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零四章 水落石出(为盟主被罚站的树加更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水落石出(为盟主被罚站的树加更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次,便是巡查司当中的官员也是连连摇头,觉得楚弦是在胡说乱讲。楚弦没有在意这些质疑的目光,而是继续道:“推案便是假设,假设便是有可能真,有可能假,只要这种假设能找到佐证,便是再不可能的事情,也有可能是真的。就像是我说王御史很可能是自杀,诸位觉得不可能,但如果说,是因为王御史错判了案子,害无辜者惨死,心怀愧疚呢?”

    众人一听,都是一愣,这一次不用引导,已经是同一时刻想到了郭肃,想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一场案子。

    “来人,将郭肃带上来。”崔焕之立刻吩咐下去。

    郭肃被带上来了,此刻这位老者精神萎靡,也不说话,倔强的站着。

    楚弦这个时候继续道:“假设,王御史知道,当年他判郭家之子是错案,心怀愧疚,所以哪怕知道郭肃的意图,也是故意不戳穿,甚至是尽可能的补偿郭肃,虽然他知道,无论他如何补偿,都不可能抚平这一层仇恨。”

    一句话,那郭肃就睁开眼睛,面露惊愕之色,看着楚弦。

    孔谦这时候叹了口气,感同身受道:“查凶推案,不可能百发百中,总有出纰漏的时候,有时候,也不是主审之过,王御史又为何不为这案子平反,还枉死者一个公道?”

    显然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都是看向楚弦,包括郭肃,他没有发问,却是看得出,他情绪不稳,估摸怎么也没想到,王贤明是早就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潜伏多年,就是为了报仇。

    楚弦看了一眼郭肃,摇头道:“我不知,但人生在世,又怎么可能事事洒脱,或因亲情,恩情,或者其他的原因,甚至是上层高官的因素,让王御史无法平反此案,这让他心中愧疚更盛。所以,在知道郭肃要下毒时,才装作不知道的喝下毒药,但他虽愿意偿命,却不想连累他的女儿,这才提前将王若雨送走,这也是慈父爱女,人之常情。”

    这时候,没人再说话,楚弦说的虽然是推测,但只要仔细一想却是合乎逻辑,说不定,事实真的是如此。

    郭肃更是呆若木,随后他吼道:“不可能,简直是胡说八道,王贤明怎么可能知道,一定是你胡编的。”

    便在这时,王赞突然开口道:“楚大人并非胡编乱造,他说的没错,御史大人的确早就知道你郭肃的底细,也知道,你郭肃要害他,但御史大人说,他欠郭家一条命,郭家人什么时候要拿走,他绝不反抗,必甘心赴死,只是御史大人不想你害他女儿,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将若雨送走。”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郭肃连连摇头,但看得出,他老眼当中已经满是泪水。

    “王赞,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一个官员皱眉问道。

    这时候,楚弦抢先道:“因为王赞大人曾追随过王贤明御史,诸位怕是还不知道,王贤明御史三十年前,曾是蒙洲骠骑军的一个伍长,那年,王贤明御史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王赞大人,便是王御史当年手下的一个兵。”

    “什么?竟有此事?”

    “这个我知道,王御史当年的确有过这一段经历,后来是得一位军中都统赏识,让他在军读书,之后才考上榜生,入了仕途。”

    “居然有这一段过往,王赞居然追随过王御史?怪不得。”

    王赞此刻看了看楚弦,无奈道:“我便知道,之前楚大人看出我用的搏手角力之术时,应该就猜出来了吧?”

    楚弦点头,然后继续道:“这段过往,无论是王御史还是王赞都没有和别人提起,具体原因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王赞大人和王御史绝对是生死兄弟,交情莫逆,所以王赞大人知道郭肃的事情并不奇怪,王御史应该早就和王赞大人提起过。”

    王赞点头,算是认了楚弦的推测。

    “你既知道郭肃要害人,为何不阻止?”一人责问王赞。

    后者一笑,却是笑中带着悲色,并不作答。

    楚弦代他道:“或许是因为王御史不允许王赞大人干涉这件事,所以明明知道,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哪怕眼看着王御史因过往之责而甘愿赴死。”

    王赞这时候扬天长叹一声,眼中似有泪光:“不错,我不止一次想要杀了郭肃,但御史大人不准,还让我发誓不准对付郭肃,更不准揭发他,否则他便是死,也不会安宁。那日我偷偷潜入御史府,就想要强行救走大人,可没想到,我发现大人的时候,他已经……”

    说到这里,王赞哽咽几句。

    众人知道,这应该就是王贤明遇害那日,自然,杀死王贤明的,就是赵仁泽的人,那个出窍境高手,善用飞剑之术的童自在。

    “我见大人已死,心中悲愤,当时我以为是郭肃下的手,但我发现大人不是死于毒物,知道事情并不如我所想那般简单,如果放任不管,无论是郭肃还是其他黑手,必然会想尽法子毁尸灭迹,拖延事发的时间。我不能让御史大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他还有太多胸襟抱负没有施展,隋州之地,百姓被官吏压榨,从长史府往下,层层黑暗,这些御史大人和我查了多年,本想揭开隋州官场的腐败,可惜最后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我就想,倒不如将事情闹大,大到没有任何人能捂住这件事,所以我将大人头颅斩下,更是引来巡城军卒,只有这样,才能让圣朝上层震怒,派人彻查此案,正好,可借这个机会,整肃隋州官场。”

    说到这里,王赞冲着孔谦和崔焕之行了一礼。

    “二位大人,正直廉洁,还请为隋州百姓做主,整顿隋州官场,还隋州一片青天。”

    这时候,王赞的身形已经有些摇晃。

    楚弦何等眼力,立刻察觉到不对,当下上前,王赞却是伸手制止住楚弦,道:“没用了,我早已经吞下毒药,此刻毒入五脏,断无生还可能。我王赞追随御史大人,将他当成亲大哥,如今大哥他身死,虽事出有因但我还是斩了他头颅,此乃大罪,我便下去亲自和大哥请罪,还请楚大人,了却我这桩心愿。”

    说完,一口血喷出来,那血已经是漆黑如墨,带着刺鼻的气味,可想而知毒性有多烈。下一刻,王攒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郭肃知道了这真相,整个人两眼无神,也不知道是在感慨还是在后悔,又或者,两者皆有。

    隋州监察御史被害一案,彻底查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