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下马威和下马威(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下马威和下马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世上,最不可能作假的,就是官符,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上面的圣力,也只有官典加持,才能拥有。

    姜渊一看,干笑一声,又道:“呵呵,不知县丞大人有何指教?”

    这一次,楚弦没有答话,而是环顾一扫,随后在姜渊有些焦急的时候,终于是开口道:“没什么指教,路过口渴,讨杯茶喝,另外,等一个人。”

    估摸姜渊活了这大半辈子,都没遇到今天这种事情,他愣了一会儿,才叫人去冲泡茶叶,这期间,楚弦不发一言,戚成祥更是弄不清楚弦葫芦里卖什么药,只能是表情严肃,内心乱猜。

    不一会儿,茶泡好了,楚弦就这么一边喝茶,一边称赞茶香水甜,姜渊饶是老狐狸,这时候也是有些绷不住,换做是谁都会懵逼,这新来的县丞大人不去县衙上任,居然跑到自己家里,讨茶,赖着不走。

    问题是,这人要干什么?

    仔细再想,不对啊,定海县要来新的县丞,这件事姜渊自然知道,只不过对方怎么可能刚来,就跑到自己家?

    这位县丞大人不应该知道自己,可看这个年轻的县丞,似乎是如此的胸有成竹,倒是让姜渊有些提心吊胆,就是因为摸不清楚状况,探不出深浅,所以才心慌啊。

    不知不觉当中,姜渊发现自己额头居然冒出了冷汗。

    太诡异了。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姜渊也是逐渐琢磨这里面的问题,细细一想,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即又是一身冷汗。

    “不好,被人当枪使了。”姜渊反应了过来。

    他想到,对方既然是新来的县丞,那不用问,肯定会让吴德贵记恨,因为若没有这个人楚弦,那定海县丞的官位,应该就是吴德贵的。

    按照吴德贵的脾气性格,那百分百会给这个新来县丞一个下马威,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新来的县丞哪怕是官高一级,头天来了也得认栽,这当官的,一旦认栽,那后面就不好弄了,怕是不出意外,会被吴德贵吃的死死的,甚至架空权力。

    这些,姜渊这老狐狸闲暇之余都想过,也推测过,但万万没想到,这位新来的县丞,不知怎么的,就找到了自己的家,而且还不请自来,进来喝茶。

    而且,是真的只是喝茶,从刚才到现在快半个时辰了,居然是除了喝茶,就真的没干别的,也没说别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姜渊不是傻子,他能被楚弦叫做老狐狸,那绝对属于是‘足智多谋’,稍微一想,就想明白了。

    以自己在定海县的根深蒂固,在官面上,那绝对是除了吴德贵外,最有影响力的人了。

    而且也知道不少吴德贵的把柄。

    这一点,吴德贵心里也清楚,但一直以来,双方都十分默契的相安无事,井水不犯河水,但如果新来的县丞大人,突然跑到自己的家里,那吴德贵会怎么看,他会怎么想?

    新来的县丞,那是外乡人,本应该人生地不熟,但上任头一天,不去县衙,偏偏跑来自己家,换做是自己,也会胡思乱想,甚至是认定,自己和这新来的县丞有勾结。

    “好一招借力使力,老谋深算啊。”姜渊心中暗道,但他想明白了又能如何?赶走县丞大人?

    那肯定不行。

    而且补救也来不及了,现在吴德贵必然已经得到了消息,甚至,可能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

    心中千回百转,姜渊发现,他居然是无计可施。

    便是去找姜渊解释,对方也绝对不会信。

    因为多疑啊,换做是自己,也不会信的。

    便在姜渊想到这里的时候,果然外面有通报,说是县尉兼主簿大人,吴德贵,亲自前来迎接县丞大人。

    姜渊一听,瞬间明白,刚才这位县丞大人说的话。

    路过口渴,讨杯茶喝,另外,等一个人。

    这要等的人,就是吴德贵啊。

    那边楚弦听到通报,放下茶杯,然后起身,冲着姜渊拱手笑道:“谢了,等本官安顿好之后,再来拜访姜老先生,对了,老先生你年岁已大,就不用送了。”

    说完,冲着戚成祥道:“走。”

    戚成祥此刻早已经是对楚弦惊为天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跑到这民宅中喝了几杯茶,就将吴德贵给引了过来?

    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弄的?

