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八章 针锋相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所述的桩桩大案,都将矛头指向了赵安,可赵安是什么人?那是赵仁泽的独子,若是没有证据,这楚弦这执笔官也就坐到头了。

    便是孔谦也是一边摸着胡须,一边点头,先不说别的,光说这胆量,楚弦就让他欣赏无比,用孔谦的话来说,这楚弦,颇有他当年的风范。

    孔谦身后的神捕任左雄小声道:“大人,楚弦说的这些,应该都是事实,可如今方顺不知所踪,生死都不知道,死无对证,这楚弦怕是要惹麻烦了。”

    孔谦点头,但很快又摇了摇头:“我观这楚弦,不是鲁莽自大之辈,他既然敢在这公堂之上这么说,就必然有后招,看着吧,我倒是相当期待。”

    任左雄心中稍有一些嫉妒,小声道:“万一他没有后招,只是逞一时之快呢?”

    “若是那样,他官位不保,便是崔焕之,也要受牵连。”孔谦说完,便专注于楚弦的述案。

    光说述案的水平,楚弦就不一般,几桩陈年旧案,被他说的清清楚楚,条理分明,配合方顺的供词,可谓是天衣无缝。

    当然,没有方顺本人,无论再怎么精彩,都只是‘推测’,而要给赵安定罪,还需实锤证据。

    即便如此,那边赵仁泽的脸色都是越来越难看,他这反应也属正常,凤城府令也是一样的表情,更是对楚弦带着敌意,不光是这府令,下面还有不少凤城官员,都是一样,对楚弦怒目相视,仿佛楚弦是在诬陷一个好人。

    楚弦不在意这些目光,此刻道:“赵安早就窥视丁家女儿丁兰馨的美貌,更窥视丁家财产,一年前的十二月初五,赵安酒后半夜偷偷摸到丁家,将丁兰馨强暴玷污,不巧,丑事被丁家家主撞见,自然是要与赵安理论,更要抓赵安去报案。这一下,赵安起了杀心,便将丁兰馨和丁家家主用随身带着的短刀砍杀。打斗声音引起丁家人的主意,也是赵安杀红了眼,所以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最后,丁家一十五口尽数死在赵安刀下。需知,赵安从小习武,虽境界不高,但却是学了军府的‘破风刀法’,这是专门的杀人刀法,讲究一击毙命,所以才能以一人之力,杀了丁家一十五口。不过在本官看来,当时赵安身边,必有帮手,否则他就算是刀法再凶猛,也总有一两个下人能逃出去报信,可结果是没有,丁家的人,直到后半夜才被人发现,而赵安也早就酒醒,去找方顺,让对方保他。”

    “简直荒谬!”赵仁泽此刻冷声说道,楚弦这时候却道:“荒不荒谬,找赵安对质一下便知,传赵安上堂。”

    “你……你很好,本官倒要看看,你一个小小执笔,最后如何处置这案子。”赵仁泽也是气着了,说完,便冲着主审位置上的府令道:“你下来,让这位楚执笔上去审案,今天,就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但别怪本官丑话说在前头,这案子你若是不说出个所以然了,赵某必参你一本。”

    众人一看,赵仁泽这是真的怒了,便是孔谦和崔焕之也都是面露忧色,崔焕之也是心中没底,他仔细看了楚弦一眼,想要劝一句,但看到楚弦的眼神之后,崔焕之将原本的劝慰之言吞了回去,而是道:“楚弦,你只是九品执笔,还不能去坐那主审之位,但我可以,今日,我为主审,你为副审,丁家之案,便看你的了。”

    说完,崔焕之起身,几步走上去,坐在了主审之位上。

    楚弦心中感激,崔焕之这是在给自己撑腰,也就是说,这件事若是自己没弄好,崔焕之的责任那就大了,至少这屁股还没坐热的巡查御史,那是别想再做了。

    虽然崔焕之若是不上来给自己撑腰,最后若是事情搞砸,他也会有责任,但有萧中书的能量,至少还能保住官位。

    但现在,无论是他还是崔焕之,都没有了退路。

    好在,楚弦也没想过什么退路。

    楚弦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冲着崔焕之点了点头,然后才正色道:“传赵安。”

    赵安被带上来了。

    他本就入监在押,所以并不费时间,但这赵安却不像是入监之人,不光是衣着干净,脸上白净红润,甚至看上去还胖了一些。

    有一个当大官的爹,便是入监了,日子也过的比其他人好。

    楚弦没有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只是一拍惊堂木,质问赵安那几件旧案和丁家之案,赵安一听,立刻是不耐烦道:“姓楚的,你别没事找事,上一次堂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说的那些,我统统不知道,至于你说是方顺的供词,那好啊,让方顺出来,我和他当面对质,来啊,让方顺来和我对质。”

    赵安冷笑着说到,简直嚣张到极点。

    楚弦这时候笑了笑,问道:“这么说来,方顺所言,都是子虚乌有,都是在诬陷你?”

    赵安一脸无所谓道:“这我怎么知道,反正,之前说的那些,我统统不知道,也没发生过,我更没做过。”

    “这么说,你从没有去过丁家。”

    “没有!”

    “这么说,你丁家那些失窃的财物,也不是你拿的了?”

    “废话,本公子还缺那点钱?”

    “好!”

    楚弦这时候取出一个账本记录道:“我这里有一份凤城文义行的记录,这文义行出售的,都是一些名人字画,珠宝首饰,虽然大部分情况下没什么好东西,但偶尔也会遇到一两个精品。”

    赵安不耐烦道:“姓楚的,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这和我有关系吗?”

    楚弦不理对方,继续道:“丁家家主是一个文雅之人,因为本身就是开办书画行的,所以也经常去文义行淘货,若有合适的,他会出价买下,文义行的账本记录里,清楚的记录着丁家家主几年间至少有二十次购买记录,而巧合的是,最后一次,恰恰就是在去年十二月初五的傍晚,他刚好从文义行买下了一幅画。这一幅画,是画圣早年一副作品,九天玄女图,据说,乃是真品,且是独一无二的孤品,只是不知何时,这画的左下角被一些墨汁沾染,坏了意境,这些,在文义行当中都有记录。”

    楚弦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安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