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正式上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路,楚弦谈笑风生,似乎和吴德贵十分亲密,询问这个,询问那个,路过一些商贩时,甚至还会上前询问民生赋税。

    那商贩不认得楚弦,却是认得吴德贵这尊土皇帝,自然是不敢乱说,结结巴巴的答话,若是被问到一些关键的问题,在吴德贵严厉的眼神下,商贩一头汗,只说不清楚,不知道。

    楚弦没有追问,而是继续向前。

    这时候前面走来一群人,都是穿着僧衣,当头一个,端着一尊金铸的佛像,一边走,一边喊道:“天佛在上,护佑众生。”

    后面的人也是一起喊,除了这些僧人,还有不少百姓跟在后面,同样是一脸虔诚,喊着口号。

    楚弦眉头一皱。

    是天佛门。

    这个邪门外道在凉州的影响力极高,楚弦很清楚,尤其是在像是定海县这样的偏僻县城,这邪教的信徒更多。

    在楚弦心里,这个天佛门已经到了必须要除掉的地步,否则等到几年之后,便会出大乱子。

    只可惜,凉州的官员要么是没有将天佛门当回事,要么,就是因为得了好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像是这吴德贵,在定海县当了十几年的县尉兼主簿,会不知道天佛门?

    若没有吴德贵的纵容,这天佛门的信徒敢光天化日下当众走街过市?

    楚弦这时候看了看后面的衙役,一个个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楚弦看到对面那群人走来,当下是灵机一动,并不让开,而是站在原地,挡住了天佛门的一群人。

    那群僧人当下是面带厉色,要求楚弦让开,说是天佛走街,不可阻拦,否则必遭祸端。

    楚弦不为所动,扭头对吴德贵道:“吴大人,这些是什么人?”

    吴德贵刚才看到天佛门的人时,就感觉不妙,这个新来的县丞是外调之官,不知道凉州的情况,不过吴德贵也没有太过惊慌,他相信,一个人,是不可能改变一个地方的,反倒是一个地方,可以轻易改变一个人。

    所以他微微一笑:“楚大人,这件事,咱们回去再说。”

    那边带头的僧人这时候认出了吴德贵,听到吴德贵称呼那年轻人为楚大人,便知道这位估摸就是新来的县丞大人。

    既是人官,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当下是道:“大道通天,各走一边。”

    说完,朝着旁边让了让,然后带人继续敲锣打鼓的离开。

    楚弦盯着这帮人走后,不发一言,往县衙方向走去,他知道在定海县里,是有天佛门的庙门的,每天都有很多信徒前往求香祈福,那香火很是旺盛啊。

    若只是一县之地,那没什么,如果很多地方都有香火庙门,那么天佛门的那所谓天佛祖,必然会成为一个祸害。

    而且是修为极高的祸害。

    光是凭借这么多信徒的香火,便足以凝练修为金身,那法力,甚至超越一些人官的官力,在楚弦看来,天佛祖在凉州经营这么多年,不知道吸食了多少信徒香火,估摸早已经达到法身境界。

    出窍、神关、法身、道仙。

    法身境界,已经是近乎道仙的存在,那自然不是楚弦所能对付的,想要彻底铲除天佛门,那至少是要刺史出面,集结大军前去讨伐才可。

    楚弦无法左右凉州刺史,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丞,先把这一县之地治好再说。

    这次到县衙,刚到门口,就看到那边站了很多县衙的官吏,见到楚弦和吴德贵步行回来,急忙上前迎接。

    吴德贵此刻是一个一个的介绍。

    有县衙的文书,有县军典史,还有捕头等小吏。

    天唐圣朝的县地,分大县和小县,大县当中,才有七品县令,下分县丞、县尉、主簿,而小县,无县令,最高官员便是县丞。

    定海县,便是一个小县。

    楚弦和这些人一一认识,不过楚弦心里明白,这些人,都是吴德贵的人,无论是文书还是典史,又或者是那些小吏,都是‘姓吴’的。

    而且吴德贵这人更是‘大权在握’,身兼县尉和主簿,这种事情,在其他地方那都是不被允许的,但在这偏僻的定海县,居然成了正常的事情。

    认识众多官吏之后,便是入席,吴德贵准备了席面迎接楚弦,不过楚弦哪里会钻这种圈套,一口回绝。

    只说赶着上任,一路奔波,累了,想歇歇,至于饭菜,你们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

    县衙之内,有专门提供县丞居住的地方,楚弦带着戚成祥休息下之后,在吴德贵自己的私宅当中,他那一系的官吏都集中在一起商讨事宜。

    商讨的,自然是楚弦。

    “这个新来的县丞不简单啊,居然是能将我的下马威给化解掉,看起来,传言说此子乃是天纵奇才,更是破了隋州凤城大案的关键人物,果然不假呀。另外,不知道姜渊和这楚弦究竟认识不认识,有没有关联。”吴德贵神色凝重,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下面他的几个亲信都是表情各异,这时候,典史张中开口道:“大人,他楚弦就算是过江龙,那也压不过咱们地头蛇,您放心,我们只听您的号令,他就算是县丞,也包管让他成为一个光杆,有官名,无实权。至于姜渊,一个过气的老头,又什么可怕的?大人若是不放心,我带人去探探这老东西的口风。”

