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十八章 周放哭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本卷宗,上万字,楚弦不过片刻时间就看完了,因为他看的很快,而且有神海书库,可过目不忘。

    看完之后,对于凤城御史遇害一案,楚弦已经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崔焕之让楚弦来看卷宗,也符合巡查司的惯例,像是李严吉,只是武官护卫,不涉及断案,所以卷宗一般是不会给他们看的,而巡查执笔官,实际上是巡查御史的副手,也有断案之权,所以楚弦看卷宗没有任何问题。

    “李大哥,我看完了。”楚弦这时候说道。

    站在门口的李严吉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楚弦会这么叫他,但李严吉也没有纠正,而是欣然接受。

    因为他看楚弦顺眼。

    李严吉将卷宗封好,这时候楚弦想了想又道:“李大哥,我还有一件事想麻烦你。”

    后者看了楚弦一眼,道:“你我官阶虽一样,都是正九品,但执笔乃文官,高于武官,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

    楚弦知道李严吉性格如此,所以浑不在意,笑道:“李大哥,我听说你以前乃安城军府内卫,必然有些门路,麻烦你将凤城官员履历卷宗帮我搞一份来。”

    李严吉显然十分意外,不过他的性格即便是心有疑惑,但也不会问出来,只是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楚弦一看有门,自然是高兴,实际上对于李严吉能不能找到这些卷宗,楚弦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因为楚弦知道李严吉的出身。

    梦中,楚弦可是和李严吉关系很好,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都超出了崔焕之和李严吉的关系。

    所以,楚弦知道一些崔焕之都不知道的事情。

    李严吉实际上来头极大,他表面是安城军府出来的内卫,实际上,曾经在“洞烛司”做过洞烛卫。

    在天唐圣朝当官的人,知道“洞烛司”存在的并不多,但只要是知道的,没有一个不害怕不畏惧。

    哪怕你官做的再大,也会惧怕“洞烛司”,因为这是一个专门收集情报,监视调查的官部,里面的人或许没有官品,人称“洞烛卫”,每一个都是神秘无比,手段也高,他们是隐藏在暗处的卫士,在黑暗中,保卫天唐圣朝的安危。

    梦中的楚弦曾经无意当中知晓李严吉的这个过往,只不过楚弦依旧怀疑,李严吉是脱离了“洞烛司”,还是说,他现在依旧是“洞烛司”的一员。

    这些对于楚弦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李严吉现在是不是“洞烛司”的成员,他都有能力查到自己想要查的事情。

    一开始楚弦还怕李严吉不答应,或者说做不到,没想到李严吉如此痛快的答应了,虽然不知道李严吉是怎么想的,但楚弦不会探究,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

    楚弦在屋子里等消息的时间,那边心中不平的周放已经是想方设法找到了崔焕之。

    要说这个周放也是有些心机和手段,之前他输给楚弦,可以说是输的莫名其妙,输的他无法接受,因为在周放眼中,巡查司执笔官这个职位,就应该是他周放的,因为他跟了崔焕之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贡院当中的小吏,谁不知道他是崔焕之的人?

    他也是一直以崔系之人自称,但是这一次,他被打了脸,心都寒了。起初他听到消息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置信,确认之后,更是背地里将崔焕之和楚弦都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他恨啊,三年时光,当牛做马,居然没有熬出头,反而被一个刚考上榜生的小子给摘了桃子,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周放知道,他必须要做最后一搏,否则真的会在贡院里老死。

    他在崔焕之手底下三年,自然是了解崔焕之的脾气,他知道崔焕之实际上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而且是吃软不吃硬,所以他这一次见到崔焕之,直接是跪在地上,故意哭出声来。

    “崔大人,周放舍不得你,无论崔大人去哪,周放都愿意追随,哪怕只是做一个牵马小吏周放也是心甘情愿啊。”

    一边哭,一边说,一边还用膝盖当脚,向前挪行。

    这一幕悲情,自然是让不少人都纷纷侧目,各人表情不一,在城府官邸之内,哪一个都不是普通之辈,哪里看不出这周放是在玩一出苦肉计,但偏偏这种情况下,还真不好说什么。

    如果不理不睬,崔焕之势必会背上一个卸磨杀驴,不照顾下属的骂名,但如果理睬,难道真的要提携这个周放?

    现在谁不知道周放那点事情,到嘴的鸭子肉飞了,的确是悲催,但仕途上,这种事情难道还少?

    崔焕之见状是眉头一皱,随后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还是觉得有些亏欠周放,毕竟对方这三年跟在自己手下,也是任劳任怨,虽说他并没有许诺对方一定可以提携,但有的时候旁侧敲击,也的确是表露过一点。之所以最后放弃周放,而选择了楚弦,实在是楚弦太对他的胃口了,不光是学识,尤其是在谋术上,更是有过人之处。

    崔焕之清楚,楚弦才是巡查执笔官的不二人选,周放和楚弦比起来,的确是差了太多,而且差的不是一个境界。

    对于自己的选择,崔焕之并不后悔。

    原本他是打算走的时候和贡院打个招呼,让安城贡院好好安排一下周放,但他没想到,周放居然会当众跑来哭诉。

    这有些让他下不来台了。

    实际上巡查司的确还差人手,要带上周放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崔焕之也了解周放的性格,对方必然是不服楚弦,到时候怕是会出现摩擦。

    这时候崔焕之道:“周放,你先起来说话。”

    周放哪里肯,他就是认准了崔焕之念旧的性格,此刻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将他过往的辛苦和功劳一一道出,期望通过这些让崔焕之念他过往的辛劳,能给他安排一个位置。

    他不想留在贡院。

    之前各种大话都吹出去了,结果到头来,根本不是他吹嘘的那样,反而是别人上位他原地踏步。这几日周放已经受尽了众人的白眼和耻笑,这种生活,周放自然不愿意过,他已经想好了,那楚弦上位已经是事实,都已经官典留名,便是自己再怎么哀求,崔焕之也不可能换人,所以周放就退而求其次。

    他只要求崔焕之能将他调到巡查司,他只要暂时先离开贡院便好。

    总之,贡院他是没脸再待下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