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四十九章 速扫卷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此之外,周放当然还有他的算计,他觉得之前是轻敌,小瞧了楚弦这个今年的榜生第一,只要继续跟着崔焕之,周放有自信,可以追上甚至反超楚弦,毕竟他跟着崔焕之的时间更长,也更了解这位上官。

    前提是,无论如何都要让崔焕之将自己调到巡查司。

    所以他现在根本不起来,一直是跪在地上,大有不答应就长跪不起的架势。

    最后崔焕之估摸也是心软,毕竟周放这三年来端茶倒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仔细想想,将对方留在贡院,的确是他考虑不周,因为周放跟了自己三年,在别人眼中,其身上已经牢牢的打上他崔焕之的烙印,便是其他的执笔卷判官,也不太可能再去重用周放。

    想到这里,崔焕之道:“起来吧,周放啊,你也跟了我几年,本想着让你在留在贡院,不过你既然不愿意在贡院待,那就来巡查司吧。”

    成功了!

    周放心中狂喜,他要的就是这么一个结果,虽然代价极大,几乎是将脸面都舍去,更是消费了他和崔焕之的那一点交情。

    不过没关系,只要目的达成便好。

    “只要能继续跟在崔焕之身边,有的是机会翻身,那个楚弦,就让你再猖狂一段时日,以后,有你哭的时候。”周放眼角挂泪,一幅可怜相,心中却是无比恶毒的想着。

    此刻的周放,已经不在意周围嘲笑的众人。

    而此刻的楚弦,正在屋子里,沉浸入神海当中,串联凤城御史王贤明被害一案的诸多细节。

    神海当中,楚弦站在晶莹的水面之上,面前漂浮着几本卷宗,这些卷宗便是之前楚弦看过一遍的案宗,因为过目不忘,更能在神海书库中直接复刻出来,然后慢慢研究。

    除此之外,楚弦还取来一些他在梦中时关于凤城事件的记忆书册,将一些共性的东西串联在一起,增加对这个事件的了解。

    但楚弦知道,这还不够。

    他拥有最大的依仗,就是这神海书库,过目不忘,记忆成册,这只是最基本的,神海书库最厉害的,就是可以将很多忽略的细节放大和串联,这样楚弦便可以从中推理出他想要的结果。

    现在,楚弦要凤城所有官员还有当地势力的卷宗,这样一来,他即便人不到凤城,也能将凤城的情况尽在掌握。

    这样一来,就可以得到先机。

    毕竟,楚弦早就知道凤城事件,带着极大的凶险,梦中那一世,崔焕之便险些命丧凤城,刀长戚成祥就是死在凤城。

    所以即便没有亲身经历,楚弦还是要做好十足准备,哪怕有些准备最后不会用上,他也不会偷懒。

    敲门声惊动了楚弦,楚弦退出神海,睁开眼睛。

    外面,李严吉端着一个上锁的木箱走了进来。

    “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给你半个时辰。”

    放下木箱,李严吉交待了一声,这一次,他没有离开,也没有转身,就这么看着楚弦。

    楚弦知道时间紧迫,倒也没有多问什么,也不避讳,低头打开木箱,里面则是厚厚一摞卷宗。

    这些,绝对都是机密中的机密,乃是凤城大小官员的履历卷宗,还有凤城的一些势力。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吏部官员,也未必能掌握,但李严吉既曾是洞烛卫,那有这些机密也不足为奇。

    拥有神海书库的楚弦,不过片刻时间就将这些卷宗翻阅一遍,若是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定然觉得楚弦就是在乱翻,因为那种速度,别说记下上面的内容,便是想要通读一遍都不够,但他们又哪里清楚楚弦的手段。

    李严吉也是诧异。

    因为楚弦翻看这些卷宗的速度太快了,虽说李严吉自己受过极为严格的训练,同样可以快速文献,但几乎是看过就忘,楚弦速度更快,那他看这些卷宗又有什么用?

    难道说,楚弦只是想要看这些卷宗里特定的内容?

    这或许是唯一的可能。

    就如同一个人要找一本书中某一页插图,那么他可以快速翻阅的查找,楚弦现在应该就是在查找什么。

    但显然,没有找到,李严吉之所以这么觉得,是因为楚弦并没有特别的停下来,专注于看某一页卷宗的内容。

    将最后一本卷宗快速扫完,楚弦将东西收好,然后起身看了一眼有些愣神的李严吉,笑道:“李大哥,我看完了,多谢。”

    李严吉越发确定了他自己之前的判断,楚弦,只是在找特定的内容,而且没有找到。

    不过这样也好,这些卷宗本就是机密,之前楚弦说要看,李严吉说实话还是有些犹豫,但毕竟为了查案,所以他才勉为其难的带来。

    收好卷宗,李严吉依旧没有多问,转身离开。

    他不知,他刚才带来的卷宗已经是一字不漏,纪录在楚弦的神海书库当中。

    思考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会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天色渐暗,外面有送食的城府小吏送来食盒,楚弦正好借故出来透一口气,发现门口,刀长戚成祥尽忠职守的站在外面。

    “戚刀长,一起来吃啊。”楚弦知道对方没有吃饭,所以指了指食盒,这食盒里面有三层,饭菜足够两人食用。

    一开始戚成祥不吃,但拗不过楚弦,最后还是一起吃了饭。

    吃饭的过程,楚弦有事没事的搭话,戚成祥虽不善言谈,但还是说了一些今日官邸发生的趣事。

    这最有趣的,自然就是周放跪地哭求崔焕之的事情。

    整个城府官邸几乎是人尽皆知。

    楚弦一听,倒是没有什么反应,那戚成祥本以为楚弦会继续问,却没想到对方不问了,这一下他反倒是憋不住,想了想终于是开口道:“属下听李校尉讲过,那周放跟了崔大人三年,大人你现在的位子,原本是留给那周放的,所以……要提防一下此人。”

    楚弦一笑,戚成祥性格和李严吉很像,想不到居然还会善意的提醒自己注意。

    楚弦当然要注意。

    这个周放倒还真豁的出去,连当众哭诉的戏码都演了出来,而且就连戚成祥都能看得出来,这个周放必然是不服自己,甚至,以后还会特意的针对自己。

    但那又怎样?

    你周放只是小吏,而我楚弦,已是名入官典的正九品官员,差距已经是极大,而且这种差距会在以后越来越大。

    若是周放老老实实的,楚弦自然也不会针对他,可如果周放不知好歹,打算搞一些事情出来,楚弦当然不会客气。

    此外,楚弦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或许让周放这么闹腾一下,也并非什么坏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