    吴德贵点了点头:“好,张中,那你一会儿就去跑一趟,问清楚是怎么回事。我总感觉,这个楚弦会成为我的心腹大患啊。”

    “大人多虑了,他楚弦再能,也只是一个被发配来的小官,没靠山,没后台,不然谁吃饱没事干跑来咱们凉州做官?落魄的的老虎不如狗啊,他呀,蹦?不了几天。”县衙文书也是摸着胡子冷笑道。

    吴德贵仔细一想,也觉得是如此,毕竟定海县,可是掌控在他自己的手里。

    别的不说,就说县中大小事务,哪件事不得自己点头才能办?县衙里的官和吏,都是听自己的话,楚弦就算是县丞,那也指挥不动。

    只要姜渊不乱说话,那么楚弦就不足为据。

    “大人,那楚弦放任不管也不合适,得让那他知难而退,大人,我有一计,包管让那楚弦难受一阵子,而且分身乏术。”县衙文书这时候眼珠一转,开口说道。

    吴德贵听完对方讲述,连连点头:“这法子不错,就这么办,他不是县丞吗?就让他好好过过这官瘾。”

    当天夜里,典史张中就带人去了姜家,回来的时候,张中喜笑颜开,直接找到吴德贵,将他探查的结果道出。

    听完之后,吴德贵稍微放心了,至少姜渊不承认与那楚弦有什么关系,这是好事,最多说明,那个楚弦来之前,是有所准备,至少是稍微明白定海县的情况。

    到了第二天大早,县衙的文书就去拜见新来的县丞大人,还带着两个衙役,送去一大批卷宗。

    文书走后,戚成祥看着院中那一车卷宗,脸色难看:“大人,他们分明就是故意,将这几个月的公务积累卷宗案卷都搬了过来,这么多卷宗,没个日根本看不完,想要全部批示,怕是要更久。我便不信,这几个月没有县丞,难道就没人处置县里的公务了?”

    楚弦摆摆手。

    “这是那吴德贵之计,想要恶心我,让我知难而退,还能用这些事情,拖住我,雕虫小技而已。”

    说完,楚弦道:“将卷宗都搬来,我就一一审阅批示。”

    “大人,这……”戚成祥担心,这么多卷宗案件,哪里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完的。

    楚弦一笑,也没有解释,直接拿起一个卷宗,翻看起来。

    楚弦看东西,一眼一页,快的不像话,外人看去,就像是在胡乱翻看一样,可实际上,楚弦过目不忘,全部都能印刻到神海书库当中。

    戚成祥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不过他跟着楚弦这么久,自然知道楚弦这异于常人的天赋,所以也不吭声,而是帮忙搬运卷宗。

    一本,两本。

    楚弦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将所有的卷宗都遍历一遍,记了下来,只要闭目思索,便是将这些卷宗倒背如流都没有问题。

    “戚刀长,通报下去,就说本官要升堂,审案、施政、颁令。”合上最后一本卷宗,楚弦直接说道。

    戚成祥二话不说,出门传达。

    定海县,新任县丞大人要升堂,审案、施政、颁令,消息立刻是传了出去。

    吴德贵听到消息之后,也是一愣,问身旁的人道:“这个楚弦要做什么?上任头一天就要升堂?他能做什么?对了,那些卷宗都给他送去了?”

    旁边的人急忙道:“送去了,一本不少,足足拉了一小车,几十斤重呢。”

    吴德贵琢磨:“难道说,那楚弦根本就没有看那些卷宗?哼,好,就让他升堂,看看他要做什么,他又能做什么。”

    片刻之后,楚弦正式上任的第一次升堂,开始了。

    很多人都是在看热闹,因为要升堂,那是必然要处理公务的,审案、施政、颁令,不外乎就是这三点,但楚弦昨天刚到定海县,尽早才看卷宗,能审什么案?施什么政?颁什么令?

    到时候,绝对会闹出笑话来。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挑刺,等着在堂上刁难一下这个新来的县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