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十五章 压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拍了拍戚成祥肩膀,然后双目看了看那几个拔刀的军卒,官威成术,夺目而出,瞬时间,几个军卒气势就蔫了一多半,不敢和楚弦对视,就连手里的钢刀,也是向下垂了寸许。

    再看向谭大人,后者还想用他的官威对抗楚弦,但他虽是从八品,却是被楚弦的官气攻的溃不成军,居然是被直接碾压,顿时气势被破,又后退几步,猪腰子一般的脸上,已经带着冷汗。

    这一幕,便是连戚成祥都给镇住了,暗道楚大人好气势,官术运用,简直是碾压对面那头肥猪。

    看起来,官和官,当真不一样,不能只看官阶,还是要个人的素质。

    楚弦以官术气势压过对方,随后才正色道:“巡查司办案,自有巡查司的规矩,莫说是你一个从八品的关丞,便是凤城司衙里的主簿,推官,甚至城令大人,也都无权干涉,你再废话,信不信我以妨碍巡查司办事,到你们城府告你一状?到时候十有八九,你官位不保。”

    那谭大人支吾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反驳之语。

    因为对方说的没错。

    之前他也是想着用气势和言语欺负一下这个小小的巡查执笔,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因为他早听说这个巡查执笔只是今年刚刚考上榜生的学子,想来就算是吓唬一下对方,也没什么大不了,哪曾想,对方对官术的运用,居然是远超自己,心思沉稳,更是远超常人。

    这一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苦自己知,因为巡查司的人,还真的有这种影响力。

    此刻他是后悔无比,但能在官场厮混这么久,这谭大人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主儿,此刻居然是立刻换脸,脸上露出笑容:“楚大人,刚才是误会啊,我也是受上官命令要保管好御史府内一草一木,所以情急之下这才冲动了一些,并非是有意触犯巡查司。”

    他作为从八品的官员,居然以这种口气说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认怂了。

    巡查司负责巡查各地,一个巡查御史,就连一些地方的刺史都得客客气气,要知道,他们之间的品级,可是差了整整两大级,那么楚弦这巡查司正九品执笔,当然不怕一个从八品的关丞。

    楚弦没有搭理对方。

    有些人,根本没有必要给对方脸,关丞官属城门总管,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是看大门的总管,得罪了也没什么,更何况,是对方主动挑衅,楚弦必须应战,谁又能知道,这是不是某些人故意指使这姓谭的来试探自己?

    楚弦要给凤城官场一个信号,巡查司,不好惹,而且这一次巡查司来,就是为了搞事情。

    包括之前偷偷潜入御史府查勘,包括用官术镇压这姓谭的,包括后来说的那番话,都是一种示威。

    楚弦要的,就是让一些人心中忌惮。

    他们忌惮,就会害怕,害怕,就会做错事,做错事,就可能会留下线索和破绽。

    楚弦为什么要针对凤城的官场?

    因为就现在来看,凤城的官场绝对有问题,监察御史都能被害,这是一般人能做出的事情吗?

    而且对方杀了人,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抓住,更没有丝毫线索,若说没有官员参与其中,打死楚弦都不信。

    巡查司内部的卷宗里就写的很明白,王贤明御史在遇害之前,曾经上报过,说凤城官员中有玩忽职守之人,更点明,去年发生在凤城的一桩灭门惨案,便和凤城的某些官员有关。

    你说巧不巧,上报了这个卷宗之后,王贤明没几天就死了。

    让人不怀疑就不行。

    除此之外,崔焕之还告诉楚弦,原本巡查御史还落不到他手里,是因为上一任御史在准备赶来凤城查案之前,被人揭发早年违法之事,最后被革职查办。

    这或许,也和凤城有关。

    再结合楚弦神海记忆中,关于凤城事件的一些记忆,几乎可以肯定,凤城的官员里,有为非作歹之徒,而且对方能量不小。

    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所以楚弦在用这惊弓,想要惊动那藏在树林中的贼鸟,或者,是一群贼鸟。

    最后,凤城一位正八品的官员赶来接待了楚弦,这位正八品的官员官职为城府主书令,乃是实权之官,但人却是很客气,也没有提起楚弦不经通报就擅入御史府的事情,而是让楚弦先查勘现场,查勘完了,才摆下酒席,为楚弦接风洗尘。

    酒席也是简简单单,并没有给楚弦挖坑下套,酒足饭饱,便安排楚弦和戚成祥等三人入住城府官邸。

    楚弦这时候一个人在屋子里,开始沉思。

    这位城府主书令叫做方顺,楚弦这一次来,头一个要查的就是这个方顺,因为对方是主书令,御史被害一案的卷宗,就是此人撰写。楚弦之前推算,卷宗所记的东西太过简单,没有实质性的东西,若是卷宗有误,或者有瞒报内容,那么这个撰写卷宗的主书令,绝对有问题,哪怕不是主谋也必然和背后黑手有关联。

    之前接触,这个方顺待人处事挑不出一点毛病,楚弦仔细观察过,此人绝对属于心思缜密,甚至可以称之为一丝不苟的人,酒席从开场到结束,此人衣衫不乱,发髻不乱,每一次夹菜之后,筷子都会原封不动的摆放好,而且位置,角度,几乎是模子刻印出来的一样。

    饭桌上都能如此,可见此人平时也是做事严谨,容不得一点疏忽的人,如此再看他写的卷宗,有些地方明显难以自圆其说,甚至缺乏理据。

    别的主书令或许会犯这种错误,但楚弦觉得,这个方顺不会。

    对方做主书令,已有七个年头了。

    这时候楚弦突发奇想,将戚成祥叫来。

    “大人。”戚成祥知道这时候楚弦叫他,必有事情。

    果然,楚弦交给他一个差事。

    “戚刀长,劳烦你拿着御史手书跑一趟,就说,我要查阅城府历年的大案卷宗,你直接带到我这里。”楚弦将崔焕之给他的手令交给戚成祥,有这御史手令,城府衙门里的官员根本不敢阻拦违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