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夏氏神匠(周一求票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夏氏神匠(周一求票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样的夜色,楚弦也在看。

    只不过他身旁没有佳肴美酒,只有厚厚的卷宗和忠诚的护卫。

    “夜深了,大人劳累一天,也该休息了。”旁边戚成祥说道,楚弦刚来定海县两天,就有这般成就和突破,戚成祥自然是佩服无比。

    而因为跟着楚弦时间也长了,所以戚成祥并不觉得如何,因为在他看来,再麻烦的困境,楚弦都有法子解决。

    这也是他为何愿意跟随楚弦来凉州的原因。

    “不急,戚刀长,劳烦你跑一趟,买一些药材回来。”楚弦这时候递过去一张早已经写好的纸条。

    戚成祥接过来一看,上面罗列的药材有十几种,而且已经入夜,县里的药铺应该早就打烊了。

    不过既然是楚弦安排的,戚成祥没有说一句话,直接转身出去办事。

    半个时辰不到,戚成祥回来了,带着楚弦要他买的药材。

    这一夜,楚弦没怎么休息,前半夜炼制丹药,后半夜修炼分神御金诀,楚弦知道,想要做一些事情,光凭官术是不够的,依托官力,提升修为才是正途。有的人官,以为当官之后就万事大吉,就可以从此安逸,事实上并非如此,只说一点便可明白修为的重要性,当年天唐圣朝初创之时,若非太宗祖皇修为通天,力压神佛,又哪里有圣朝数千年盛世?若是那般,泱泱人族,依旧会被神佛统治,如蝼蚁一般。

    正因为如此,楚弦才不敢荒废修为。

    天亮时分,楚弦夜游归来,睁目而起。

    戚成祥早就准备好早饭,两人吃了,前者便问今日是否还要升堂问事,楚弦摇头:“昨天该立的官威已经立了,升堂的事情不急,先出去办件事。”

    戚成祥没有多问,吃完东西,立刻收拾东西。

    昨夜修炼出窍夜游,楚弦又将定海县转悠了几圈,毕竟梦中他是三年后才来的,现在还是有些地方和楚弦记忆中有出入,但大体相同。

    定海县的人也应该一样。

    楚弦要掌控定海县,必须要掌控几个人,一个是姜渊,一个是已经成为文书官的夏泊仲,姜渊那边先不急,毕竟这老狐狸的外号不是白叫的,这一世彼此还没有交情,所以得慢慢来,至于夏泊仲,楚弦今日就要收其心。

    一路步行,楚弦七拐八绕,到了一处民宅。

    因为久未修缮,所以看上去十分破落,楚弦示意戚成祥上前敲门。

    很快,里面传来了咳嗽声,院门打开,一个老者出现在楚弦和戚成祥面前。

    在定海县那一年的经历,就是楚弦能短时间内掌控定海县最大的依仗,就像是昨天堂上楚弦推举夏泊仲当文书官,不光是因为在上一世时,楚弦和对方是好友,而是因为,楚弦很了解夏泊仲,知道对方的长处,也知道对方的软肋。

    夏泊仲是当地人,至少祖孙三代都定居于此,楚弦知道,夏泊仲家境贫寒,因为处于边界之地,所以十几年前,经常会有妖族入侵,夏家有很多人,都是死在妖族入侵当中,到了现在,只剩下他父母和一个姐姐,其姐远嫁他乡,只剩下父母,而因为夏泊仲的老父早年受伤,所以身体一直不好,哪怕夏泊仲在县衙里当差十几年,也只能勉强维持。

    至于成亲,那还没有,像是夏泊仲三十好几还没有成家的,哪怕是在定海县里,也不多见。

    不过夏泊仲成了文书官,从吏变成官,地位和俸禄就不一样了,相信很快就有媒婆闻风而动,前来说媒。

    开门的老者,便是夏泊仲的老父亲。

    看上去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老者,皮肤晒的黝黑,干瘦,常年的病痛似乎将这老者的身子都掏干了。

    没有人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老者,居然会是一位技法精湛,大师一级的匠人。

    就算是夏泊仲,或许都只知道他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普通铁匠,早年帮人补锅磨刀修犁而已,却不知道,他爹更善于打造兵器。

    大师级匠人,那不是白叫的。

    整个凉州,又能有几位?

