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十四章 到此为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以楚弦现在的武道修为,虽还不能和一些真正的高手过招,但要偷偷杀死冯侩,简直易如反掌。

    不说楚弦,就是牧旭这个鬼差,要杀一个活人,也不费吹灰之力。

    但楚弦没有用这种方式,因为没有理由的横死,必然会引来官府调查,而楚弦知道,官家,是有真正的高手。

    如果做的准备不充分,官家的人,必然会查出是自己做的。这不是危言耸听,楚弦知道官家的手段,或许灵县当中没有这等人物,但安城绝对有。

    这世上,蠢人有很多,但聪明人也有不少,最重要的是,楚弦不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个,所以他才需要大费周章来让冯侩的横死,有了一个正当的理由。

    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将安城中那些真正的查案高手引来。

    只要,现在查案的官员,上报出一个没有漏洞的卷宗报告,将这一桩命案结了,那么就不会再有更厉害的推官来查。

    这就是楚弦要的结果。

    当然楚弦还有更好的,更悄无声息的让冯侩去死的法子,例如不知不觉的下毒,伪装成病死和意外,以楚弦的医道学识,要配制出这种毒药是易如反掌。

    但楚弦觉得,那样太便宜冯侩。说楚弦小肚鸡肠也好,说他心狠手辣也罢,总之,楚弦有楚弦的行事方式,这一世,母亲是他最大的逆鳞,要怪就只能怪冯侩做了楚弦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这一次,楚弦是用谋术算计了冯侩,最近一段时间,牧旭用鬼迷心窍之术夜夜在冯侩耳边吹风,引出冯侩心中的戾气,又借助流窜贼匪,完成了这一次借刀杀人之术。

    一般的人是绝对看不出来,不过楚弦知道,如果是经验丰富的推官,就有可能发现蛛丝马迹,好在这案子有了结论,就不会引出推官来查案。至于冯家那个账房高先生,此人是帮凶,就以现在来看,这高先生最后会被定罪为勾结贼匪的同罪帮凶,不出意外,等待他的只有斩首一刑。

    “这件事,到此为止了。”楚弦喃喃自语。

    阴影当中的牧旭点点头,他虽是鬼差,藏在阴暗当中,但此刻看向前面那个书生气十足的背影,却是感觉到一种极大的压迫力。

    兵不血刃,杀敌于无形,有的时候,这种手段比一些厉害的术法都要让人害怕和敬畏。

    现在,牧旭就十分敬畏楚弦。

    就感觉,他只是一枚棋子,而楚弦,是下棋人。

    “管辖你的阴司捕头,叫什么?”楚弦这时候开口问道,牧旭急忙道:“叫张泯公。”

    “张泯公?”楚弦一愣,制住脚步。

    阴司捕头何止万数,楚弦所知不多,但刚好知道这个张泯公,因为梦中楚弦为东岳府君时,还曾和这个张泯公斗过法。

    不过那时,张泯公已是阴司的朱笔判官,神通广大,但现在,张泯公也不过是一个阴司捕头。

    “你运气不错。”楚弦这时候对着牧旭说了一句。

    牧旭不明所以,楚弦也不会解释,总不能告诉牧旭,这张泯公将来在阴司升官的速度,会超出你的想象,跟紧了他,你也能水涨船高。

    这话不能说。

    楚弦这时候闭目沉思一会儿,实际上是在神海书库查阅记忆典籍,随后才道:“回去之后,多向张泯公表表忠心,他是文鬼,喜欢有才学之人,你没事的话,也多读读书,另外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帮着张泯公做事,相信很快,你就能接替他的位置。”

    这番话说的牧旭激动无比,只是又觉得奇怪,前辈都没见过张捕头,怎么感觉像是很了解他一样?

    而且最后一句话牧旭听懂了,楚弦是告诉他,张泯公很快就要升官了。

    前辈连这种事都能未卜先知?

    不可思议。

    心中畏惧更深。

    “旭知道该怎么做了。”牧旭这时候点头道。

    “去吧,过几日我会离开灵县,若有要紧事,就去隋洲凤城地界找我。”楚弦摆摆手,牧旭急忙躬身退下,随后隐入黑暗,消失不见。

    待到牧旭离开,楚弦这才回到家,隔着很远,就可以看到楚黄氏在门前翘首以盼,显然已经是等了很久。

    见到楚弦回来,楚黄氏急忙上前:“弦儿,怎么样?官府的人没有为难你吧?”

    楚弦笑道:“只是照例问话,况且孩儿我已是榜生,官府的人不可能为难,更不用说,还有段飞大哥在旁照应着呢,倒是娘,你身子不好,应该回去休息。”

    “不用,这段日子我感觉身子硬朗多了,便是给我儿带孙子,那也没问题。”楚黄氏一句话,倒是说的楚弦老脸一红。

    楚黄氏应该不是无心之言,她是故意说的,估摸是想抱孙子了。

    楚弦何等人物,当下就猜出个大概。

    “娘,刚才有客人来了?”

    “呃,恩,是有客人来了。”楚黄氏显然颇为惊讶。

    “说媒的?”楚弦又问。

    楚黄氏这一次更加惊讶:“儿子,你怎么知道?”

    楚弦叹了口气,灵县这么大点地方,自己考取榜生第一的消息必然已经是人尽皆知,以前,自己只是一个寒门学子,必然不会有哪家姑娘能看得上,可现在不一样,榜生第一,那将来必然会入仕途。

    如果能嫁入楚家,便是妥妥的官夫人,谁不心动?

    所以,有人来说媒就不足为怪,没人来才叫奇怪。

    “娘,你答应她们了?”楚弦问道,楚黄氏笑着摇头:“哪能这么容易答应,你以为娘不知道?这些人都是看我儿子出息了,所以才来的,她们目的不纯,娘就是再糊涂,也不会答应她们,况且我儿刚刚考取榜生,前途未稳,哪里能这么早考虑婚姻大事。”

    楚弦点头,娘亲这一点上,那绝对是识大体的,不答应就对了。

    倒不是楚弦瞧不上灵县的姑娘,实在是因为,楚弦心里已经有意中人了。梦中三十载,楚弦成过亲,而且梦中的那位夫人,对楚弦极好,楚弦后来能成为东岳府君,最后做到一部司郎中,正四品,也是多亏了那位夫人的帮助,他们之间,称得上是患难与共。梦中的她没有负我,我楚弦,又如何能负她?

    不过这种事,不能和娘亲说,所以暂时这婚事,楚弦是不会考虑的。

    为了转移话题,楚弦将崔焕之要提携他的事情道出,这让楚黄氏十分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楚弦会被崔焕之引荐入仕。

    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甚至对于楚家来说,比考取榜生第一都要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