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八十一章 沈子义请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周放能放下之前的芥蒂,放下心中的嫉妒和怨气,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在巡查司当差,那么就算短时间内得不到升迁,但不出一年,崔焕之念及旧情肯定还是会提拔这个周放。

    不过楚弦这一次当众责罚周放,也是在间接的将周放将来的‘仕途’彻底的断送掉了,因为只要眼睛不瞎,都知道周放做的那些下作的事情,虽然不算什么大过错,但这种连一点隐忍都不懂,连一点大局观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将他提拔起来。

    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那只是针对大才之人。

    他周放是大才吗?

    所以周放是彻底的完蛋了,可怜对方还不自知,估摸现在还幻想着将来得了势会如何报复自己。

    当然,也仅仅只是幻想一下。

    他在楚弦眼里,只不过是一枚棋子。之后楚弦便将这些杂念摒除,开始继续思索案情细节。

    下午的时候,有人送来一张帖子,楚弦打开一看,居然是沈子义送来的。

    沈子义的事情,楚弦也在信中与崔焕之说清楚了,就以楚弦的判断,御史被害一案,和沈子义,乃至于军府司马都没有任何关系。

    之前所谓沈子义和王御史的冲突,楚弦也查过,根本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小事。

    上次胧月阁,楚弦帮了沈子义两次,后者倒也是说到做到,说过要请楚弦吃饭,这一次果然就送来到了帖子。

    显然,沈子义是想要结交楚弦。

    楚弦想了想,便让戚成祥告诉送贴的人,说自己会准时赴宴。

    不说可以通过沈子义,打听一下赵安还有王御史的情况,就算是没有这个目的,那沈子义倒也值得一交。

    既是赴私宴,楚弦自然不会穿着官服去,本来他连戚成祥都不打算带着,但戚成祥知道楚弦要去赴宴,说什么也要跟着。

    楚弦拗不过他,知道戚成祥是怕自己有意外,所以也就让戚成祥换上一身便服,佩刀也不用带,但介于上一次的经历,戚成祥留了个心眼,他将一把精钢匕首藏在袖中,若是遇到危险,也能派上用场。

    这一次沈子义请客的地方还是胧月阁。

    这算是楚弦第三次来这种风月之地,前两次都是为了查案,这一次,只是单纯的吃饭,心境自然和之前不同。

    难得的是,门口迎客的伙计还记得楚弦,看到楚弦来了,急忙是上前相迎,而且明显可以看到眼中的畏惧。

    这也难怪,前几日晚上发生在胧月阁的大事凤城上下谁不知道,这伙计是亲眼看到的,当时连军队都出动了,就是这位小爷,面对那杀气腾腾的赤金军居然是面不改色,要知道当时其他人早就吓的两腿打颤了。

    进了大堂,楚弦就看到了沈子义。

    后者身边没有了上一次见到的那么多纨绔子弟,只有两三个人,而且都是和沈子义一样,仪表堂堂。见到楚弦进来,沈子义哈哈一笑,走了过来。

    “楚兄你可算来了。”

    楚弦一笑,道:“沈兄你请客,哪里有不来的道理。”

    两人年纪上实际上相仿,但要说成就,沈子义显然是远不如楚弦,他现在最多是有文才之名,还没有考上榜生,而楚弦,已经是官位在身,若沈子义不是军府司马的儿子,怕是根本没有资格与楚弦结交。

    当然,反过来也一样,如果楚弦没有官位,哪怕他只是榜生,也不可能被沈子义这种官家纨绔子弟看重。

    任何时候,实力都是第一位的。

    戚成祥之前沈子义也是见过,沈子义也没有因为戚成祥只是一个护卫而小瞧于他,反而是十分认真的打招呼,光是这一点上看,沈子义就不简单,之后他便开始介绍身边几个人。

    这几个人楚弦都有印象,上一次属于沈子义身边的纨绔子弟,这一介绍,也是落实了楚弦的猜测,这几人要么是军府参军的公子,要么就是武门监丞的公子,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更有一个,还得了官位,乃是从九品的文官。

    显然这些人都是沈子义这圈子里的,而在楚弦看来,这些‘纨绔’实际上并不像外界所传那般‘不堪’,甚至说,这些人,任何一个拿出来,都是要文采有文采,要学识有学识,要修为有修为,良好的家教和培养,就可以造就出不凡之人。

    按照他们的话说,吃喝玩乐只是他们无聊时偶尔为之的事情,大部分时间,这些纨绔子弟讨论的还是正事。

    例如治国之法,律法,谋术和各种技艺,甚至在琴棋书画上,他们都有一定造诣,这和市井所传,纨绔子弟皆是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传言根本不符。

    显然底层之人对他们是有偏见的。

    楚弦虽是寒门出身,但却没有这种偏见,因为楚弦比谁都知道,寒门出才子,也出败类,豪门也一样,甚至豪门出的才子会比寒门更多,纵观天唐圣朝文武百官,真正的寒门子弟又有多少?

    少数一些底层之人,明明吃不饱穿不暖,却不思进取,那些懒汉成天在门前无所事事的晒太阳,要么出没赌坊牌棺,要么好吃懒做,但同时还在抱怨天道不公,凭什么那些富家子弟就可以衣食无忧,就可以大手花钱,吃最美的酒,玩最美的女人。

    这种纨绔子弟有,但不可代表全部,那些官家出身家教深厚的文人子弟,才是挑起一朝重担的中坚力量。

    这一次众人吃饭,没有喝酒,而是喝茶,沈子义这一帮子人,疯起来那是让人瞠目结舌,但正经起来,那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反倒是让人不适应。

    山珍下肚,清茶过喉,楚弦才知道,沈子义除了要答谢自己之外,还抖出了不少赵安的黑历史。例如赵安夜夜笙歌,不知祸害了多少清白女子,又例如赵安喜好收集珍宝字画,别人家若有他看上眼的东西,会用尽各种方法买来、骗来、夺来,存放到他的‘珍宝阁’内,用作炫耀的资本和与人的谈资,在凤城纨绔子弟圈子里,赵安的‘珍宝阁’那是大大的有名。

    有些事情,能瞒得过官员,能瞒得过百姓,但未必能瞒得过这些纨绔,此刻桌子上的佳肴才吃了一少半,楚弦已经是吃不下了。

    不是他不饿,而是被气的。

    赵安做的恶事,比方顺说的还要多一倍,光是家破人亡的惨案,就不下三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