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七章 楚弦述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府令一愣,已经是满脸不悦,当下是冷笑道:“行,既然崔大人要耍这官威,那你就审,本官看你能审出什么花来,当年丁家之案,就是一个无头案,你能审出什么才怪。”

    崔焕之也懒得搭理对方,而是指着桌上卷宗道:“这卷宗乃是楚执笔后来整理出来的,原本的卷宗已经在数月之前,毁于一场火灾当中,楚弦,这案子你最清楚,你来说吧。”

    那边凤城府令更是不屑,冷声道:“一个小小九品执笔,居然让他在公堂主述,巡查司果然是没人了。”

    面对这种冷嘲热讽,无论崔焕之还是楚弦都是面不改色,崔焕之倒还好,但楚弦的表现却是让不少人心中点头。

    孔谦一脸爱才之色,因为他知道,像楚弦这般年纪,刚刚入仕才不过一个月,就能有如此心境和沉稳,当真是罕见。

    他自然不知道,楚弦实际上已经是仕途老油条了,比这更大的场面都见过,这点场面又如何能吓住他。

    楚弦此刻正了正衣冠,然后直奔主题。

    “一年前凤城经营字画买卖和酿酒坊的丁家满门遇害,全家包括家丁奴仆十五口,一夜毙命,当年卷宗被烧毁,包括仵作验尸的纪录,所以无法探知丁家十五口的死因……”

    楚弦刚说到这里,那边凤城府令便道:“这案子,当年也是本官审的,丁家十五口,都是死于刀伤,行凶之人显然懂得武道刀法,基本是一刀毙命,杀人之后,将丁家中的金银财物席卷一空,明显是流寇贼匪作案,应该是早就有所计划,杀人劫财之后就溜之大吉,这种案子如何去查?你们巡查司有本事,那倒是查查看啊。”

    楚弦一笑:“府令大人好记性,相信一年之前,凤城衙司也是仔细查办过,而这案子之所以没有告破而成了悬案,也和府令大人无关,而是因为有人故意捏造证据,欺上瞒下,这才将丁家之案定性为流寇作案,不了了之。”

    凤城府令一愣,开口道:“你说有人故意捏造证据欺上瞒下,此人是谁?本官怎么不知道?”

    楚弦这时候将一份供词取出,放在桌上:“这人,正是凤城衙司的主书官,也是府令大人你的左右手,方顺。之前,我已经将这方顺缉拿,得到了他的供词,只是却被人将方顺劫走,劫人的贼人更杀了一名提刑司神捕,可谓是嚣张无比。”

    这时候,那边赵仁泽阴着脸,皮笑肉不笑道:“楚执笔说的这件事,本官也略有耳闻,但这都是楚执笔一家之言,不说方顺的供词,便是他究竟是何原因被巡查司捉拿,此事都有待商榷,如今方顺方大人不在,甚至是生死不知,楚执笔自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因为,无人能与你对质,甚至,本官都怀疑,是不是你楚执笔,将我们凤城的主书官给怎么了,不过你也别在意,本官只是合理猜测,你若问心无愧,根本无需畏惧。”

    显然,赵仁泽这番话说的就十分的阴险,几乎是反咬一口。

    当下堂上的气氛就有些不一样了,赵仁泽这一句话已经是在质问,被一位正五品的州长史质问,光是那种官威就可以压得七品一下的官员说不出话来。

    便是孔谦和崔焕之都是眉头一皱,暗道赵仁泽这是有些以大欺小了,他堂堂正五品州长史这么以官势压制楚弦这正九品,对方就像是一只蚂蚁,想要阻拦大象的碾压,这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楚弦自然是感受到这一股强横无比的官势。

    毫无疑问,现在的楚弦根本抵挡不住。

    换做旁人,必然心神混乱,甚至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可楚弦毕竟不一般,他几乎是承受着那强大的官势,然后道:“赵大人说的在理,若是问心无愧,的确是无需畏惧。”

    借用赵仁泽的话,楚弦的官势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居然是稳住了,虽然就像是巨大海浪中的一片浮叶,似乎根本抵挡不住一次浪袭,但偏偏就是在风浪中,一直漂浮在海面之上,沉不下去。

    赵仁泽盯着楚弦,差不过两三息后,他的官势收了回去,仿佛退潮,瞬息而去。实际上就是这短短的几息时间,堂上,几乎所有官员都是冷汗直流,包括楚弦自己。

    毫无疑问,赵仁泽的官势极强,甚至他在官术上的造诣,是在场之人中最高的一个,而且听说,赵仁泽也是出窍境的修士,术法境界极高,甚至已经触碰‘神关’境界的门槛。

    这样的强者,这样的高官,应该被人敬畏。

    “总之,方顺不在,便无法证明那些供词的真实性,楚执笔你所说的推论,就只能是推论,无法让人信服。”赵仁泽说完,重新坐好,就仿佛洪钟震响之后的平静,此刻的公堂上,众人就是这种感觉。

    楚弦自然不会被赵仁泽击溃信心,相反,楚弦很高兴,因为赵仁泽的质疑甚至是这种反击,正说明这件事对赵仁泽来说极为重要。

    就像是正中蛇的七寸一样。

    所以,对方才会如此反击。

    那边崔焕之开口了,他作为楚弦上官,自然不能坐视赵仁泽以大欺小,此刻他道:“赵大人多虑了,既是推断,那就有真有假,最后还得要拿证据和事实说话,倒不如听楚弦说完,可好?”

    赵仁泽扫了一眼崔焕之,呵呵一笑:“倒是我打扰楚执笔述案了,楚执笔,那你便继续说说。”

    楚弦点头,似乎根本不受刚才的影响,继续道:“按照方顺的供词,姑且假设,那么,方顺所言,犯下丁家之案的,便是赵安。”

    一字一句,惊的堂上众人心惊胆寒,众人都看向赵仁泽。

    也怪不得刚才赵仁泽生气,因为此刻,楚弦等于是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赵仁泽的独子,换做是谁怕都难以淡定。

    这时候凤城府令一拍桌子:“无凭无据之事,也敢在公堂之上胡说,楚弦,你不怕丢官吗?”

    这一次面对斥责,楚弦却是针锋相对。

    “府令大人,丢不丢官,不是你说了算,便是我楚弦犯了官纪,自有吏部和察院来办我,接下来你且听好便是,休要再干扰本官述案。”说完一甩衣袖,噎的那府令说不出话来,随后才继续道:“方顺供出,丁家之案,包括之前几桩人命大案,都是赵安所为……”

    楚弦几乎是盯着压力,在落针可闻的大堂之内将之前审问方顺之事道出。

    众人听的那叫一个心惊肉跳,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要出大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