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章 倒霉的沈子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于丁家被灭门之案,李严吉告诉楚弦,这案子,实际上崔大人也早有关注,更是暗中查探过。

    丁家世代经商,有酿酒坊,但主业是书画买卖,丁家家主好酒,更喜收集名人字画,这和很多富商的爱好都一样,这些都是崔焕之查探出来的,此刻楚弦也从李严吉口中得知。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做出丁家的惨案的人,若无意外,就是那个赵安所为。

    “崔大人对这件事也是十分无奈,明知道是赵安犯的案子,但偏偏就是没有证据,人证、物证,什么都没有,只能说,那赵安运气好,有赵仁泽这么一个老爹帮他擦屁股,偏偏擦的那叫一个干净,别说屎星子,就是臭味都没有,憋屈啊。”谈到这件事,李严吉也是满脸气愤,甚至是说了几句粗俗之言。

    楚弦笑着点头。

    丁家的案子,的确是如此,但实际上巡查司这一次来查案,不是查丁家的案子,而是御史之案,眼下御史之案已经是有了眉目,再去探究丁家灭门一案,就有些不合规矩了,除非是上面下令巡查司去办这案子。

    “李大哥,别喝了,歇会儿吧,若无意外,天一亮,怕就要正式堂审,到时候崔大人也肯定会陪审,御史被害一案,很可能就要水落石出了。”楚弦劝了一句,当下三人是将杯中之酒扫尽,然后各自去休息。

    只是楚弦注定没法子好好睡一觉,天快亮的时候,又出事了。

    楚弦只听说,沈子义被凤城城府衙司给抓了。

    听到这个消息,楚弦立刻就去找崔焕之,而崔焕之也听说了,显然,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沈子义是圣朝三品中书令萧禹的外甥,崔焕之的靠山就是这位萧禹萧大人,当然是要了解情况。

    这一了解才知道,沈子义昨夜与路人殴斗,被巡城的军卒都抓起来,结果再衙司当中,从沈子义身上搜出了王贤明御史的一幅画。

    画是王贤明御史亲笔做所,画上是一个女子,题中所言,为爱女,那就是王贤明的千金王若雨。

    众所周知,王贤明御史在一月之前被害,他的画作为什么会出现在沈子义身上,这一下沈子义说不清楚,此刻是暂时被收监,马上就要堂审。

    崔焕之是眉头紧锁,而楚弦则是想到了他探查御史府时,注意过王贤明御史书房之内墙上少了的一幅字画,若无意外,那少了的字画,就是沈子义身上的那个。

    “栽赃陷害!”崔焕之冷哼一声,楚弦也是点点头,这种伎俩能瞒得过别人,但如何瞒得过他们两个。

    “这一招棋,怕是对方早有算计,这件事还得去问问郭肃,看看那一画,究竟是什么时候不见的。而且栽赃之人必然不知道,御史一案已经有突破进展,若是有,怕是也不会画蛇添足。”楚弦开口说道。

    显然他们两人都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在这时候栽赃沈子义,但只要略微一想就知道,栽赃沈子义是有好处的,沈子义若是落了罪,必然牵连其父,军府司马沈敬宗,甚至可以通过这件事往沈敬宗身上泼脏水,若是能将其拉下马来,估摸有些人就会高兴了。

    甚至,这件事还涉及到上层的争斗。

    两人赶往衙司,巡查御史要见入监人犯,自然是可以,等到楚弦和崔焕之见到监牢当中的沈子义,才发现这位纨绔子弟此刻已经没有了平日的张狂傲气,耸拉着脑袋,正在唉声叹气,看到楚弦,沈子义才眼睛一亮,急忙在牢里起身。

    “楚兄,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你听我说,我是被冤枉的,昨天喝多了,结果被人无缘无故揍了一顿,我想明白了,那人肯定是被人指使的,还有我身上的画,我真不知道是谁塞给我的,之前我身上根本没有,以前连见都没见过啊。”

    沈子义还想再说,楚弦连忙阻止了他。

    “沈兄,你先别急,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巡查司御史崔大人。”

    楚弦这时候说道,沈子义一听,更是激动:“见过崔大人,我真的是冤枉啊,你是巡查御史,可得为草民我做主,肯定是赵安那王八蛋设计陷害我,他倒好,装模作样的投案,却是什么大罪都没有,现在反倒是要将那最大一盆脏水泼给我,他想都别想。还有啊,我这人虽然也读书,但并么有收集字画的嗜好,反倒是赵安那混球喜欢附庸风雅,楚兄,我昨日与你说的珍宝阁,就是赵安存放他收藏珍宝字画的地方,所以肯定是他害我。”

    崔焕之是哭笑不得,但没法子,这位小爷可是萧大人的亲外甥,如果真的是被人陷害,他崔焕之绝对不能置之不理,要知道,这件事闹不好,怕是要弄出大事情的。

    “沈子义,你且放心,若你真的没有做过,谁都别想诬陷栽赃你。”崔焕之这时候和沈子义说道。

    就在这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却是冷笑道:“是不是栽赃陷害,不是谁说了就算,那得证据说了算,崔大人,一会儿就要堂审,你若是想来,也可旁听,便是监审,那也没关系。”

    楚弦一看,这来人正是凤城府令,正六品,此人显然是听命于长史府,而长史和军府司马历来不合,所以他显然也不在乎得罪沈敬宗。

    崔焕之懒得和对方多说,只道:“既是和御史被害一案有关,那本官必然是要监审,不光是本官,提刑司推官孔大人也会监审。”

    说完,带着楚弦离开。

    临走的时候,楚弦对着沈子义做了稍安勿躁的眼神,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领会意图。

    出了门,崔焕之想了想道:“楚弦,若无意外,今日御史之案,应该就要水落石出了,那凤城府令还不知昨夜抓捕郭肃之事,所以无论是谁栽赃沈子义,只要孔大人提审郭肃,亮出证据,沈子义便可无罪,毕竟仅仅凭借那么一幅画,就想定罪,那是天方夜谭,想来对方也不是真的要给沈子义定罪,只是要借机影响军府司马,又或者,对方手里还有其他伪造的证据,要在堂审的时候亮出来,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孔大人能让郭肃认罪,沈子义同样安然无恙,诬陷沈子义的人,怕是都连伪造的证据,都不敢拿出来。”

    楚弦一想,也知道是如此,但又一想,楚弦突然道:“可是,倘若郭肃不认罪,又或者说,万一王御史不是他杀的,又该如何?”

    崔焕之这一下愣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