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卑鄙小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崔焕之听的咋舌,心说果然是亲外甥,血浓于水,萧禹可是没有子嗣,可想而知,他是将沈子义当成接班人来培养的。

    可以想象,将来沈子义的仕途必然是顺风顺水。

    至于为何不是萧禹亲自传书给他妹妹,估摸还是因为当初萧平萱和家里闹翻的缘故,有时候这面子,当真是奇妙,便是道仙萧禹,也难以跳出这个圈子。

    随后,萧禹又问起凤城探案的细节,崔焕之也是如实讲述,虽是讲述,但也是曲折精彩,讲述过程中,崔焕之也是着重提起楚弦的作用。

    “凤城的事情,多亏了我那执笔官楚弦,此番查案,他为头功。”崔焕之夸奖楚弦那是毫不吝啬。

    萧禹点了点头:“你呈上的卷宗里已经写的很清楚了,看起来,那个楚弦的确是一个人才,如何赏赐提拔,焕之你自己看着办。”

    崔焕之点头,他在萧禹面前提起楚弦,也只是想要让这位中书大人对楚弦印象深刻,这对楚弦显然是有好处的。

    知道点到即止的崔焕之没有再提楚弦的名字,他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尤其对面是萧禹,在人家面前玩心眼,最终倒霉的只能是自己。

    这一次萧禹抽出时间来和崔焕之谈话,崔焕之已经是心满意足,离开时刚好碰到了一位身穿官服的人前来求见萧禹。

    崔焕之认得这位人官,对方也是萧禹中书一系的人马,年近五十,比崔焕之要年长不少,官拜吏部司郎中,正五品。天唐圣朝的人官哪怕是不修练,也因为有官典圣力加持,七八十岁在任的都是常事,只有年过百岁,有的才会告老还乡,若是突破道仙,成就仙官,在职年限便能达到两百年,所以说这位正五品司郎中在仕途上,那还是‘正当壮年’。

    崔焕之这时候止步,以下官之礼道:“见过杜大人。”

    这位正五品的司郎中,姓杜名山,杜山。

    杜山本来行色匆匆,看到崔焕之,当下眉头一皱。

    杜山不喜欢崔焕之,说直白点,他和崔焕之有仇怨。这仇怨分远近,有积累,远的,在数年之前,崔焕之还只是一个贡院的卷判执笔,却是见不惯禹州一位河槽监修的贪腐行为,因而是写书上报萧禹,列举证据,告了那监修一状。

    而巧的是,对方是杜山的人,不是一般的关系,那是绝对的亲信,因为这件事,杜山甚至都受到牵连,不光是亲信丢官入监,他也是惹了一身的麻烦,若不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杜山在几年前就可能倒台了,即便如此,也是断送了杜山一次晋升的机会。

    这仇怨大不大?

    杜山本就心胸狭隘,这口气可是憋了好几年了。

    这是远的,近的,是巡查御史这个官职,杜山有一个小舅子,在邻州做县令,官位也是正七品,熬了几年,知道巡查御史空缺的事情,所以就动了心思,备了厚礼,来找杜山活动,想要谋求巡查御史这个官职。

    杜山想来,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况且自己的小舅子做了好几年的正七品县令,资历和能力都够,所以是满口答应下来。

    结果如何,自然是崔焕之上位,这让杜山感觉在自家娇妻和小舅子面前丢了面子,虽说他们也没说什么,但心中必然是埋怨自己没本事。

    男人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没本事。

    这件事,杜山不敢埋怨萧禹,所以只能是记恨上崔焕之,若不是崔焕之横刀夺了巡查御史之位,也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正所谓新仇旧恨,此刻杜山见到崔焕之这个‘仇人’,倒也没有分外眼红,但心中已经是极为不悦,再加上他是正五品,崔焕之只是从六品,所以他只是鼻孔出了口气,理都不理崔焕之,直接走了进去。

    崔焕之热脸贴了一个冷屁股,愣在那里,不过崔焕之也知道这杜山瞧自己不顺眼,既然如此,不相往来也就罢了。

    杜山去拜见萧禹,他作为吏部司郎中,圣朝当中很多下级官吏的任用,都得过他的手。

    这一次凤城的诸多案子,牵扯出的官员有数十个,大都被革职、除名、入监,有罪之官有之,那有功之人也有,得奖罚分明。

    有的官员,更是因为本就资历足够,而且也应该到晋升的阶段,借着这一次查案有功的东风,也就顺利的加官进爵,就像是崔焕之,虽然已经是巡查御史,但官品还是从六品,这一次立了大功,晋升正六品是理所当然,杜山便是专门操办这些事情的人。

