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预言(三更兑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哈哈,老道我本就是云游之士,既然要云游天下,那来凉州也是正常,倒是这位道友,你是什么来路,能让我老道我看不透的人,少之又少,除非是大修能蒙蔽天际,但你修为不高,居然也是看不透,算不清,当真是奇怪,奇怪。”天机老人此刻表现出一脸的好奇,上下打量楚弦。

    楚弦倒也不惧,他知道天机老人从不会与人为敌,更不会参与到任何争斗当中,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一个脱离于一切势力之外的旁观者,旁观世间百态,旁观天下变化。

    有人很希望遇到天机老人,因为他的卦,很灵,若能找他卜卦,那是可以少走很多弯路的,只是天机老人盛名在外,却是极少有人能遇到,就算是遇到了,也少有人能认得出,这个其貌不扬,邋里邋遢的老道,便是天机老人。

    一般情况下,这天机老人是不会与人说话交谈的,这是他的规矩,他每一次去一个地方,只会临街而坐,不言不语,或许坐一天,或许只坐片刻,谁能认出来,或者谁主动让他卜卦,他才会被动反应。

    这也是传言中天机老人的行事风格。

    但是这一次,对方明显不一样,因为最开始,是这天机老人主动与楚弦说话的。

    此外,他称呼楚弦为道友,这实际上,是极为罕见的。

    天机老人是什么身份?他的传说,数千年前就有了,有人说,天机老人早就是道仙之体,他称呼别人,皆以‘你’来称呼,看上眼的,叫你一声‘小友’顶天了,何曾见他称呼别人为‘道友’?

    那至少是被天机老人认可的人,才有这等殊荣。

    只可惜,楚弦并不知道这些,毕竟对于他来说,也是头一次遇到传说中的天机老人。

    楚弦此刻盯着天机老人,确定对方没有恶意,这才道:“既然遇到天机老人,那可否请前辈为我卜算一挂。”

    知道天机老人的,都明白,遇到这个人,就是机缘,赶紧求签问卦,不然下一次,怕是未必再能遇到。

    天机老人此刻却是连连摆手:“都说了,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看不清,猜不透,最多是能看到你最近有过血光之灾,除此之外,关于你的未来之事,一片混沌,所以没法子给你卜算,刚才叫住你,也只是老道我好奇,这世上怎会有我也看不透的人,哎,怪哉。”

    显然,对于这个问题,天机老人很是在意。

    楚弦心头一跳,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他自己是最清楚不过,难道说,是因为梦中前世的缘故,自己算是重活一此,所以这天机老人才卜算不出来?

    很有可能是这样。

    “那,可惜了。”楚弦这时候说了一句。

    当然可惜,能遇到天机老人,不知道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毕竟,能得到天机老人的点拨,无论对谁,都是受用无穷。也幸好天机老人不依附于任何势力,只是如同一个世外高人一样,云游四方,做一个旁观者,所以这样的人,反倒是不会被人忌惮。

    本以为可以问问自己的未来之事,不过显然,这愿望落空了。

    刚才楚弦借用阴阳幻神鲤施展幻术,将这一条小街上的人都拉入幻境,原本就是想要单独和天机老人谈谈,最重要的是,看对方能不能卜算出自己的来历和未来,既然对方看不出,那就没有必要维持幻境了。

    想到这里,楚弦依旧挥动衣袖,瞬间,周围的人全部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或走或停,或说或笑,包括戚成祥在内,居然都没有丝毫的察觉。

    这幻术,也是楚弦昨天才刚刚掌握的,他修为只要有一点精进,那么所能施展的术法,就能多一些。不过也只能勉强影响戚成祥这种境界的武者和普通人,换做是出窍境的修士,那就不行了,又或者是先天武者,这种等级的幻术也影响不了。除此之外,楚弦能制造类似藏海和尚那般可以影响很多人的幻境,还是因为他有阴阳幻神鲤,否则单以幻术来说,楚弦是差了藏海和尚太多。

    那天机老人只是在一旁看着,什么都没说,也符合天机老人的作风。

    既然无法请天机老人卜卦,那楚弦就打算走了。

    天机老人也不阻拦,他本就是尘世看客,他所修炼的卜算之道,让他只能做一个看客,不能去参与任何争斗,自然,更不会强求任何事情。

    便在这时,楚弦突然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天机老人无法给自己卜卦,是因为什么都卜算不到,这没法子强求,但其他人应该可以吧?

    例如戚成祥,例如夏泊仲,例如洛勇。

    他们总该可以请卦吧。

    当下楚弦让这两人去向天机老人请卦,结果天机老人看戚成祥的时候,眉头直皱,只说这人早应该是横死之命,怎么还会活着?

