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八十五章 大胆猜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键,或许就在王赞给的这个城门出入纪录的文册上。

    这上面不可能有凶手或者是关于御史被害一案的线索,但绝对是有最近几年,官员出入凤城的所有记录。

    其中,必然包括被害御史王贤明。

    一直以来,楚弦都有一个疑问,作为监察御史,而且是一位有着近二十年仕途经验的老御史,这死的,也太憋屈了。王御史的官术,必然是在现在的自己之上,感知力必然更强,什么样的杀手,能将他瞬间击杀,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

    这里面疑点太多了。

    这让楚弦很想深入的了解王贤明这位监察御史,之前的卷宗十分片面,所以楚弦想看看,这些年王贤明都在做什么,有没有去隋州各地去暗访探查。

    出入城门纪录的文册里,楚弦快速查阅,果然,最近三年时间里,御史王贤明居然有过数十次出入城门的纪录,或许对于那些贩夫走卒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但对于官员,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和其他官员比起来,王贤明出入城门的次数要多了数倍,而且将每一次出入的间隔进行筛选之后,去掉当日出入的纪录,只看那些出入间隔较长的,如此一看,王贤明出城到回城时间间隔超过三天的,占了大多数,甚至有一年,王贤明大半年都在外面跑。

    这一点异常在别人眼里,或许并不算什么线索,充其量只能证明王贤明是一位好官,大部分都在隋州各地体察民情。

    但楚弦并不是这么想,因为就在王御史被害的一个月之前,他还在保持着经常出入城门的纪录,哪怕只是当天出当天回,也都有,可王御史被害前的一个月内,居然是没有一丁点出入城门的纪录。

    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要么王贤明身体不适,休息了整整一个月,乃至于他连城门都没有出过,要么,就是因为某种原因,王御史无法出去。

    这个时间点极为特殊,因为楚弦之前在御史府探查时,就发现御史府内的花卉园林池塘之水,也是在王贤明被害之前一月就停止了打理。

    一个大胆念头和猜测瞬间出现在楚弦的脑海当中,如果假设王御史在被害之前一个月就已经被软禁,那么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只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大的能耐,敢软禁控制一位监察御史,有能力控制和软禁一位监察御史?

    要知道这件事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做到的,御史府那么多下人,护卫,难道说都被买通了?还是说,早在之前,就慢慢被换了另外一波人,换成了监视御史的人,所以事后讯问那些下人和护卫,这才没有任何线索,这才能滴水不漏。

    楚弦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要证明这件事也很简单,那就是找一个熟悉御史府下人和护卫的人,去辨认一下就好。

    深吸了口气,楚弦叫戚成祥进来。

    “戚刀长,麻烦你跑一趟城卫军营,去请王都统来。”

    王若雨从小在御史府长大,长史府能收买其他人,但绝对没法子收买王若雨,让她来辨认御史府的下人和护卫最是保险。

    因为楚弦很着急,所以王若雨是连夜进城,这件事楚弦本打算通知崔焕之,却没想到崔焕之并不在,李严吉也不在官邸,一问才知道是去查案。

    楚弦也想起来,昨日楚大人找到他,说是发现了一个线索,要去亲自查探,估摸是还没回来。

    楚弦不能干等着,于是他当机立断,以执笔官之名下令传唤御史府的下人和护卫立刻赶来,配合查案。

    由于已经入夜,所以不少人都是颇有微词,觉得明天再办这件事也可以,为何非要半夜折腾人。

    不过半个多时辰,院子里已经是挤了十几号人,王若雨来了,倒是没有任何微词和不满,毕竟这是在查她父亲被害一案,楚弦将情况与她讲出,她便开始辨认起来。

    只不过,结果却是否定了楚弦之前的猜测。

    这些下人和护卫,就是原本御史府的人。

    这些人,短的进入御史府有半年,时间长的,足足有五六年,甚至有一个老管家,跟了王御史将近二十年,就算是长史府的人,也不可能布局这么早。

    他们的说辞都一样,之前就审问过,要么他们是提前串供,早就想好了说辞,要么就是问心无愧,根本没有问题。

    总之楚弦推测王御史被软禁的猜想,并没有什么证据来证明。

    而找来负责园木花卉修缮的奴仆问话,后者所答,御史府静心园的花草,早就是由王御史亲自来打理,至于池中之水,也是御史被害之前一个多月的时候,王御史亲自交待,说他养了几尾珍鱼,不让往里面注水。

    楚弦仔细回忆,疏于修缮的园木花卉的确只是在那静心园,也就是说,是王御史自己疏于打理。

    当然也可能是那奴仆撒谎。

    依旧是没有问出个所以然,这些下人奴仆的回答可以说是滴水不漏,楚弦一时之间有些头疼,这一步若是走不通,御史被害一案依旧是难有突破。

    这段日子,崔大人也是脸上没有笑容,时间拖的越久,压力越大,而且听说提刑司那边已经有了一些进展,至于是什么,巡查司这边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位提刑司的老推官孔谦绝对不简单。

    崔焕之和孔谦,说起来是竞争对手,就看谁能先将御史被害一案查个水落石出。

    因为提刑司和巡查司在一个官邸混住,所以今天晚上这般阵仗也是看在提刑司眼中,一个提刑司的官员路过门口的时候,摇头道:“大半夜的也不让人安生,查案断案,那是需要日积月累的,就你们这种查法,跟个无头苍蝇一样,能查出来才怪。”

    对于竞争对手的冷言冷语,这些日子楚弦可是听过不少,不过对于这种话,楚弦早已经是免疫。

    此刻楚弦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或许王御史根本没有被软禁。

    这时候一个小吏捧着几本询问记录文册走过来,对着楚弦道:“执笔大人,御史府的下人和护卫这一次传唤来十八人,都已经询问完毕,这是问询笔录,那个,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是不是让他们先回去?我看一位老先生年岁已经不小,怕是经不住这么折腾啊。”

    就连巡查司内的自己人都对楚弦这种连夜问询颇有微词,楚弦无奈,只能是一边点头,一边接过文册随手翻看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