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一章 文义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说的这种可能,是存在的。

    那就是最后若是无法证明郭肃作案,又或者对方拒不认罪,又该如何?

    因为任何事情都可能存在变数,尤其是这件案子,目前崔焕之所掌握的证据,只能证明郭肃有杀人动机,也有能力杀害王贤明,而且他也的确开始用毒药控制软禁王贤明,这一点,都得到了证明,据说提刑司已经是搜查了郭肃的住所,找到了一本毒经,一些用来腐蚀和麻痹肉身的毒药。

    这种毒药无色无味,属于物证,再加上郭肃城外杀人灭口的举动,定罪已经是必然。

    不过这些,实际上都不算是直接杀害御史的罪证,估摸到时候堂审当中,还得有一番交锋,但这种情况下,人犯认罪只是早晚的事情,因为诸多证据已经可以达到用刑逼供的条件,只要是郭肃做的,他总会开口承认的。

    可万事总有意外。

    崔焕之点了点头,也是眉头紧缩,沈子义若是被人栽赃,假设栽赃他的,就是长史府,那么以长史府做事滴水不漏的风格,可以说后续那是有一系列的‘铁证’的,如果郭肃拒不认罪,沈子义就有些麻烦了。

    一旦给沈子义定了罪,可想而知,到时候三品中书令萧大人会是何等的雷霆震怒了。

    那位,可不光是三品官员,人家还是道仙之尊,位列仙官,首辅阁的成员,可以决定天堂圣朝命运的大人物之一。

    最重要的是,萧大人是崔焕之的后台靠山,崔焕之当然不能让允许萧大人的外甥被人诬陷,尤其是,已经确定沈子义是被人诬陷的前提下。

    无论于公于私,都不行。

    崔焕之和楚弦都知道这件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至少,绝对不能让沈子义被定罪。

    这个时候,前面一些骚动,楚弦一看,在衙司门口,有一队军卒赶来,都是盔明甲亮,杀气腾腾,后面是一骑官员,看穿着和腰间的龟形官符,楚弦知道,沈子义的老子来了,这位就是隋州军府五品司马官,沈敬宗。

    而在沈敬宗后面,还有一驾马车,这时候停下,几个女子扶着一个颇有威严的妇人走了出来。

    崔焕之见状,眉头一跳,急忙迎了上去。

    楚弦也是无奈一笑,他知道这位妇人来头很大,沈子义的母亲,沈敬宗的夫人,也是萧禹中书大人的亲妹妹,萧平萱。

    不用问,沈子义出了事,他父母双亲肯定要来,估摸还要在堂审旁听,看起来今天的堂审,怕是要热闹了。

    而等到崔焕之陪着萧平萱和沈敬宗两人进去之后,外面又来了一队人,楚弦一看,州长史,赵仁泽也来了。

    “越来越热闹了。”

    楚弦没有跟进去,而是独自一人走了出去,这几日各种事情压的楚弦都有些透不过气,凤城的几个案子,在楚弦看来,最关键的实际上并非是御史被害一案,而是丁家灭门之案,还有,王御史的尸首经过仵作验身,已经火葬,这分明是在毁灭证据,但又能如何?便是追究这件事,最多是让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人物丢官,到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但王御史尸首被匆匆火葬这件事,楚弦来凤城之前就已经知晓,后来崔大人来了,提审郭几次验尸的仵作,对方每次都咬定和验尸卷所记的情况一样,只可惜这个线索断了,否则若是有王御史的尸首在,肯定还有发现。

    就在楚弦沉思的时候,对面有人叫他,楚弦抬头一看,却是东城门令王赞。

    楚弦一笑,上前道:“王大人,这几日多亏你帮忙。”

    楚弦说的是实话,这一次来凤城查案,若没有王赞仗义出手,当初连方顺都未必能抓到,对方的确是帮了不少忙。

    王赞则是连连摇头:“楚大人言重了,凤城一些人所作所为太过猖狂,换做是谁,都会仗义出手,这是为了公道。”

    说完,王赞又问:“楚大人,现在案子可有眉目了?”

    楚弦叹了口气,将郭肃之事道出,王赞听的是目瞪口呆,面色一变,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啊,居然是御史府的管家。”

    说完,居然是有些出神。

    楚弦眉头一皱,王赞的反应有些奇怪。当下,楚弦心中一动,将沈子义被抓起来的事情也道出,王赞听完,只是一脸冷笑:“城府衙司根本就是胡闹,沈子义怎么可能是杀害王御史的杀人凶手。”

    “怎么就不可能?”楚弦这时候反问了一句,王赞神色不变,看了楚弦一眼,道:“沈子义此人做事有底线,不会那么出格,况且也没有动机,这一点想必楚大人比我更清楚。”

    “那倒也是!”楚弦点头,接下来,居然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前面走着,走到一座石桥前时,楚弦看到前面一个贩卖书画的铺子开业,下意识问道:“这铺子,前几日不是还关着,这么快就又开业了?”

    王赞看了一眼,开口道:“这铺子,便是一年前被灭门丁家的产业,应该是被官府回收,然后重新卖了出去,哎,又是一笔黑心钱,不知道又进了哪个贪官污吏的腰包。”

    看得出来,王赞对凤城乃至隋州的官场,早就有些不满。

    楚弦看了看王赞,喃喃道:“丁家的产业?哦对了,李大哥的确说过,丁家虽然经营酒肆酿酒坊,但主业实际上是收售字画。”

    说完,看了看那铺子的对面,是一个‘文义行’,这算是一个半官家的典当行,会拍卖一些名人字画之类的,用来充实官库,接济灾民等义举,所以叫做文义行。

    楚弦这时候迈步走了过去,王赞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这个‘文义行’,只见里面颇为宽敞,墙上挂着不少名人字画,进门一股纸张墨香,很是清新怡人。

    “楚大人,此处有时的确会有一些上品,甚至是孤品字画,不过要碰运气,若楚大人能在凤城常住,倒是可以时常来关注一下。”王赞这时候说了一句。

    楚弦一愣,便问:“若有好的字画,我也能来出价拍卖吗?”

    王赞一笑:“那当然能,无论官家百姓,还是贩夫走卒,都可以出价拍卖心仪之物。”

    “哦!”

    楚弦这时候扭头看了看身后对街原本属于丁家的书画铺,突然是灵光一闪,当下是叫来这文义行的管事,亮出了官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