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十章 无能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合上记忆书册,神海书库中的楚弦摇头道:“可惜,这一次你成了我的拦路石,没法子,只能将你踢开,我这一世,要做的事情太多,无关紧要的人,就顾忌不了,抱歉。”

    书屋当中,楚弦回神,神海书库一个时辰,在外,也只是一息时间,此刻楚弦拱手行礼,道:“这位兄台不知如何称呼?”

    楚弦打算给周放挖坑了。

    别看这周放看上去不好惹,可实际上,他对于楚弦来说,如绵羊对着一头恶狼,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偏偏,这头绵羊还不自知,还以为,他才是强大的那个,他,才是恶狼。

    冷笑一声,周放上下打量一番楚弦,开口道:“我知道你,今年乡试第一,但只考一科,你那篇一科五术的文章,我也读了,勉勉强强还可以,但你千万别因此而沾沾自喜,榜生第一,那也没什么,在仕途上,你,只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之辈。我若是你,就应该好好沉下心来,慢慢积累,先从小吏做起,一步一个台阶,若是胡闯乱窜,倒霉的只能是你自己,你可听明白了?”

    语气,完全是高高在上的说教。

    其意就是告诉楚弦,不要异想天开,即便是有一步登天的机会,也最好放弃,先从小吏做起,一步一个脚印,否则只会爬得越高,摔的越惨。

    “还有,崔大人只是欣赏你的才学,并不是真的要直接将你引荐入仕,实话对你说,大人只是在考验你的耐性和品性,若是你连这一点诱惑都抵挡不住,将来如何能委以重任?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吧?崔大人若给你官位,你一定要回绝,这样一来,大人才会真正欣赏你,因为,你懂得进退,若是你不知好歹的答应,等于是落到圈套当中,如何做,你好好想想吧,千万别想着有捷径,这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事情。”

    周放估摸是怕楚弦没有听懂,所以又小声交代了一句,一副为你好的样子。

    倘若是一个没有什么仕途经验的学子,还真可能被这装模作样的周放给唬住,虽说未必会按照周放的话去做,但肯定会被扰乱心境,一会儿崔大人来问话,说不得就会漏洞百出,或者犹豫不决,发挥失常。

    这也是周放要的结果。

    但这种手段在楚弦看来,太过小儿科了。

    刚才楚弦将他自己代入到崔焕之的身份,倘若自己是崔焕之,既然马上就要上任巡查司御史,肯定会在上任之前,将心腹手下的人选敲定。

    再仔细回想。

    上一次崔焕之来找自己时,以考题的方式说的第二个案例,那并不是案例,而是崔焕之即将要面临的难题。这一点楚弦比谁都清楚,崔焕之果然如同梦中一样,是命中注定要去隋州凤城,查办那一桩大案的。

    凤城的事情,楚弦也只是知晓一二,梦中的崔焕之,只能算是勉勉强强办成了这件事,但事后崔焕之知道,他并没有真正的将这案子解决。

    充其量,就是查出来一个替死鬼罢了。

    总之凤城的事情,牵扯太多,藏在水面下的东西太多,更是处处凶险,记得梦中的崔焕之曾经告诉过楚弦,凤城那一次查案,他那是九死一生,最后虽然有了一个结果,但崔焕之也清楚,他只不过是查出来一个幕后黑手抛出的假象罢了。

    这件事,即便是梦中的楚弦也是所知甚少。所以有这般难题等着攻克,换做自己是崔焕之,也绝对会带上真正能派上用场的手下,而不是一个无能之辈。

    如果自己是崔焕之,故意将两个候选者留在一个屋子里,这本身必有深意。沿着这一层思路继续往下想,就可以得出一个猜测。

    崔焕之,是不是在考验两个候选者?

    楚弦没有搭理周放,而是快速扫视一眼这个书房。

    屋子的格局,摆设,墙上的字画,桌子上的笔墨,甚至地上的杂物,一切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刹那之间,楚弦侵入神海书库,然后用脚下的海水,幻化出了和外界一模一样的书房,包括站在对面,一脸不屑和敌意的周放。

    “屋子里的笔墨像是刚用过的,墙上的字画,有一副墨迹未干,写的是明察秋毫四个字,明显是不久之前刚刚写好挂上去的。”楚弦喃喃自语,然后在幻化出的书房当中,向前几步,走到近前仔细看那一幅字。

    字落款的地方写着一行小字,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到。

    “己时三刻,日月之间。”

    只有这八个字。

    如果光看字面意思,显然是狗屁不通,什么都不是,己时三刻还能看得明白,就像是现在便是己时二刻的样子,得再过一会儿才能到己时三刻,这表明的是时间。

    后面的‘日月之间’,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尤其是和前面的四个字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没有丝毫关系。

    但楚弦是谁?

    他只是琢磨一下,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果然是一场测试。”

    楚弦心中,也不得不佩服崔焕之的手段,自然,墙上的字就是崔焕之写的,按理来说,周放熟悉这里,这里多一点东西少一点东西,他是最容易第一时间发现的,可惜,这个周放现在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反而是忽略了真正应该注意的东西。

    实在是可笑。

    偏偏,这周放还不自知,依旧在‘吓唬’楚弦,期望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干扰楚弦,估摸,周放心里还在做着美梦,想着过几日,他周放,就是官位在身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了。

    接下来,楚弦听着,周放说着,相对和谐,不过在马上要到己时三刻时,楚弦突然起身,然后拱手道:“兄台所言极是,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欠缺了一些,所以先行告辞,若是一会儿崔大人来了,还请劳烦兄台告知一声。”

    周放一听大喜。

    他嘴皮子都说干了,终于是有了效果,这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到底是胆怯了,这也是正常,毕竟当年,他靠上榜生之后,被调入贡院,那可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随便一个小吏都能使唤他,自己当年尚且如此,眼前这个小子也必然是一样。

    “想明白了就好,那你去吧,记得,路是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切不可好高骛远,等到你像我一样,积累到足够的经验,才能被上官委以重任。”这时候,周放都在语重心长的教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