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零二章 真凶落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仁泽看到这一幕,脸色难看至极,尤其是看到另外一个被绑着的人后,他甚至惊的后退一步。

    “怪了,怪了,孔大人,崔大人,刚才明明见你们是走在最后面的,怎么一个没留神,你们从前面来了,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官员不解,上前询问。

    孔谦和崔焕之对视一眼,哈哈一笑:“诸位莫急,咱们堂上说话,一会儿诸位的疑问都可解答,而且御史一案也可真相大白。”

    当下,众人带着疑惑一起进入大堂,这一次,孔谦和崔焕之,还有任左雄和李严吉,形成了一个包围,将赵仁泽围在中心,看似随意,实际上,已经是形成困局。

    赵仁泽只是冷笑,他自然看出来,却也没有点破,而是迈步走进府衙。

    继续堂审。

    但是这一次,除了赵安,下面又多了一个人犯。

    这凡人看上去三十多岁,文士打扮,一声青衣长袍,很有一种气质,不过此刻被官术捆绑,根本动弹不得。

    众人都不明所以,等待揭晓答案,究竟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赵安先是被劫走,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被两位大人抓了回来,谁都想知道,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这一次,堂上主述者,依旧是楚弦。

    而无论是孔谦还是任左雄,都没有任何要争夺这份荣耀的心思,尤其是任左雄,之前还对楚弦有些嫉妒,但此刻,他看楚弦,敬若鬼神。

    “诸位,赵安身旁这人,便是杀害王御史的真凶。”楚弦开场一句话,就震人心神。

    “他?”

    “怎么会,这人是谁?”

    “看着,有些面熟,好像曾经在长史府见过。”

    一听长史府三个字,当下众人不敢乱说话了。

    楚弦继续道:“他不光是杀害王御史的凶手,还是劫走方顺,杀害提刑司神捕的凶徒。”

    说完,楚弦一拍惊堂木,高声道:“堂下之人,还不报上姓名,将你所犯之事道出,若你有半句假话,包管你三十六种大刑,挨个都受一遍。”

    说到最后,已经是语气森严。

    那中年文士脸色苍白,满头冷汗,似是还想咬牙坚持,不吭声,不交待,楚弦却是不等他,直接丢下刑签道:“来人,堂上棍刑五十。”

    下面的人一听都是目瞪口呆,这文士很是瘦弱,挨五十棍,那还不得要了性命?

    那文士也吓了一跳。

    他立刻睁开眼睛,开口道:“且慢。”

    楚弦伸手阻止上前的军卒,盯着那文士道:“你所犯之事,必死无疑,但你若配合,本官特许可容你自行了断,这样,你神魂保留,进入阴界,还能踏入鬼道修炼,若是不配合,不光肉身不保,神魂也不可能给你留下,你考虑清楚再说。”

    那文士此刻满脸犹豫,抬头看了一眼那边赵仁泽,随后又看了一眼孔谦,崔焕之和楚弦,终于是做出决定,道:“好,我自知所犯是死罪,也不求能活着离开,只要大人你保证留我神魂离开,我就全盘道出。”

    楚弦这时候看了一眼崔焕之和孔谦,两人点头,道:“楚弦所言,便是我二人所言。”

    当下,那文士叹了口气,道:“我名童自在,蜀州清尘山道门修士,苦学一十三年,出窍境界,习飞剑之术,可在三百丈外瞬息杀敌于飞剑之下。”

    “我下山之后,游历至隋州凤城,成了长史府食客供奉,数月之前,长史赵大人找到我,以重金让我帮他杀一个人。”

    楚弦这时候问道:“赵大人,让你杀的人是谁?”

    童自在道:“赵大人让我杀的,是监察御史王贤明,那日我在御史府外三百丈,以飞剑之术操控三寸飞雀剑,神不知鬼不觉,将御史府内凉亭中休息的王贤明一剑穿心,只是奇怪的是……”

    楚弦打断道:“你奇怪的是,王贤明乃是六品御史,本应该官术强横,可居然毫无察觉,更没有抵挡,就任由你一剑穿心,所以你奇怪,因为你本以为,还需要斗法一番,是也不是?”

    童自在面色一变,失声道:“你莫非是童某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连童某想什么都知道?”

    楚弦一笑,道:“你继续供述。”

    童自在有些畏惧的看了楚弦一眼,继续道:“后来,赵大人让我躲起来,直到数日之前,他找到我,让我去城外红羽骑兵营外等着,找机会劫走或者灭杀一个人。”

    楚弦又道:“赵大人让你劫走或灭杀的,莫非就是方顺?”

    “正是,后来,我见有人将方顺带走,便半路截杀,带走方顺,后来,按照赵大人的命令将方顺杀了,丢在一处山涧之内。”

    “再后来,便是今日,赵大人让人告诉我,让我趁机将赵安救走,只是这一次,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埋伏,哎,若是早知道,童某就应该早些收走,远走高飞,也不至于现在成了阶下之囚。”

    这童自在此刻是一脸追悔莫及。

    楚弦则道:“你刚才所言,可有佐证?”

    童自在急忙道:“有,之前赵大人让我劫走方顺时,给我写过密信,我都留了下来。”

    “呈上来。”崔焕之这时候说道,李严吉亲自上前,将童自在取出的书信拿来,放在桌子上。

    楚弦知道,他该问的都问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如今赵安已被定罪,谁也救不了他,甚至是其父赵仁泽,也是罪责难逃。

    崔焕之此刻看了一眼孔谦,后者也是点了点头,谦让了一下,崔焕之也不矫情,立刻是肃然道:“来人。”

    “在!”

    下方,十几名军卒包括巡查司这一次带来的护卫,一共差不过二十人,齐齐出列,高声应答。

    崔焕之正色道:“将隋州长史赵仁泽官符取下。”

    李严吉手握刀柄,大步朝着赵仁泽走去,这一刻,堂上落针可闻,每一个人精神都是紧绷,因为现在要拘捕的是正五品州长史赵仁泽,若是赵仁泽拒捕,那必然会是一场大战。

    谁都不想看到那一幕。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赵仁泽是雇佣杀害王御史的疑凶,不光是要取走官符,还要收监待审,这是必须要做的,也是巡查御史的职权,就看赵仁泽如何抉择了。

    他可以拒捕。

    不过这里不光是有巡查御史崔焕之,还有提刑司推官孔谦,这两位联手,赵仁泽就没有胜算了,更何况,真的拒捕,哪怕逃走,结果也是面对天唐圣朝的通缉,不可能逃得掉,因为,赵仁泽是官典留名的官员,无论逃到哪里,都能被找得到。

    楚弦盯着李严吉一步一步走过去,伸手,抓住赵仁泽腰间龟形官符,然后一扯而下。

    赵仁泽没有反抗。

    此刻赵仁泽面无表情,没有反抗,也没有狡辩,更没有叫冤。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赵仁泽神色中的一丝无奈,显然赵仁泽自己也清楚,他即便官术强横,仙道境界接近神关,但他根本不可能面对天唐圣朝的通缉,况且,他还有机会。

    只要他不认罪,只要他上面的靠山能帮他说话。

    能坐到一州长史,又怎么可能没有靠山扶持?赵仁泽知道,这一次他想要安然无恙,几乎是不可能,官位他可以不要,但他和他儿子的性命一定要保下来。

    官符被取下,崔焕之亲自施展官术,以枷锁之术将赵仁泽锁了起来。一直到看到灵光组成的枷锁将赵仁泽手脚都锁住之后,众人才松了口气。

    这块最难啃的骨头,终于是啃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