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九十九章 断其后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之前赵安是得意洋洋,毫无惧色,但此刻,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凝固,眼神飘忽,甚至可以看到,他额头居然是渗出一层冷汗。

    下意识的,赵安就看向他老爹赵仁泽。

    赵仁泽是什么人,赵安这个眼神和动作,他就知道事情不妙,当下赵仁泽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对着身旁他一个贴身护卫小声而快速的耳语了几句,后者点头,立刻退走离开,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

    楚弦看的真切,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不过当他看到堂外戚成祥的身影之后,以及后者打给自己的一个肯定的眼神,楚弦松了口气。

    戚成祥回来了,这就说明,王若雨也来了。

    终于,楚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继续道:“丁家家主,在去年十二月初五傍晚买下了那一幅带着瑕疵的九天玄女图,这时候,刚好是丁家惨案发生之前的半个时辰,之后,丁家家主回家,撞见赵安奸污其女,这才惹来杀身之祸。可本官事后翻阅丁家证物纪录,当中并无这一幅画作的纪录……”

    赵安这时候开口道:“那又如何?说不定是丁家人自己弄丢的,况且事后丁家乱作一团,谁知道是什么时候遗落的。”

    楚弦点头:“是有这种可能,但更可能是,那一幅画,是被行凶之人取走的。”

    赵安此刻额头有汗,却是不开口说话了。

    那边赵仁泽似乎也恢复了之前的冷静和平淡,此刻开口道:“楚执笔,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你无非就是想说,若是赵安行凶,那画,便是赵安取走的,对不对?那好,你大可现在派人去长史府搜查,若是能搜出来,本官第一个不会轻饶赵安,但若是找不出来……”

    楚弦这时候道:“若是找不到,便证明楚某之前推断都是子虚乌有,那样,楚弦自己请辞去官,并上门请罪。”

    “这是你说的。”赵仁泽冷声说道。

    “那不如这样吧,就劳烦各位一起去长史府看看,也免得到时候有人不认账。”楚弦这时候说了一句。

    众人一愣,赵安已经是汗如雨下,显然是心中有鬼,而赵仁泽虽然已经提前有了安排,但此刻不知为何,也是心头一跳,感觉不妙。

    因为楚弦表现的,太过沉稳了,就仿佛一位棋手,已经是将局面彻底把控,无论你下一步走什么棋,人家都能一棋定输赢。

    那是一种自信。

    但这种自信的依仗又是什么?

    赵仁泽为官二十多年,头一次生出一种事情不在把控的感觉,但他又觉得不可能,因为事情他已经把控了。

    这么多年,赵仁泽做事都是滴水不漏,没有理由在这件事上翻船。

    当下,赵仁泽摒弃脑中的那种不祥之感,重新恢复自信,便起身道:“好,那大家一起去吧,也好到时候,让这位楚执笔无话可说。”

    楚弦一笑,没有对答,于是众官一起走出大堂,在军卒衙役开路之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长史府走去。

    后面则是数百名百姓,而且这一路走过去,又有不少百姓闻讯赶来围观,一时之间,几乎是满城惊动,甚是热闹。

    尤其是在知道,是巡查司在查赵安,更是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半路上的时候,赵仁泽的护卫急匆匆跑回来,看上去神色有些慌张,也不管其他人的目光,而是急忙走到赵仁泽面前说了几句,再看赵仁泽,脸色狂变,甚至是脚步停顿,愣在那里。

    孔谦就在一旁,此刻有些诧异道:“赵兄,怎么了?”

    赵仁泽深吸了口气,这一瞬间,他身上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杀气,那种杀气如有实质,孔谦立刻是感应到,当下是霉头一皱,开口道:“赵兄,你要做什么?”

    孔谦也是高手,官术自不用说,他本身修为也是出窍境界的巅峰层次,和赵仁泽相差无几,便是稍逊一筹,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这里,并非只有孔谦。

    崔焕之也感应到了赵仁泽的变化,同样是停下看过去。

    崔焕之官术或许不及那两人,但他仙道修为也不差,就从他昨晚能挪移三万斤铁钟百丈距离去救人,就知道他的御物之术已是火候十足。

    此刻,他目光锁定赵仁泽,静观其变。

    楚弦也停了下来,这里面,也就只有他最清楚赵仁泽怎么了,实际上,楚弦已经料到会是如此。

    现在的楚弦也是十分紧张,甚至是下意识的躲在崔焕之身后。

    没法子,他如今无论官品官术还是武道和仙道修为都没法子和在场这几位大佬相提并论,虽说楚弦有远超他们的学识和更厉害的神海书库,但这些都没法子直接转化为实打实的战力,楚弦有自知之明,别说赵仁泽这种高手,就是凤城府令只用官术,楚弦都对付不了。

    赵仁泽这般情况,是因为楚弦断了其后路,因为赵仁泽明白,按照这情况下下去,他必输无疑,出现是担心赵仁泽狗急跳墙,直接动手。

    但直接动手的后果是什么?

    那形同造反。

    楚弦断定,赵仁泽便是有这种手段和实力,也不敢这么做,但凡事就怕万一,所以楚弦还真的怕赵仁泽一个不理智出手,一旦出手,必然是血雨腥风,说不定整个凤城,乃至整个隋州,都会大乱。但好在,赵仁泽应该还不到拼命的时候,因为这一次是他儿子赵安的事情,就算是定了罪,对赵仁泽官位的影响都会太大,换做是楚弦自己,肯定不会因小失大。

    此刻的气氛有些诡异。

    众多官员都止步,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局面,赵仁泽一动不动,目视前方,似乎是在思索什么,但就是这么一个简单动作,却是杀机四伏。

    而旁边,孔谦背着手,一幅普通老汉的模样,但千万别小瞧他,这可是提刑司的老推官,修为官术,也只比赵仁泽稍逊一筹,更何况,还有崔焕之,此刻崔焕之已经是手握官符,看似平静,但衣衫之下,筋肉已经是紧绷。

    这一刻,看出不对劲的人,便是吞口水都不敢,而那些不明所以的人,依旧是大大咧咧,甚至还在诧异,为什么停下不走了。

    便在这时,那边有一队骑兵过来,带头的是一名骑兵校尉,此刻这校尉上前,冲着崔焕之道:“崔大人,王都统让我前来禀报,她已带三百骑兵,将长史府团团围住,人不能进,也不能出。”

    众人一听,都是大惊失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