    楚弦知道这个隐秘之事,也是因为一次机缘巧合,至于为何夏老爷子不将家传的手艺传给夏泊仲,甚至都不让其子知道,楚弦就不知道原因了。

    这一次来,楚弦为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帮夏老爷子治他陈年旧疾,第二件,就是让对方帮自己打造几样东西。

    楚弦没有时间,而且也没必要拐弯抹角,所以直接表明来意。

    “夏氏神匠,五十年前名震凉州,所造兵器,别人是千金难求,没想到不过五十年,夏家居然败落如此。”

    开场,就是这么一句。

    那位夏老爷子立刻面色大变,因为知道这过往的,极少,五十年时间,岁月流逝,他们夏家的辉煌几乎已经被人遗忘,便是他儿子夏泊仲,都不知道这段过往。

    “你们找错人了。”夏老爷子当下就要关门,看上去脾气并不好,不过楚弦早有应对之法,当下是道:“妖族入侵,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夏老爷子,你莫要忘记夏家祖训,况且,你也没得选择。”

    说完,楚弦迈步而入。

    这已经算是擅闯民宅了,不过楚弦闲庭信步,他早知道,夏老爷子脾气倔,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倔,但没关系,再倔的人,楚弦都有法子收拾。当然,楚弦也想要和颜悦色,但现实情况却不允许,所以该无情的时候无情,该用手段的时候,就绝对不能手软。

    不然,就是害人又害己。

    屋子里,夏老妇人也出来了,显然,她在后面熬药,听到动静就走了出来,夏老爷子担心,让夏老夫人回去,后者却是不听。

    “你们是谁,究竟要干什么?这里是定海县,我儿子就在县衙当差,信不信我叫人来抓你们。”夏老爷子开始吓唬人。

    楚弦一笑,估摸夏泊仲是一夜未归,毕竟刚刚担任文书官,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所以夏家还没人知道夏泊仲当官的消息。

    楚弦直接步入主题。

    “我这一次来,是请夏老爷子你开炉造器,当然,不会让老爷子你白忙活,该给多少报酬,一分都不会少。”楚弦开门见山。

    夏老爷子此刻咳嗽了几声,语气软了一些,摇头道:“这位公子,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听说的老朽,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夏氏已经败落,老朽也早已经封炉,请回吧。”

    婉言拒绝。

    楚弦不为所动:“能封炉,就能开炉,夏老爷子也可以重复夏家的光辉。”

    夏老爷子眉头紧皱,显然他也看出,这两个人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当下是道:“二位还是另寻他处,凉州之地也并非只有夏氏一家,况且老朽身体大不如前,久疾缠身,即便是有心,也无力了。”

    说到这里,夏老爷子神色暗淡,显然他身体的病痛,的确是折磨了他很多年。

    楚弦笑道:“无妨,这世上,真正无法医治的病痛不多,夏老爷子的病,也并非无药可救。”

    这一下,夏老爷子是怒极反笑,一脸嘲讽道:“公子年轻气盛,难免说一些自大的话,听你的意思,莫非还能帮老朽解除疾病?若真如此,那老朽便是免费为公子你开炉造器,又是什么难事!”

    “这可是你说的。”楚弦抓住对方话柄,然后直接从怀里取出昨夜炼制的丹药,放在桌子上:“这药一日吃三粒,早中晚各一次,最多三日,你的陈年旧疾便可好个七七八八,本来你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早年受伤,触动了心脉,没有及时调整恢复,这才导致气力不济,气血亏虚,之后又看了庸医,胡乱用药,身子这才垮了,还以为是什么不治之症,实际上在我眼中,根本不算什么。三日之后,我会再来,希望夏老爷子你不要食言。”

    说完,直接就走。

    戚成祥紧跟在后,心中暗道大人又开始人前显圣了。

    不过这感觉还真不错,不见那夏家老两口都傻眼了。

    对于楚弦为何会知道这么多事情,而且还精通医术和制药之术,戚成祥虽好奇,却从没有问过,他只知道楚弦做的都对,自己只要尽职尽责辅佐保护便可。

    楚弦走后,夏家老两口都是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也是之前楚弦太强势,而且说能治好夏老爷子的陈年旧疾,这才被镇住了。

    夏松,也就是夏老爷子看着桌子上那一瓶药,神色犹豫,他夫人夏氏已经是上前拿起,将瓶盖打开。

    顿时,一股药味涌出,甚是辣鼻。

    “老头子,那人说话可信吗?”夏氏问了一句,夏松一撇嘴道:“我哪儿知道,我都不知道那两人是谁,不过药看上去不像是假的。”

    “你怎么知道?”夏氏不服,夏松则是一幅女人什么都不懂的表情道:“这些年我吃的药还少?正所谓久病成医,就说这味道,就不一般,别看闻着辛辣,甚至带着一种苦味,但良药苦口,那些所谓神医配制的药我也不是没吃过,味道都是药香,好吃却不治病,我觉得那人不像是骗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