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章 一锤定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尤其是一路跟来的军府司马沈敬宗,更是目瞪口呆,他立刻是上前,沉声道:“胡闹,是谁让你们动用兵马的,没有我司马之令,谁敢乱动城防军,你们要做什么,要造反吗?”

    那校尉也是吓了一跳,刚才他没注意军府司马大人也在,当即是下马行礼。这边沈敬宗还想再训斥,而不远处,居然又有数百军卒赶来,带头的,赫然就是之前围堵过楚弦等人的曹参军。

    此刻这曹参军一脸阴沉,直接走到赵仁泽面前,单膝跪倒:“长史大人,听闻城中有乱,曹延率八百赤金军赶来维稳,若有差遣,还请长史大人下令。”

    显然,这曹参军乃是长史府的人,甚至于,军府司马在场,他都只听令于赵仁泽。

    赵仁泽则是眉头一皱,这一刻,他身上那浓郁的杀气终于是散开,便见他开口骂道:“胡闹,谁让你带兵入城的?去,向司马沈大人领二十军棍,然后带人给我滚回去。”

    曹延一愣,但还是道:“下官尊令。”

    说完,还真的跑去沈敬宗那边认罪领军棍受罚,明眼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松了口气,刚才可是一触即发,不明所以的人看不出来,但聪明人知道,刚才若是赵仁泽说了其他的命令,那曹延也必然遵从。

    例如,将在场之人,尽数灭杀。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任你术法再强,境界再高,在这种情况下,谁能抵挡八百赤金军?怕是片刻之间,就会被砍成肉泥,横死当场。

    但赵仁泽训斥了曹延,这就已经说明,危机解除了,明白的人心里都清楚,不是赵仁泽不敢,而是还不到那个地步。

    此刻军府司马沈敬宗那个气啊,红羽骑兵擅自调动倒也罢了,想不到赤金军也敢乱来,他们还有没有将自己这个军府司马放在眼里?自己还究竟是不是掌管一州军务的主官?

    此刻沈敬宗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红羽骑兵就不说了,那曹延居然不听自己调令,甚至没将自己放在眼里,这件事绝对不能忍。

    就算那曹延是赵仁泽的人,他也要动。

    更何况,看样子,赵仁泽今天怕是要吃大亏。

    赵仁泽此刻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而一路上被押解过来的赵安,此刻面色惊恐,就像是要被押赴刑场一样。

    “爹,救我,救我啊。”赵安这时候走过赵仁泽身边,小声说道。

    赵仁泽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眼中带着溺爱,带着失望,还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却是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走去。

    众人到了长史府外,这里已经是被许多红羽骑兵围住,不准任何人进出,自然长史府里的人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而外面的人,也没法子通知府里的人任何消息。

    王若雨一身戎装,此刻下马向军府司马沈敬宗行礼,这还算让沈敬宗找回了一点面子,这一问才知道,是楚弦护卫戚成祥,拿着御史手令,前去调兵。

    只是这种事一般都要事先征得军府司马的同意,严格来说,王若雨这是犯了军律,不过沈敬宗并没有多说,也没有点破。

    楚弦这时候道:“我知道赵安在长史府内,修建了一处‘珍宝阁’,这件事在凤城公子圈子里乃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想,若是假设,是赵安犯了案,顺手带走了当年画圣的九天玄女图,哪怕是有瑕疵的作品,也应该会被视作珍宝,既是珍宝,被收藏在珍宝阁里,应该顺理成章,所以,验证之前我的推断是真是假,只要看看长史府里的珍宝阁有没有这么一幅画便可。若是没有,楚某之前所说那就都是妄言,是胡乱推断的,若是有,那么诸位想想,丁家家主在遇害前半个时辰刚刚买到的画作,出现在长史府的珍宝阁里,那只能说明,楚某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也就是说,赵安,是不是丁家灭门的主凶,就看咱们能不能找到这一幅画了。”

    说完,带头走入长史府,两侧的红羽骑兵肃穆庄严,自动让开一条通路。

    赵安几乎是被人架着进去的,到了自家门口,赵安的腿都软了。

    显然,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人能提前销毁证据,珍宝阁里有没有楚弦说的那一幅画,赵安心里比谁都清楚。

    只是他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就凭借那一点线索?

    赵安想不明白。

    他真的想不明白,他最后,会栽在那不起眼的画上。

    珍宝阁,在赵安单独居住的小院之内,是一个两层小楼,进去之后,众人就看到了那一幅九天玄女图,也是因为这图实在太容易找了,很显眼,就挂在正面对面的墙上,仔细上前看,的确可以看到左下角有不小心沾染的墨迹。

    更夸张的是,在这画的背后,居然还沾着血迹。

    “真的有画啊。”

    “不错,和楚弦说的一模一样,那应该就是这一副画没错了。”

    “不可思议,那楚弦的推案之术了不得,就像是亲眼看到的一样,大家看,这画上还有血迹啊。”

    众人立刻是小声说道,看到这里,赵安已经是扶都扶不起来,因为只要用专门的官术,就可以用血解之术确定是不是丁家之人的血,如果是,那就是铁证如山了。

    实际上,看到这一幅画,再结合楚弦之前那缜密的推论,就已经是铁证了。

    文义行的纪录,那也是证据,如此一来,方顺的供词,哪怕没有方顺本人来证明,结合这些证据,那可信度也是从之前的一成,提升到现在的八成以上。

    “精彩!”

    孔谦这时候情不自禁道,他做了这么久的推官,破了大案无数,但还头一次看到这般神乎其技的推案之术。

    崔焕之也是连连点头,看向楚弦那是越发的满意,他很骄傲,因为楚弦不光是他的属下,他更是将楚弦当成了自己的学生。

    学生如此出彩,做老师的,当然是面上有光。

    其他人也是面色各异,但大都是震惊,明显都被这行云流水缜密无比的推论给镇住了,有的人想要找出其中破绽,可他们找不出,因为楚弦不是凭空推论,他都是有真凭实据来佐证推论,一步一步,仿佛攻城拔寨一般,就将赵安攻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