”

    “我也不信!”

    下面的众多学子附和道。

    崔焕之则道:“我知你们不信,所以已将楚弦谋术一科的答卷照抄出来,来人,将试卷贴在墙上,让诸多学子自己来评判,倘若看完之后还觉得贡院判卷不公,那大可去城府告状,我崔焕之,一力承担错判之后果。”

    说完一挥手,便有几个文官捧着几张大纸出来,然后贴在一旁的红墙之上。

    文章很长,足足有八页纸,万数来字。贴好之后,立刻是有学子上前看了起来,包括冯侩和苏季。

    两人根本不信楚弦一篇谋术文章,就能力压上千学子的五科文章,成为榜首,他们不信,所以是想要找出这文章的问题和漏洞。

    不远处,白子衿回头看了一眼楚弦,道:“我也想去看看!”

    “一篇文章而已,没什么好看的。”楚弦劝了一句,只不过他知道劝不住,所以是闪身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白子衿一笑,迈步走过去,和众多学子一起看了起来。

    一时之间,现场十分安静。

    那些学子原本抱着怀疑和挑刺的年头去看,只不过越看,越是目瞪口呆,越看,越是心惊肉跳,到最后,就只剩下了敬佩和仰慕。

    “居然是一科五术,一篇文章,融合了之前缺考的律、书、政、艺四科都融入其中,偏偏没有一点违和,而且还阐述大义,条理清晰,论点让人信服,真乃不可多得的佳文,我不如也,不亏是榜生第一,心服口服。”

    这时候,那相貌丑陋,排名在本次乡试第二的学子付瑶此刻开口说道。

    他虽丑,但才学极高,而且还是本次乡试排名第二的榜生,他的话,自然是可以信服的。便见这付瑶看完之后,一脸苦笑,随后冲着崔焕之行礼道:“贡院评判,毫无问题,此篇文章,非惊世之才不能写出。”

    说完,转身就走。

    “好心胸,此子文采也不弱,将来必成大器。”贡院一个文官看到付瑶如此洒脱,也是连连点头。

    另外一边,白子衿也看完了。

    他的反应就有些奇怪,有些迷茫,但更多的是钦佩,只喃喃道了一句:“我不如他。”

    便退了回去。

    之后白子衿低头不语,似是在想心事。

    越来越多的学子看完楚弦这一科五术的文章,几乎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要么就是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这已经说明,他们服了。

    冯侩此刻眼睛充血,他很想找出文章的漏洞,但他失望了,这一篇文章,几乎完美,他根本找不出丁点漏洞。

    冯侩本身文采就不差,所以也能看出,楚弦用一篇文章压过千数学子,夺取榜生第一,的确是实至名归。

    但他就是不服。

    此刻的冯侩,胸膛中仿佛烧着一团火,他目光找到楚弦所在,然后没有说一句话,拂袖离去。

    至于苏季,他已经是傻在那里,嘴里一直嘟囔着:“为什么……凭什么……”

    不过这时候,早就没人再去关注他。

    这个结果,崔焕之显然早有预料,所以他才丝毫不惧,因为这一篇文章,不光是他认可,便是贡院的主审官大人,也是和他一样的意见。

    那就是榜生第一。

    这一点毫无疑问。

    实际上在崔焕之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躲在人群后面的楚弦,两人隔空四目相对,但一错而过。

    只是一眼,崔焕之就知道,这楚弦认出他来了,要不然他干嘛急忙挪移开目光,应该是吓住了。这让崔焕之心中有一种得意,心说,你这小子,没想到吧,当初去你家中讨水喝的人,便是我崔焕之。

    现在你小子肯定已经是慌神了。

    想到这里,崔焕之居然有种得意,随后开口道:“楚弦何在?”

    这个时候,楚弦正看着那边白子衿,直到崔焕之喊第二声,白子衿瞟了他一眼,示意有人叫他,楚弦才反应过来。

    看到崔焕之召唤,楚弦急忙整理衣衫,然后快步上前,行礼道:“学生在。”

    “跟本官进来,本官有话与你说。”崔焕之很是客气,楚弦一愣,他隐约猜出崔焕之要和他说什么,但他有些犹豫,回头看了一眼白子衿,后者站在那一棵树旁,静静的看过来,嘴唇在动,似乎是在说,我等你出来。

    楚弦还是有些犹豫,但崔焕之要和他说的事情,对于楚弦来说,意义太大,所以没法子,楚弦只能是冲着白子衿说了一个‘等我’的唇语,然后跟着崔焕之进入贡院之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