    作为萧禹一系的人,杜山自然是唯萧中书马首是瞻,此次革职之官得有近百人,九品到五品,都有涉及,有功而升品之人,也有不少,便如崔焕之,从六品直接扶正,成了正六品,而且这还是因为崔焕之接任巡查御史才一个月,否则这一次升的会更高。

    这些,都是杜山要禀报给萧禹的事情,而萧禹位高权重,这些事情也只是随便听听,然后就道:“杜山,你下去拟个文书,明日直接以吏部公文下达便可,这些小事你拿主意就好,怎么说你也是吏部司郎中,正五品,不是所有事都要来和我说,若是让吏部尚书知道了,会说我萧禹手伸的太长,管的太宽。”

    杜山吓了一跳,有些琢磨不透这一句话是真是假,但还是急忙道:“下官明白,下官这就去办。”

    一直回到自己的府邸,杜山都在想这件事。

    他是一个爱琢磨的人,尤其是爱琢磨上官的意思,萧禹中书今天突然这么说,那必然是有其深意。

    “是说我魄力不够,还是怕流言风语?”杜山冥思苦想,觉得后一种可能性要更大,毕竟他杜山的顶头上司,是吏部尚书,若是他事事都来先征求萧大人的意见,时间长了,的确会让人觉得,萧大人是在插手吏部的事务。

    杜山也是老官场了,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具体的文书他不需要写,有专门的吏部执笔官来起草,他作为司郎中,只需审阅即可,当夜,一份官员罢免和任用的文书就摆在了他的桌子上。

    罢免的官员暂且不提,有功劳的官员里,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崔焕之。

    杜山和崔焕之有仇怨,仇人得势,他自然是不爽,可也不敢在崔焕之身上动手脚,崔焕之的升品那是各方都同意的,他当然不敢拦着。

    “照这速度,这个崔焕之怕是再有两年,就可以升到五品了。”杜山越想越觉得恼火,心里就想着怎么给崔焕之添一点堵。

    继续翻看文书,这时候一个人名落入他的眼中。

    “楚弦?”杜山想了想,让人立刻调来楚弦的官档,这一看,立刻是看出问题。

    “这个楚弦,是崔焕之一手提拔起来的,甚至这个楚弦的乡试之卷,也是崔焕之判的,算是他的学生了,而且还是破格直接录用,刚入仕途就坐到了正九品的官位,此人,必是崔焕之的亲信啊。”杜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狞笑。

    “亲信好啊,亲信好,既然你是崔焕之的亲信,那就别怪我对你下狠手了。”杜山几乎是立刻想到了如何针对楚弦,整治楚弦,以此打击崔焕之,至少要能让崔焕之心里添堵,也算是能出了他心头一股恶气。

    杜山在吏部司郎中的位置上做了这么多年,官员任用上的门道那是再清楚不过,有的时候,升官,并非是好事。

    这一次,他想好了,不光是要整治那楚弦,让对方从此断了再晋升的可能,还要让崔焕之叫不出冤,要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来人,去叫执笔官来。”杜山这时候吩咐一声,官威十足。

    次日大早,吏部关于凤城御史被害一案的奖罚文书就上呈吏部尚书,吏部尚书审阅之后,直接下达,通报各州。

    崔焕之看到这文书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上面的内容大致与他所猜测的一样,有功之人,诸如孔谦,诸如提刑司的几位神捕,又诸如他自己,得到的奖赏都在他预料当中,有的升品,有的褒奖,赏银更是不少,唯独看到楚弦的奖赏时,崔焕之面色一变,仔细一看,当即是气的一拍桌子。

    桌上的茶杯都震落在地,摔了个粉碎。

    外门李严吉急忙进来,看到崔焕之的脸色便知道崔大人是动了真怒。

    “大人,出什么事了?”

    李严吉开口询问。

    崔焕之阴着脸没有说话,将手中那一页文书递给李严吉,后者接过来一看,也是面色一变,道:“吏部居然将楚弦升为从八品,还要调离巡查司,安排到凉州定海县任县丞,这,这哪里是什么奖赏,分明是明奖实罚啊,那凉州本就是偏僻之地,定海县更差,我听说在那边为官,老死怕也难以再有晋升的机会,形同流放,只有犯了错的官员才会安排去凉州为官,楚弦若去,前程岂不是毁了?不行,我要去找吏部理论。”

    说着,李严吉就要往外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