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零三章 恨不早识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隋州凤城监察御史王贤明被害一案,终于是有了一个结果。

    御史府老管家郭肃因二十年前他儿子的案子,迁怒于王贤明,这二十年处心积虑谋划复仇,就如同崔焕之所推断的一样,王贤明斩了郭肃二十岁的儿子,就在他儿子二十岁生辰那天,所以郭肃想要做同样的事,在王贤明女儿王若雨二十岁生辰时,当着王贤明的面斩杀王若雨。只是由于王贤明早有预感,先将王若雨秘密送走,郭肃没有得逞,但王贤明还是中了郭肃下的毒,毒早在两个月之前就下了,一点一点的增加,王贤明没有丝毫察觉,又或者说,他是故意中毒,要还一条命给郭肃。

    之后这位监察御史便被软禁了起来。

    而因为王贤明之前针对丁家灭门之案进行查探,应该是掌握了一些关键的证据,所以又同时引来赵仁泽的杀机,赵仁泽指使精于飞剑之术的童自在,以三寸飞雀剑将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王贤明暗杀。

    在王贤明究竟查到了什么铁证这件事上,楚弦也提供了一个猜测的方向。

    就在王贤明被害前一日,凤城一个菜农离奇坠河身亡,显然,一个菜农意外身死,根本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更何况是自己坠亡。

    但楚弦却是查到,这个菜农已经给丁家送菜三年,丁家遇害之日,这菜农去过没有?若是去了,有没有看到什么?这些现在都没法子佐证,就算有什么证据,也早被抹除了,但至少有这么一个猜测,菜农一定是看到了什么,他的邻居还在之前见过王御史来找这位菜农,说不定,这菜农便是丁家之案唯一的人证,如果是,王贤明查到了这里,自然会遭到赵仁泽的灭口。

    可以预想到的是,赵仁泽若是倒台,隋州的官场必然会重新洗牌。

    不过这些,就已经不是巡查司和提刑司关心的事情了,他们就是关心也不可能插得上手。

    丁家的案子很明了,御史之案,尚且还有一个最大的疑点。

    例如王贤明明明是被斩首,这与童自在的供述有出入,童自在只说他用三寸飞雀剑刺穿王贤明心脏,那飞雀剑细小如柳叶,飞速穿体,甚至只会在身上留下一道伤口,不会流出血来。那倘若不是童自在做的,又是谁,将王御史的脑袋砍下来的?

    这件事,便是孔谦这位老推官和崔焕之也弄不明白,童自在的供词应该是真的,郭肃也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撒谎,也就是说,还有另外一个人,砍下了王贤明御史的头颅。

    便在这时,堂外走进来一个人。

    楚弦一看这人,当下一愣,急忙上前道:“王大人,你上来做什么,若是有事,咱们出去说。”

    说着,就要拉这个人出去。

    这个人,正是凤城东城门关令王赞。

    此刻的王赞看着楚弦,然后突然躬身一礼,这一礼,行的极为庄重,楚弦一怔,明白了什么,却是叹了口气。

    “王兄,你这又是何苦?”

    王赞一笑:“楚大人年少有为,乃当世惊才,御史大人若是能早点认识你,那就好了,恨不早识君啊。我知楚大人早就知道我做了什么,楚大人的恩情,王赞感激、心领,但该做的事,王赞还是要做,该承担的,王赞也不能逃脱。”

    楚弦没有再劝,任由王赞走到堂上。

    刚才那一幕,众人都是不明所以,包括孔谦和崔焕之,这王赞他们也知道,之前楚弦查案,这个九品城门关令也帮了不少忙,乃是有功之人,若无意外,将来也能得一份功劳,甚至升官上品也是有可能的。

    王赞走到堂中,止步行礼,然后才道:“王赞犯法,前来投案。”

    孔谦和崔焕之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的疑惑,其他官员更是莫名其妙,甚至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王赞这一号人。

    只有李严吉似乎知道了什么,因为之前楚弦在刚刚升堂时,曾拜托他去查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王赞。

    因为已经知道了王赞的底细,再加上刚才对方和楚弦的对话,李严吉已经是猜到了什么。

    堂上孔谦问道:“王赞你因何投案?”

    王赞道:“斩下王御史头颅的,便是我。”

    “什么?”

    众人哗然,都是一脸不敢置信,这是完全没有想到的事情,一个小小的城门关令,看似和整件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关联,最多就是心存正义,帮助楚弦破案,算是有功,如今突然站出来说,是他斩下了王御史的头颅,这就有些出人预料了。

    结果下一刻,王赞不等众人反应,已经是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

    刀身上,还残留了一点血迹。

    看到王赞突然抽出一把刀,军卒护卫都是拔出佩刀,将王赞围了起来。

    王赞一笑,然后双手将刀捧起:“此刀,便是斩下御史大人头颅的凶器,诸位大人可拿去检验。”

    孔谦和崔焕之对视一眼,然后让李严吉呈上凶器证物。

    那边已经被官术锁住的赵仁泽此刻盯着王赞,喃喃道:“原来是他。”

    凶器检验无误,毫无疑问,这一把刀,便是当初斩下王贤明头颅的刀。

    孔谦和崔焕之商议了一下,无论如何,现在都得将王赞先控制住,然后再来审讯。

    不用他们动手,王赞自己就将官符取下,然后交到上前的李严吉手中,后者也没见到如此配合的人,而且他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倒也是冲着王赞点了点头,没有为难他。

    楚弦这时叹了口气,上前道:“王赞之事,还是由我来说吧。”

    众官目瞪口呆,暗道怎么这个楚弦什么都知道,这案子里究竟还有什么隐情,这还有完没完了?

    孔谦此刻是越看楚弦越是顺眼,他甚至已经想好了,这件事之后,他就找崔焕之谈谈,无论如何也要将这楚弦要走,带入提刑司,光是楚弦这逆天一般的查案推案之术,若不去提刑司,那简直就是暴遣天物。

    楚弦这时候又道出了一个让人震惊不已的真相。

    “郭肃那人,自以为聪明,但实际上,王贤明御史应该早就察觉到他是谁了,只不过王御史没有戳穿,反而更加重用郭肃。甚至,王御史很清楚,郭肃在偷偷给他下毒。”

    说到这里,有人打断道:“不可能?王御史为什么要这么做?尤其是知道郭肃和他有仇,那就更不可能,明明知道有人还害他,还故意吃下有毒的东西,怎么说都不合理。”

    其他人也都是看向楚弦,看后者如何解释。

    楚弦点头:“正常来说,的确是如此,除非王御史是故意如此。”

    “那就更不可能了,难道王御史活得不耐烦了,想自杀?”又有人开口质疑。

    楚弦看了一眼王赞,道:“不错,王御史就是想自杀。”

    “荒谬!”

    “简直是胡言乱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