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七十七章 绑子投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寻常武者用剑,不过能对付周身七尺范围的敌人,而修士的飞剑之术,至少可攻十丈之外的敌人,更有甚者,百丈,乃至千丈之外都可杀敌于剑下。

    一般武者,哪里能提防得住。

    楚弦没有多说什么,此刻责备毫无意义,况且无需徐游多说,提刑司立功心切,倘若他们没有带走方顺,对方便是手段再高,也不敢来军营劫人。

    归根结底,还是任左雄的责任,这个只能是他自己来扛。

    ……

    朝阳初升,凤城之外,不少凤城的官员已经出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巡查御史和提刑司推官,这两位都是身份特殊,肩负查办监察御史被害一案,一个头上是察院,一个是刑部特派,凤城之地的官员当然不敢怠慢。

    一州刺史倒是不会前来迎接,但长史会来,此刻隋州长史赵仁泽一身正服,带领凤城众多官员前来迎接。

    只是让不少人意外的是,在长史赵仁泽身后,他的儿子,赵安,居然是被五花大绑,被两个带到军卒看着,此刻虽然赵安一脸不愿,但也是老老实实站在那边。

    不少人看到,都是心中诧异,更有人窃窃私语,消息灵通的知道昨夜在胧月阁发生的事情,都知道这凤城怕是要出大事了。

    至于长史赵仁泽,一脸威严,年岁上,赵仁泽并不大,同样的年龄,少有能做到一州长史这等高位的,可见赵仁泽是有其过人之处。

    很快,远处官道上,巡查御史和提刑司推官便现出身形。

    城门口,凤城官员都在和崔焕之和提刑司推官客套,那提刑司推官乃是一个老推官,年纪是要比崔焕之都要大了十几岁,胡子已经有些花白,身形干瘦,却是目光有神。

    “孔兄,多年未见,风采依旧啊。”隋州长史赵仁泽此刻冲着提刑司那位老推官抱拳道,后者也是从马上下来,回礼道:“赵兄你说笑了,我的风采哪里比得上你。”

    显然,两人应该是相识的。

    这时候老推官孔谦又回头冲着崔焕之道:“崔大人,我当年和赵长史还曾做过同窗,赵长史与我同年,当年可是学术绝伦,想不到这一晃,便是过去了三十年。”

    崔焕之这时候是客气行礼,毕竟他就算是巡查御史,在人家正五品的州长史面前,也得表现出恭敬。

    赵仁泽哈哈一笑,很是随意道:“崔大人无需客气,你与孔兄是朋友,那就是我赵仁泽的朋友,说起来,我也很早就听闻崔大人的文才学识,能担任巡查司御史,那是实至名归,说起来我也惭愧,像崔大人这般年纪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任县令而已。”

    三人客气几句,这时候崔焕之看到了那边被绑着的赵安,故意问道:“赵大人,这是……”

    显然不光是崔焕之,就是那边老推官孔谦也是一脸好奇,这时候赵仁泽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道:“哎,家门不幸啊,自从担任长史以来,心思都在公务,就很少再去关心家中之事,我这逆子从小是疏于管教,行事狂妄自大,我虽偶有训诫,但这小子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根本不听,终于是酿了苦果,做下了几幢错事。”

    说完,赵仁泽扭头训斥道:“你这逆子,还不来认罪,你勾结那方顺做了不少触犯律法之事,我赵仁泽不知道便罢了,既然知道了,就不能让你继续胡作非为,今日巡查司御史和提刑司推官都在,我赵仁泽就将这逆子交给二位,好好审问他所犯罪事,一定要严肃惩处。”

    崔焕之一看这架势,居然是来了一出绑子投案的戏码。

    就在半个时辰前,崔焕之刚刚得到了楚弦的纸鹤传书,知道了现在凤城大概的情况,自然也知道了楚弦抓捕方顺,审问方顺,后来方顺又被人劫走的事情。

    赵仁泽不愧是老官场,居然这么快就做出反应。

    先不说派人劫犯的幕后黑手是不是他,单就说这一出绑子投案的戏码,那就是占了先机,现在方顺这人证没了,光靠一份供词又如何能定赵安的罪?

    到时候这赵安随便挑几个无关紧要的案子承认,撑死关上几个月,罚一些银两了事,对于赵安,这里是隋州,随便关在哪里,都和在自己家里没什么两样,至于罚银子,难道说经常一掷千金的赵安会在意这一点银子吗?

    相对于这一点损失,那赵家得到的好处就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博得一个好名声,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到时候赵安就变成了一个浪子回头的人物,至于赵仁泽,更是得了为公正,不惜绑自家儿子认罪的好名声。

    好算计。

    崔焕之明知道赵仁泽是在演戏,但也不可能当面点出来,毕竟无凭无据,只能是干笑一声,不吭声了。

    至于提刑司的老推官孔谦,则是摇头道:“赵兄,你这是做什么,先给赵安松绑再说。”

    说完就要吩咐人上前,赵仁泽立刻阻止:“我这逆子疏于管教,绑他,对他以后也是一个教训,孔兄,你便放心大胆的去审,我这逆子若当真做出了什么天怒人怨的罪事,便是偿命,我都认了。”

    “你这又是何苦!”孔谦还想再劝,不过赵仁泽显然是态度坚决,只能是安排人将赵安先收监。

    赵安被押走之后,赵仁泽继续是欢迎两位官员以及众多随从护卫前来,更是办了一场宴席,表达地主之谊。

    不光是跟随前来的官员,就是小吏和护卫随从,也都得到宴请,虽不在主桌,但在偏桌上,也是有人招待,端茶敬酒,关怀备至。

    周放作为巡查司中的一个小吏,也是受邀前来,他显然对这饭局很是熟络,而负责招待他们这一桌的官吏知道周放是巡查司中跟随在崔焕之左右的一个小吏,当下很是客气,敬酒恭维,几句话就将周放说的飘飘然。

    这一次来凤城,巡查司的官员来了一多半,小吏也是带来不少,还有护卫军卒,总计三十余人,这阵仗已经算是很大了。而刑部提刑司来的更多,算上三十多名乌刀卫,总人数足有近五十人。

    不过这么多人当中,有资格上桌的,却是少之又少。

    有官阶的,都在那边主桌上,剩下的小吏,在偏桌。这时候周放一杯酒下肚,扫了一眼那边主桌,他看到了楚弦,看到对方和诸多官员交谈喝酒,他心中的怨恨和嫉妒就仿佛一团火,烧了起来。

    而且这一团火是越烧越旺。

    自然几杯酒下肚,有了醉意,周放便有些管不住嘴了,当然他也保持了一丝清醒,但还是不经意间,表露出了对楚弦的不屑,也说了不少针对楚弦不信任和不服的话语。

    酒桌上的话,有人是听听就算,不会当真,但也有那种有心人,暗暗将这细节记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