    楚弦听到,急忙是将戚成祥拉回来,心中明白,这天机老人果然名不虚传,因为对方说的没错,前世,在凤城的时候,戚成祥就已经死了。

    好在,还有夏泊仲和洛勇。

    天机老人看了这两人一眼,依旧是无奈,喃喃道:“怪了怪了,这些人,要么就是应该早就死了,要么是过段时间惨死,怎么今天遇到的都是这种横死之人,呸呸,太不吉利了,太不吉利了。”

    天机老人居然还吐了几口吐沫,黄痰落地,恶心的很,看的楚弦直翻白眼。

    “不行,不行,今天不吉利,我得换个地方。”天机老人当下是抓起身旁的四象卜天幡,就要转身离去。

    楚弦大急。

    这天机老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能遇到那是缘分,绝大部分人,只听其传说,这辈子都见不到真人,所以这机会不能就这么浪费。

    当下楚弦上前道:“天机老人先别走,给他们几个人,留下句话吧。”

    所谓留句话,就是预言。

    天机老人却是头也不回,道:“大寒终、春初起,血月夜,劫数至。”

    说完,身形一晃,居然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戚成祥等人看的是目瞪口呆,暗道那邋遢老道居然是一个隐世高人,这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没影了。

    楚弦知道,天机老人走了。

    对方神通了得,别说自己,再厉害的人,也拦不住天机老人,这次能在镇西城遇到这位传奇,也算是一个机缘,而且对方是留下了话。

    怕就怕天机老人什么都不说,那是最难办的,只要说了,那么好好揣摩对方留下那句话的含义,就可以趋吉避凶,改变命运。

    “大寒终,春初起,血月夜,劫数至?”

    楚弦沉思片刻,已然明白这一句预言的含义。

    预言的重点,在于‘血月’这两个字上,而楚弦之前让夏泊仲查阅过过去数十年来,妖族入侵凉州之地的纪录,当中,有三次入侵,是在血月之夜进行的。

    而血月之夜,乃是天之异象,或数十年出现一次,或三五年出现一次,但过往每一次出现,都是生灵涂炭,因为在血月之夜,妖族不光是会实力倍增,还会陷入狂暴,更加嗜血。

    也就是说,按照预言,大寒天气结束的时候,春风初起,就会出现一次血月之夜,到时候,劫数就来了。

    天机老人的预言几乎没有错的时候,所以楚弦几乎可以确定,定海县会在两个月后,受到妖族入侵。

    但前世时,楚弦没有听说这段时间里有过血月天象降临,这又是怎么回事?

    楚弦想不通,也猜不透。

    好在,楚弦没有在这件事上深究,有的时候,想不通猜不透,就等等,说不定,过段时间,便能水落石出。

    “走!”

    楚弦弄明白这一点后,知道时间紧迫,当即是去拿府令的批条,去领取甲胄兵器。

    县防的事情,必须抓紧。

    而实际上,楚弦知道,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将定海县百姓迁移,但这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否决了。

    可能性太小。

    对于世世代代生活在一个地方的人来说,让他们迁移,难度极大,更不用说,定海县包括十一个村落,数万百姓分布,想要迁移,谈何容易,况且这可是在寒冬腊月,怎么可能迁移?

    况且天机老人的预言,应该并非只是指定海县,而是在边界雾山地界周围十几个县地,甚至,是整个凉州。

    镇西城,军器司。

    楚弦带着夏泊仲,拿着府令的批条前来领取甲胄兵器,等了许久,才见到了一个军器监丞。

    要说这军器监丞的官位并不小,乃是从七品,不过要说权势上,其实是不如楚弦这种一县主官的。

    毕竟,楚弦是主管一县之地,军器监丞只是负责管辖城府军器,打造、储备、发放。

    本以为事情可以很顺利的完成,却没想到在这个军器监丞身上遇到了阻碍。

    这位军器监丞看了看批条,摇头道:“虽有府令大人的批条,但这还得城府主书大人的许可才行,你们先去找主书大人吧。”

    说完就要送客。

    楚弦眉头一皱,他知道,城府主书实际上并没有管辖军器之权,这件事,只要府令大人点头就可以。

    军器监丞这么说,明显是故意的。

    楚弦看了对方一眼,应该说,他们素不相识,对方也没必要因为这小事为难自己,但从对方刚才进屋之后的细节表现,楚弦能看出一种敌意。

    虽然对方隐藏的很深,但又如何能躲得过楚弦的眼睛。

    这就有些奇怪了,没有仇怨,没有过节,头一次见面,对方没有理由这么做,除非,是有人事先打了招呼。

    联想到之前吴德贵跑来镇西城告状的事情,楚弦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