    戚成祥想不明白,实际上,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的缘故,倘若他知道姜渊是什么人,那么,便知道楚弦为何要来这里了。

    看到楚弦离开,姜渊目瞪口呆,许久之后,他才想通了什么,哈哈一笑。

    “了不得啊,了不得,后生可畏,看起来这定海县,是要起风起浪喽。”姜渊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姜家门外。

    一群衙役簇拥下,吴德贵站在那里,一脸威严。

    他,吴德贵,在定海县,那就是土皇帝,说一不二,他掌控着整个定海县,虽只是辅官,但却行使着主官之权。

    当然,他不愿意有人来分他权力。

    原本他送出去不少银子,想要将县丞之位拿下,但楚弦的任命,那是吏部直接下达公文调令,所以吴德贵的银子白花,他找的那些上官,又哪里敢违背吏部直接下达的命令。

    所以吴德贵心里不爽。

    如果是在十几年前,他性子还不至于如此的霸道,但经过十几年的时间,他霸道惯了,所以才会故意给新来的县丞一个下马威。

    他就是要让对方没面子,在定海县众多百姓和官吏面前丢面子。

    这样,所有人都知道,在定海县,还是他吴德贵说了算。

    他就是这么做的。

    但没想到,那个县丞两次碰壁,之后居然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样发展,反而是跑来姜家做客。

    他得到消息的时候,立刻是心头一惊。

    姜渊可不是寻常人,那是上一任的主簿官,知道很多自己的事情,倘若那新来的县丞和姜渊联手,那他吴德贵的处境就危险了。

    所以他才在听到消息之后,立刻是风急火燎的赶来。

    殊不知,他这般举动,在别人眼里,已经是输了一筹,至少他给楚弦的下马威,又被楚弦的另外一个下马威给扳平了。

    下马威对下马威,至少谁也没占着便宜,但若深究,还是吴德贵输了一筹。

    只是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新来的县丞,怎么会和姜渊认识?

    是刚认识,还是早就认识了?

    那他们会不会对自己不利?

    关于新县丞,吴德贵当然是查过对方底细,两个多月前刚刚考取榜生,之前任巡查司执笔官,在凤城协助破了御史被害之案,然后就被‘提拔’,调到凉州定海县当县丞。

    吴德贵自然清楚,凉州之地的官员,大都是本地人,若是外面的人调来的,基本上都是‘犯了错’的,被送来,等于是被打入冷宫,不可能再有升官外调的机会了。

    所以,吴德贵压根瞧不上那个叫做楚弦的县丞。

    对方很明显没靠山,而且是得罪了人,不然怎么会被‘发配’到这定海县?

    所以,一个没靠山的县丞,又有何惧?更何况,还是一个刚刚考取榜生的黄毛小子,更是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

    但,如果对方背后还有一个姜渊,那就不一样了。

    现在吴德贵就是想迫切的弄明白,对方究竟是不是一伙儿的。

    这时候,楚弦带着戚成祥出来了。

    吴德贵也非常人,他即便是心里瞧不上楚弦,但依旧是哈哈一笑,拱手行礼:“下官吴德贵,见过县丞楚大人,之前不知楚大人到来,是吴某的疏忽。”

    轻描淡写,将之前的事情一带而过。

    楚弦也懒得和吴德贵争论,此刻也是哈哈一笑:“早就听闻吴县尉器宇不凡,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知道吴大人你公务繁忙,还劳你亲自迎接,实在是罪过,本官的罪过啊。”

    那吴德贵听的眼睛一眯。

    这几句话,根本就是在恶心他,更是点出他跑来迎接新来县丞的事情。

    这当众道出,别人都会认为自己是怕了新县丞,所以才亲自跑来迎接,可眼下,他也没法子解释,所以咬了咬牙道:“那就请县丞大人移步,咱们回县衙,正好,我也要向县丞大人你介绍一下本县的官吏。”

    “好啊。”楚弦一笑,迈步走下来,看了一眼吴德贵准备的马匹,却是没有上马,然后背着手,很有官威的迈步向前道:“吴大人,此处距离县衙也不远,你我走路回去吧,正好,也能沿路看看定海县的风土人情。”

    吴德贵再一愣。

    他不傻,这位年轻的县丞不骑马,却是要走路回去,这是要做什么?

    县丞走路,自己也不好骑马先行,那就只能跟着,不然必然会被挑理,但如果走回去了,那整个定海县的人都会知道,新县丞来了,而且是由自己陪着走回去的。

    这是不是会给人一种感觉,是自己势弱了?

    正在思索当中,楚弦已经走出去七八步外,吴德贵没法子,只能是让随从牵着马,然后迈步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