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十三章 冯侩必须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来的时候,两个贼匪已经砍翻好几个冯家家奴,马上就要冲出去,许段飞一看,立刻是上前拦截。

    两个贼匪虽然也懂得一些武功,但比许段飞那是差了太远,作为灵县第一捕头,许段飞一出手就将一个贼匪打的吐血。经过楚弦治疗调理,许段飞隐疾尽除,武道更有精进,根本无需拔刀,只用一双肉掌,就将另外一个贼匪逼的连连后退。

    最后单掌切中对方手腕,那贼匪手腕剧痛,丢下钢刀,还想一拳打过去,结果许段飞同样一拳打出,拳拳相对,便听一声骨裂声响,那贼人手骨被打断,倒地哀嚎。

    “绑起来!”许段飞一声令下,后面的捕快和衙役一拥而上,将两个贼人来了个五花大绑。

    流窜的贼匪潜入冯家,将冯家少爷冯侩砍杀的消息,立刻就盖过了楚弦夺得榜生第一的热度,成为灵县的热门话题。

    只不过后来越传越玄乎。

    说什么在冯家发现了冯侩勾结贼匪的罪证,而且是签字画押,铁证如山。还有,这件事还牵扯到冯家的账房高先生,捕快衙役将高先生押走的时候,这位账房先生还一脸惊恐,一直口称冤枉,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楚弦回来的时候,自然是听说了这件大事。

    毕竟,是死了人,而且死的还是灵县大户冯家的少爷。

    因为出了命案,就连安城衙司的差官都惊动了,当天就赶来查案。

    不过对于楚家来说,依旧是沉浸在楚弦入榜的欣喜和激动当中。一直到入夜时,许段飞才匆匆而来,见了楚弦一面。

    他是来带楚弦去衙门里问话的。

    因为冯侩雇佣贼匪杀人的对象,就是楚弦,于情于理,都得传唤楚弦去问个清楚。

    楚黄氏有些担心,但许段飞已经开口:“干娘,你尽管放宽心,现在咱兄弟怎么说也是榜生了,而且还是榜生第一,将来是必定入仕的官员,便是县丞大人也不敢为难,再说,还有我呢,有我在,谁也不敢为难我兄弟。”

    好说歹说,才将楚黄氏安稳住。

    等到出门,许段飞才一路将情况告诉楚弦,然后小声道:“兄弟,本来哥哥我给你在县里酒楼置办好了席面,要好好给你庆祝一下,不过谁能想到居然出了人命案子,现在衙门里的人都忙疯了,冯家有势力,安城检查司都派来人查案了,不过放心,你去,也只是走个过场。要我看,这案子还用查?根本就是冯侩和那贼匪勾结,最后是因为佣金问题而反目成仇,算是自食其果。这件事上,兄弟你也是受害人,也幸亏那两个贼人和冯侩起了内斗,不然,你这次可就危险了。”

    这件事,楚弦不会觉得惊讶,因为整个过程,根本就是楚弦在暗中一手策划的。

    到了衙门里,虽然入夜,但这里点着火把灯笼,照的是亮如白昼,前面有查案的官差翻阅卷宗,都是显得神色严肃,毕竟这是人命案子,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人命大如天。

    许段飞这时候上前与一个官员说话,随后叫过去楚弦,道:“这位是张大人,知道什么,就将实情告诉张大人。”

    说完,许段飞冲着楚弦打了一个眼色,便退了出去。

    那张大人应该是县衙的佐官,正九品,代理县中大小事务,包括断案,不过实际上如果是小案,下面还是有其他的官员可以负责,不过人命案子,他这位佐官就得亲力亲为,更何况,没看到吴乾这位县丞也在场,正和安城来的几个大人讨论案情。

    估摸是知道楚弦乃是今年榜生第一,所以这位张大人也是十分客气,将楚弦叫过去,与吴乾和另外几个安城的官员一起,询问楚弦一些事情。

    问的也就是楚弦和冯侩的关系。

    这一点,楚弦没有必要隐瞒,就说两人关系不好,冯侩仗势欺人,时常刁难自己,这件事学堂的学子都可以证明。

    安城来的几个官员问的很仔细,包括上次学子会上的冲突细节,都是问的清清楚楚,楚弦都是据实回答。

    该问的问完之后,这些官员也没有为难楚弦,毕竟,眼前这位可是今年安城乡试的第一榜生,据说,那位马上就要担任巡察御史的崔大人,对这个学子也是十分看重,所以这一次叫楚弦来,的确就是走个过场,毕竟从冯侩尸体周围散落的纸上,写的就是冯侩雇佣要灭杀楚弦,那是必须要传唤过来问个清楚。

    等到楚弦离开,几个官员才互相交换意见。

    “这个楚弦没有问题,应该是冯侩心胸狭隘,所以是让家中账房先生联络贼人,想要雇凶杀人,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没谈拢,所以反遭贼人砍杀。”

    “不错,我也是这个结论,如今同犯账房先生高连生已经收监关押,我看,重点的突破口,要从这个人身上打开。”

    “之前审问过了,这个家伙嘴很严,一口否认,还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哼,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连夜审,就不信撬不开这家伙的嘴。”

    楚弦是一个人回家的。

    许段飞是公家人,现在因为案子自然是脱不开身,夜路不长,但楚弦却是走的很慢。

    到了一处阴暗之地,阴风吹过,一道鬼影出现在楚弦身后。

    “前辈,事情都按照你吩咐的做好了,说实话,我都没想到那人如此好迷惑,我想,他早就有了杀心,所以我才能水到渠成。”鬼影开口说道。

    这鬼影正是鬼差牧旭。

    原来上次楚弦教给他鬼迷心窍之术,交待让他办的事情,就是去引导冯侩,让他生出雇凶杀人的念头。

    就像是开渠引流一样,只有冯侩想要雇凶杀人,才能最后将这一出戏唱完美。

    那两个贼匪的确是流窜过来的,但半路就被楚弦用自制的迷药迷晕,然后藏在冯侩家中。对于楚弦来说,冯侩或许罪不至死,但楚弦必须要让冯侩死。

    因为冯侩差一点害死楚弦母亲,哪怕对方的目标只是自己,哪怕对方是无心之举,如果不是冯侩设计诬告娘亲,娘亲也不会急火攻心,差一点病死。

    别的事情楚弦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唯独这件事上,他不会让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