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七十三章 突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去年五月,凤城通门街商户贾氏写血书状告赵安,说他霸占贾家祖业,以不足两成的价格强行收购贾家六处商铺,而且还派人威胁,更是受赵安强行奸污,而你所判,却是因无认证,若只是就此撤案倒也罢了,可你居然是将原告打成被告,说那贾氏诬告,勾引赵安,最后逼得这位妇人投河自尽,贾家也是从此衰落……”

    这一次楚弦还没说完,方顺便声音提高一度,开口道:“楚弦,你依旧只是猜测,没有真凭实据,你也是在诬告,而且是在诬告圣朝命官。”

    楚弦笑了。

    这方顺心境已经不稳,还以为对方能多坚持片刻,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当下楚弦故意叹了口气,道:“是啊,我没证据,只是推测,不过刚才第一个案子,若是你方大人断案无误,那肯定是验尸的仵作出了错,你说我将那仵作抓起来,严刑拷打,你猜猜他会怎么说?还有这两件案子,若是开堂重审,你说那两个农户家眷和贾家的人,又会提供什么,的确是让人期待。”

    方顺一脸不屑,笑道:“楚弦,你大可试试,看看会如何。”

    楚弦也是笑了起来,然后冲着一旁的王赞道:“王大人,你就在审讯的卷宗上写,就说方顺,方大人将所做恶事全部招供,愿戴罪立功,指证赵安,说他奸污良家妇女,占人财产,还有一年前丁家灭门之案,方大人也招供说,是赵安做的,是他方顺替赵安掩盖罪行,写清楚了,然后马上通报凤城衙司、城府、还有长史府。”

    这一句话说完,那边方顺立刻是没法子再保持冷静,他急了,想要坐起来,却因为被绑着,又重新坐回来,此刻是瞪着眼睛,嘶吼道:“放屁,楚弦,你这黄口小儿胡说八道,你根本没有看过丁家卷宗,完全就是胡乱猜测,我什么时候说赵安杀了丁家一十五口,你休得血口喷人,你这是诬陷本官。”

    楚弦则是淡然道:“我只是说赵安做的,没说他亲手杀人,方大人你急什么?还有啊,你是怎么知道,我没看过丁家一案卷宗的。”

    方顺心头狂跳,瞬时间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他知道他被套进去了,此刻想到了什么,居然是吓的双腿打颤。

    楚弦继续道:“我去卷宗堂查过卷宗,管事说是月前曾发生过一场火灾,我当时去问那管事,对方说是还没有将焚毁和丢失的卷宗进行整理,我要查丁家的卷宗,那管事去查了,花了半个时辰,回来才说应该是焚毁了,等于是在此之前还没有确定,那我请问方大人,你那么确定我没看过丁家一案的卷宗,是觉得我楚弦没有去查阅过,还是说,你早就知道,这份卷宗被毁掉了?不会是你怕巡查司查这个案子,所以提前毁灭证据吧?”

    方顺额头滴汗,喉咙动了动,眼神飘忽,已经是回答不出。

    楚弦懒得再搭理他,直接问旁边王赞:“王大人,可写好了?”

    王赞不明所以,但还是完全听从楚弦的话,点头道:“已经按照楚大人的意思写好。”

    “那就送去衙司,通报凤城。”楚弦摆摆手,居然就打算这么离开。

    “别,别送,楚弦,楚大人,我求求你,千万别送,你若是这么做,我一家老小怕是都得死啊。”方顺猛地抬头喊道,此刻他满头大汗,眼中再无之前的狂妄和不屑,此刻他的他,已经是失了方寸。

    他万万没想到,这楚弦会用这一招。

    可以说是卑鄙无耻的一招,但他偏偏就是最怕这一招。

    他没说过那些供词,也没有出卖赵安,可别人不知道啊,一旦这供词被通报回去,赵安和长史府绝对会认为自己出卖了他们。

    后果可想而知。

    如果赵安没做过那些事情倒也罢了,但偏偏,这个楚弦居然不知怎么回事,推断出来的东西和事实居然是如此相近。

    这个楚弦,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其他的还好,毕竟是有卷宗,胡乱猜测也有个依据,但丁家的卷宗楚弦不可能看过,他怎么会知道这么详细,而且还能准确的断定是赵安做的。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方顺自然不知道,楚弦在去胧月阁之前,的确不知道,更不知道赵安和这件事有关,但在胧月阁的时候,赵安和沈子义比富,在送给那凌香儿的礼物当中,楚弦看到了‘长生五藏丹’。

    学识不够的人,怕是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的来路,但楚弦知道。

    长生五藏丹只是一个掩饰过的名字,实际上,那个东西叫做‘血祭五脏丹’,需要取五个人的内脏,以特殊的秘法炼制,可以说是极为歹毒的炼丹之法。楚弦记得,在丁家探查时,曾发现的十五个烧焦的木盒,里面是空的,那木盒,便是炼制‘血祭五脏丹’的器皿,十五个木盒,一共三枚丹药,而丁家死掉的人,也刚好是十五个人。

    有人将丁家灭口,为的,就是炼制‘血祭五脏丹’,而楚弦看到赵安手里居然有一枚,还是那种刚刚炼制出的样子,所以这才将赵安和丁家灭门一案联想在一起。

    结果,还真蒙对了。

    如此一来,很多线索立刻就串联在一起,例如,这一次御史被杀一案,如果假设,王贤明御史查到了丁家灭门惨案的真凶,或许这就是他的死因。

    因为,有人不想这件事曝光。

    如果长史府的人知道王御史已经掌握了什么真凭实据,那么为了掩盖真相,他们出手杀人灭口毁灭证据,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些都指向赵安这个人,对方是长史之子,借助他爹的权势,要做到这些并不难,而且之前在胧月阁,赵安派人阻扰办案,已经说明这赵安心中有鬼。甚至可以更大胆猜测,光是一个赵安,未必能做到这些,那他爹,正五品官,隋州长史赵仁泽是不是也参与了这件事?

    以一州长史的权势,要做这件事就很简单了。

    楚弦笑了笑,暗道这才符合他所知道凤城的事件,梦中那一世,崔焕之历经磨难和凶险,最后查出来的,也只是一个替死鬼,根本没有涉及到长史府。

    也就是说在梦中那一世,无论是方顺还是长史府,都逃过了罪责,可现在,楚弦不会放过他们。

    即便是为了那些枉死的冤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