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六十三章 处处挖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戚成祥这一掌打的很有技巧,看似轻飘飘一下,实际上快若闪电,更是动用了内劲。

    功力上,戚成祥要比对方高不少,这一掌,直接就将那人气海打散,倒不至于废了武功,但想要现在上场比斗,那是想都别想。

    “你……”那人瞪着眼,想要抓住戚成祥,可刚一用力,小腹就传来剧痛,当下明白是着了道,知道如果强行运功,他的气海就不是散,而是碎。气海一碎,别说武功修为,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这人怎么说也是后天高手,有些眼光和见识,明白这是遇到高人了,当下不敢再言语,狠狠瞪了戚成祥一眼,随后小心翼翼的走了回去。

    这时候戚成祥已经走回楚弦身后,脸色不变,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而另外一边,那个武者和赵安耳语几句,赵安立刻是面色不善的看向楚弦这一桌。

    楚弦他当然不认识,谭大人和王赞官位太低,而且都不是实权官位,赵安也不认识,但方顺他认得。

    毕竟那是衙司里的主书官,而且赵安和对方还很熟络。

    看到赵安那杀人一般的目光,这桌子上,除了楚弦之外的三个人都有些心惊肉跳,尤其是谭大人和王赞,他们这小官,可是得罪不起长史公子,那位谭大人,甚至是满脸冷汗,那是被吓的。

    “楚大人,你……你们这是……”谭胖子想质问,但又不敢得罪楚弦,话到嘴边说不出去。

    方顺则是眼睛一眯,开口笑道:“我说楚大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些误会?”

    楚弦则是故意看向戚成祥,沉着脸道:“戚刀长,怎么回事?”

    戚成祥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刚才手滑了。”

    手滑了?

    明明就是故意的,只要不瞎,都能看出来。

    但偏偏楚弦一笑,道:“方大人,是我这手下,手滑了,意外啊。”

    鬼才信,但楚弦都这么说了,方顺也不好再逼问,但心里明白,这两人根本就是故意的,他们疯了?得罪谁不好,居然敢得罪赵安,那可是隋州长史的独子,别说你只是一个巡查司的九品执笔,便是六品巡查御史来了,也不敢得罪人家长史大人。

    方顺有些后悔前来赴宴了,现在简直是让他有些骑虎难下,有心和那赵安解释两句,可现在这情况,也不好解释什么。

    那边沈子义则是有些莫名其妙,只不过等他下去,他一个贴身护卫小声与他说了几句,沈子义才面色一变。

    刚才他是盛怒之下答应比武,谁的话都不听,谁也拦不住,但现在冷静下来,经他那护卫一说,沈子义也反应过来。

    他不傻,更不蠢,只是做事冲动而已。

    他的护卫是军府里的高手,武功和见识那都是一流,刚才护卫说的很简单,便是幸亏那人出手打残了赵安的手下,否则真的上台,沈子义必输无疑。

    “这么说,我还欠了那人一个人情喽?”沈子义明白过来,当下是冲着楚弦那边点头笑了笑。

    赵安脸色阴冷,这件事他并没有‘小题大做’,没有当场发怒,如果那一桌都是普通人,他立刻就会让自己的手下将对方拖出去,可方顺在,方顺是八品主书,也就是说,另外几人很可能也是官。

    虽说赵安不在乎这些小官,八品以下,他根本看不上眼,但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乱来。

    之前,他已经惹出不少麻烦,若不是他爹给压下去,现在赵安已经是脑袋不保,所以这段时间,他做事都是十分小心。

    虽说他不会当场发作,但心里已经是记上了一笔。他暗中让人去查那桌子上几人的来路,方顺他认识,其余的三个,他也要知道是做什么的。

    方顺和他有利益往来,知道他不少秘密,所以赵安可以放过,但其余三个,赵安不会放过他们。

    便在这时,龙悦阁内响起了一阵悠扬的琴声。

    众多客人一听,当下都反应过来,不少人都是看向二楼所在,更有的是站起身来,一脸激动的看去。

    便见二楼一个精致小间外设有一个屏风,此刻一道倩影出现,看样子是在抚琴。

    “是香儿小姐。”一个食客激动的说道。

    另外一个慕名而来的客人也是深吸口气,道:“久闻这凌香儿容貌倾国倾城,更是自带体香,还别说,真的是有一股异香啊。”

    当下一群老爷们撅着鼻子狂嗅,看的楚弦是直皱眉头。

    香味的确是有,但还不至于那么夸张,楚弦这时候抬头扫了一眼二楼,倒是没有过于关注。

    女色再美,也有凋零的一刻,就如同鲜花,有花开之时,就有花谢之日。楚弦虽是年少,但心境早已经过了这个阶段,少年冲动狂傲,甚至冲冠一怒为红颜,楚弦若是看到,只会羡慕,或者已经开始回忆从前。

    只不过他的从前,是在梦中度过的。

    所以楚弦很快收回目光,开始用他早就打算好的问题询问方顺,一开始,方顺还能对答如流,但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楚弦问他的问题,越来越刁钻,仔细琢磨一下,甚至自己只要回答,无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都会暴露一些东西。

    简直就是在给你处处挖坑。

    瞬间,方顺额头上的冷汗就冒出来了,一开始他根本瞧不上这个年纪轻轻,甚至与他儿子年期差不多的巡查执笔官,觉得对方就是一个嘴上没毛的毛头小子。

    但是这一顿饭,几杯酒,方顺却感觉对面坐着的,是一个老谋深算,城府深如海的高手。

    方顺警觉,他不敢多说了。

    因为他知道,他背地里做了太多事情,这些事情随便一个,都可以让他丢官,甚至丧命。

    这不是开玩笑的。

    很多事情背后,还牵扯着更高一层的官员,他也只是一个马前卒,如果巡查司真的是打算拿他开刀,自己背后的那些人,能否出面保他?

    未必,或许,他们会比巡查司还要希望自己早一点死。

    想到最后,方顺越发的是心惊肉跳,不过他也清楚,这个年轻的巡查执笔官就算厉害,也只是刚来凤城两天而已,能查出什么?

    多半是在诈自己,自己又何必害怕,有些问题大不了不回答,对方又能怎样?这又不是提审,怕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