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六章 重提旧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孔谦眉头一皱:“都到了这时候了,你又何必否认?”

    郭肃则是抬头看着孔谦道:“孔大人,我敬你为人,也佩服你推案的手段,你说的对,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若是我做的,又何必不认?但事实是,王贤明的确不是我杀的,这件事,我也十分纳闷,究竟是谁,在我之前杀了王贤明的。”

    孔谦此刻眉头紧缩,没有再问,而是细细思索,将整个御史案的经过和细节都梳理一遍,然后突然道:“王贤明,真不是你杀的?”

    “不是。”郭肃正色道。

    这一刻,孔谦面色变了几下,那边崔焕之似乎也想到了什么,面露惊容,然后和孔谦对视一眼。

    显然两人都知道,都到了这个时候,郭肃身上的罪名已经足够多,多到足以砍他的脑袋,一般若是他做的,便不会再否认。

    除非,是真的不是郭肃杀的王贤明。

    而且只要将一些细节思索一下,就知道,王贤明还真有可能不是郭肃杀的,就说一点,如果是郭肃做的,又何必砍掉王贤明的脑袋?是为了报复郭肃儿子也被斩首,所以用同样的方法复仇?就算如此,也应该找一个无人的地方,悄悄的杀人,干嘛要在御史府,弄的满城皆知?这不是给自己身上招惹麻烦?

    这本身就不合理。

    难道说,这案子还另有隐情?

    如今事情陷入了一个难点,人犯拒不认罪,那这案子就没法子了结,虽然可以直接用刑,可看郭肃的样子,便是用刑,他也不会承认。

    这一刻,便是老推官孔谦也是陷入困境,没法子再推动案情,崔焕之也没说话,因为就说在断案这件事上,孔谦的确是高他一筹,现在这情况,崔焕之同样难有作为,所以也是默不作声。

    这时候赵仁泽给凤城府令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却是直接取下桌上令签丢在地上:“来人,疑凶郭肃谋害御史证据确凿,拖下去打三十大板,看他招是不招。”

    孔谦一愣,就要阻止,但那府令却到:“孔大人,毕竟我现在是主审,疑凶拒不认罪,按照我朝律法,那就是要用刑的,这一点,还请孔大人不要阻止,毕竟,你我都是为了尽快查明真相,还王御史一个公道。”

    孔谦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坐了回去,继续翻看卷宗,查找疑点,显然,他知道这案子还有未解之谜,只要发现,解开,就可以探明真相。

    崔焕之也没有阻止,这时候用刑,合乎规矩,也没有理由阻拦。

    很快,郭肃就被拖下去行刑,打完之后是拖上来的,其裤子上已经是被血染红,看上去触目惊心,围观的百姓胆子小的,都叫出声了。

    三十板打下去,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多半都会招供,但郭肃居然全程一声不吭,咬牙硬挺,此刻虽然是面色苍白,冷汗直流,却是依旧不认罪,不承认是他杀了王贤明。

    “继续用刑!”府令气急败坏:“本官便不信,这凶犯不招供。”

    堂外的楚弦也看不下去了,他知道,再用刑,郭肃怕就扛不住了,对方年岁本就大,虽是出窍境界的修士,但肉身却和普通人无异,最重要的是,楚弦知道郭肃虽然做了不少恶事,但还真不是杀王贤明的真凶,所以此刻是当机立断,拨开人群,走入堂内。

    “诸位大人,楚弦有话要与崔大人说。”

    众人一愣,若是普通人,这就是扰乱公堂之罪,但楚弦不是普通人,那是巡查司执笔官,正九品,所以便是那凤城府令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崔焕之,那意思是说,这是你的人,你问问这是要干什么。

    崔焕之起身走过去,楚弦与其耳语几句,崔焕之面色一变,仔细看向楚弦:“此事非同小可,若是弄错,你官位不保,还是弄清楚再说。”

    楚弦摇头:“崔大人,再用刑,郭肃必死,他一死,御史一案便盖棺定论,真的弄错,楚弦愿一力承担后果。”

    崔焕之则是叹了口气:“我明白了,真的弄错,我和你一起承担。”

    说完,崔焕之冲着众人道:“御史被害一案,或许另有隐情,本官建议先将郭肃押下去候审治伤,因为我要再审一案,或许,这件案子弄明白了,御史一案也就水落石出了。”

    众人不解,赵仁泽眉头紧皱,凤城府令则是犹豫要不要阻止,孔谦却是微微一笑:“崔大人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孔某也想看看崔大人如何审案。”

    那边军府司马沈敬宗和他夫人萧平萱则是没有说话,但显然,他们很好奇崔焕之这个新晋的巡查御史要做什么。

    对于崔焕之,有人不屑,有人看重,也是因为崔焕之以前只是名不见经传,此刻居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成了实权在握的巡查御史,有人期待,也有人想看他笑话。

    此刻楚弦也是在堂内混了一个座位,之前楚弦就已经安排下面的人将一些有关的卷宗收集起来,此刻崔焕之下令之后,就有新的卷宗被带了上来。

    众人一看,都是面色一变,尤其是赵仁泽,极为不悦,冷声道:“崔大人,你这是做什么?这案子,又和御史被害之案有什么关系?”

    那边凤城府令也是一脸不屑,开口道:“崔大人,这丁家灭门之案,乃是一年前的旧案,现在咱们审的是御史被害一案,两者风马牛不相及,你是搞错了吧?”

    孔谦也是看向崔焕之,等待崔焕之的解释。

    崔焕之神色泰然,此刻他的官势,丝毫不比之前孔谦差,自有一种威严,等他环视一圈,这才开口道:“王御史被害之前,曾上书察院,提起过那丁家灭门之案,更是表明,查到了一些线索,而之后,王御史便被害身亡,所以这丁家灭门之案,和御史被害一案,必有联系。”

    凤城府令则是阴阳怪气道:“可笑,刚才孔大人都将御史之案审明白了,就是郭肃因为二十年前的旧案心怀怨恨,这才报复王御史,这件事铁证如山,和丁家灭门之案又有什么关系,我看,崔大人你还是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还是继续刑审那郭肃才是正事。”

    崔焕之则是正色道:“我为巡查御史,如何查案,莫非还要征得你府令同意才可?你不同意,本官便不能查案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