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五章 拒不认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的沈子义,对老推官孔谦已经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对方不光是两三句话就将自己身上的嫌疑给撇清,还真的将御史之案的背后隐藏的真相给挖了出来。

    了不得啊。

    孔谦看了一眼沈子义,倒也没有在意是谁询问,而是道:“相信诸位心中都有这个疑惑,说实话,为何郭肃要隐忍二十年才报仇,这个事情,也曾经难住了我,也是那晚我和崔焕之大人探讨案情,他的一番分析让我茅舍顿开。”

    那边崔焕之一笑:“便是崔某不说,孔大人也必然能推断出来。”

    “崔大人过谦了。”孔谦一笑,然后又正色道:“查案追凶中有一法,代入凶徒之身份,思其所思,想其所想,当时崔大人便说,倘若他是郭肃,面对杀子之仇人,会怎么报复?有的人仇不隔夜,当下就要报复回去,而有的人则不一样,喜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杀我儿子,我就杀你女儿,而且要在同样的年纪,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对方感同身受,郭肃便是这一类人,他处心积虑二十年,就是为了等王御史的女儿王若雨年满二十,再下杀手,他也想让王御史,感受丧子之痛,感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凉。”

    众人一听,都是大吃一惊。

    仔细一想,又觉得这个推断十分合理,尤其是对那种做事情极为规律的人更是如此,此刻,不光是堂上的这些官员大人们,就是那些小吏,那些军卒,以及堂外围观的百姓,都被孔谦的案件推论给吸引住了。

    因为他们好奇。

    本来对这案件不怎么了解,但经过孔谦这么一讲述,加上各种证据佐证的推论,那吸引力是相当大的,就像是在听茶馆说书先生讲的故事一样,甚至更加吸引人。

    尤其是有一些认识郭肃的人,更是恍然大悟,因为按照郭肃的性格,会这么做也是在情理之中。

    那边郭肃也是面露惊讶之色,显然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将自己的心思都推断出来,的确是了不起。

    这时候孔谦背着手,走到郭肃面前,道:“郭肃,你本来是打算在王若雨年满二十岁时杀了她,而且是当着王御史的面,可人算不如天算,王御史之前也察觉到了危险,又或者是天意使然,他将女儿王若雨送到了城卫军营,这件事,根本无人知晓,当时便是负责查案的衙司都不知道这件事,你自然也不知道,你只知道,找不到王若雨了,找不到她,你就无法按照你所想的方法复仇,是也不是?”

    此刻孔谦逼问郭肃,后者面露惊讶,显然是被说中了想法,不过这郭肃也没否认,冷笑一声:“不错,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也的确没想到王贤明如此狡猾,竟然将王若雨送到了城卫军营里。”

    “你承认就好。”孔谦又道:“这二十年时间,你也没有荒废度日,这一点便是本官也是相当佩服你,二十年前,你已经四十九岁,已经过了武道锻体的年纪,所以你不修武道,而是找了一门道家功法修炼,勤学苦练,居然是让你修成了出窍境界,还将御火之术运用的那般熟练,昨晚巡查司执笔官楚弦也怀疑御史府内问题,便找来王御史的女儿,如今为红羽骑兵营副都统的王若雨连夜来辨认,却没想到,这正合你意。之后,你带人追击王若雨,在城外五里坡林地,杀了王若雨的护卫军卒,就在你要杀王若雨的时候,楚弦察觉到不对,带着护卫赶去营救,这才救下王若雨,当时你丧心病狂,居然连九品执笔官都要杀,好在崔大人施术救人,我也趁机将你捉拿归案。”

    郭肃此刻冷笑道:“只恨贼老天不帮我,没有让我杀了仇人之女。”

    “荒谬!”孔谦大怒,喝斥一声:“王御史以官位,行职责之权,在证据确凿之下判了你儿子死罪,你居然因此迁怒王御史,更是怀恨二十年,处心积虑害人,而且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死不悔改,实在是心术不正。”

    郭肃却丝毫不惧,同样怒吼道:“你懂个球,我儿子就是被王贤明冤枉死的,我郭肃不是不知好歹不懂律法之人,若我儿子真的违法乱纪,杀人越货,那他该死,我郭肃绝无二话,但我儿子,真的是被冤枉的,王贤明当时听信谣言,没有查实证据就判了我儿死罪,他是枉顾人命的恶徒,可惜,这恶徒最后没有死在我手里,我死不瞑目。”

    孔谦听罢愣了愣,思谋一番,随后面色一变。而那边赵仁泽一拍桌子,起身道:“郭肃,你休要狡辩,之前你都承认下毒谋害王御史,之前更是杀人未遂,这是很多人都亲眼目睹的,你居然还说你没有杀王御史,看起来,不用刑,你这恶人是不会说实话的,来人……”

    “等一下!”孔谦这时候开口阻止:“赵兄不要急,还不到用刑的时候,况且,我一直认为,严刑逼供不可取。”

    赵仁泽眉头一皱:“孔兄,我知道你讲究真凭实据,以理服人,但那也分人,对待郭肃这种死不悔改的恶徒,不用刑,他怎么可能说实话?”

    那边凤城府令也是点头附和:“赵大人说的对,对付这种十恶不赦的凶徒,不用刑,他们绝对不会老实,不光是这老头,还有那些护卫,御史府的下人,都得严刑逼供,主犯不说,从犯也会开口的。”

    听到这话,郭肃哈哈大笑:“你们当官的,也就这点本事了,当年我儿子便是被王贤明屈打成招,你们想用刑?来啊,看我会不会认罪。”

    “放肆!”赵仁泽开口训斥,当下就有几个军卒上前要按住郭肃。

    孔谦这时候摆摆手,让军卒退下,然后看着郭肃道:“你下毒软禁王御史的那一个月,必然是在寻找王若雨的踪迹,可你找不到,而你又不可能一直软禁一位监察御史,多一天,都会增加被发现的可能,所以你一不做二不休,杀了王御史。”

    郭肃冷哼一声:“下毒的事我认,软禁的事我也认,追杀王若雨也是我做的,这些我都认,但王贤明,不是我杀的,我不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