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拎着衣领去评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德贵把持定海县这么多年,而且还是一县县尉,想必和这军器监丞也是相识的,对方会不会是为了给吴德贵出气?

    若是平时,楚弦才懒得和对方计较,但是今天不一样。

    天机老人的预言,如同悬在楚弦头顶的一把利剑,现在的情况,在楚弦看来已经是十万火急,所以他不想再耽搁时间了。

    这种时候,无论谁敢拦路,楚弦都不会客气。

    当下楚弦拍桌而起。

    那军器监丞吓了一跳,先是一怔,随后立刻气急败坏道:“你……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跟我拍桌子?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这件事没有主书大人的批示,一件甲胄,一件兵器你都别想领走。”

    楚弦则是冷声道:“监丞大人,你想清楚再说话。你是不是以为,我楚弦初来乍到,尤其是在这镇西城里无根无基,且你官位比我高,就可以肆意欺压于我?”

    面对楚弦质问,那军器监丞心中稍慌,但神色不变,冷声道:“楚县丞,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谁有那闲功夫,你还真将你自己当盘菜了?哼,可笑,告诉你,这是规矩,谁来都一样。”

    “是吗?军器司若有这规矩,可否将文书拿出来让楚某瞧瞧,若是真的,楚某立刻就走。”楚弦步步紧逼。

    那军器监丞眉头一皱,声音提高一度:“你算什么?你想看就看,凭什么?告诉你,在这军器司,我说的就是规矩,你若不服,可向府令大人去告状啊。”

    楚弦突然一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你以为我楚弦不敢?”

    说完,伸手一抓,居然是瞬间扣住那军器监丞的衣领,后者大惊,急忙想要挣脱,只是他虽官位比楚弦高一级,但本事比楚弦差远了,居然是怎么都无法挣脱。

    “放肆,大胆啊你!”军器监丞瞪着眼珠,当下是施展官术,作为军器监丞,他的官术有攻有守,施展出来,威力强横。

    便见他先是握着官符,施展官威之气,想要将楚弦震开。

    只是他的官威之气虽强,将屋子里的桌椅板凳震的支离破碎,同在一个屋子里的夏泊仲也是被逼的后退数步,可偏偏无法逼退楚弦。

    “好,这可是你逼本官的。”军器监丞此刻是大怒,当下是以官术幻化成剑,刺向楚弦,谁料楚弦用另外一只手抓过去,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官气之剑应声破碎。

    军器监丞目瞪口呆。

    自己可是从七品的官员,官力不是一个从八品的县丞所能相提并论的,按理来说,自己的官威之气,官气之剑,随便一个都不是对方能抵挡的。

    可现实是,对方两次都是轻易化解。

    此刻楚弦手臂用力,直接就将这位军器监丞拎着,走出了军器司,直奔城府而去。

    “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吴德贵,是你们逼我的。”楚弦这时候小声在对方耳边说了一句,然后一边走,一边道:“防御妖族入侵,县防大事,就连府令大人都全力支持,你这军器监丞又为何处处刁难与我?那咱们就去找府令大人评评理。”

    楚弦是喊出来的,当下是吸引了不少百姓路人的目光。

    便见一个官员抓着另外一个官员行走,说的都是妖族入侵的事情。

    那军器监丞已经是傻眼了。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从八品的县丞拎着,而且毫无反抗之力,无论他动用什么官术,都会被对方化解,这招摇过市的,你不要脸,我他娘的还要呢。

    军器监丞也是急眼了,疯了一遍反抗,最后甚至是不惜动用杀戮之术,但结果依旧是没有卵用。

    楚弦是谁?

    哪怕他只有从八品,但真的要认真起来,他这一个区区从七品的军器监丞还真不够看,等走到城府的时候,已经是惊动了不少百姓和城中官员。

    官员之间冲突,那可是大事,即便是府令再忙,也得优先处置这件事。

    不光是镇西城的府令,就是主书和下府长史这些官员都全部都惊动了,一起赶来,顿时是热闹非凡。

    那些各地来的地方官员,也同样被惊动,一个个跑出来看热闹。

    军器监丞是急火攻心,想要说话,但楚弦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见到人来的差不多了,当下是开口道:“凉州之地,乃边陲之州,更是抵御蛮荒妖族的屏障,过往千年,妖族无数次犯我边界,因而州防、城防、县防之事乃是重中之重,别看妖族十几年没有动静,就以为天下太平,没有的事情,太宗都说过,要居安思危,说不定明年,说不定下个月,说不定就在明天,妖族就会卷土重来,所以我定海县来求甲胄兵器,巩固县军,府令大人才会大力支持,给了批条,调拨军器,而你这位军器监丞拿着圣朝俸禄,却是处处刁难,居然说府令大人的批条不行,还得有主书大人的批准,下府长史大人也得同意,难道这就是咱们镇西府的规矩?难道你就是这样刁难各地官员的?”

    说完,对着已经赶来,而且面色难看的府令道:“还请府令大人评评理,主持公道。”

    直到此刻,楚弦才松手,将那军器监丞给放下。

    后者险些没摔倒在地。

    楚弦的话,让他吓的浑身颤抖,不过这时候他也是急了,急于辩解,当下是不经脑子道:“你这楚弦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说府令大人的批条不行了?我又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下府长史大人同意,我只说过,得主书大人批示才可……”

    说道这里,他反应过来,急忙闭嘴。

    让主书批示才可调拨军器,这种话也不能说啊,当下是吓的冷汗直流,结结巴巴也不知道再怎么辩解。

    楚弦此刻反倒是不说话了。

    他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再闹,就过了。

    楚弦此举,一来是为了解决问题,二来也是借这个机会,警示众人,如今凉州之地,从上到下,都有些疏于防备妖族卷土重来。

    楚弦想过上书给刺史,给上府长史,给军府司马,但效果有多大?

    怕是人家未必会看,就算是看了,可能也只是一笑置之,不会理会,因为就楚弦所知,凉州之地,并非所有官员都疏于防范,也有官员深刻记着以前妖族入侵时的可怕,这些年来,类似的建议之书,绝对不少。

    但结果呢?

    没有任何改变,各地县府,像吴德贵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所以倒不如直接一点,借军器监丞的刁难,大闹镇西城,借着这件事,道出妖族威胁不可忽视,不可懈怠,或许还能起一些效果。

    至于能起多少效果,就看这件事之后的发酵程度了。

    当然,楚弦这么做,那位军器监丞固然是要倒霉了,而楚弦自己,也会被人诟病,不过楚弦不在乎。

    最后,关起门来,楚弦和那位军器监丞被一顿狠批,只不过也仅此而已,这件事归根结底,做错的并不是楚弦,而且经过这一次事情,楚弦在镇西城里也是大大的有名,不说别的,他一个从八品县丞,居然是拽着从七品的军器监丞一路走去城府衙门,而且沿路那位军器监丞无论怎么反抗都无法挣脱,明眼人一下就看出问题了。

    按理来说,官位高的官员,其官力和官术是要强过比他官位低的官员,可这一次恰好相反,那位军器监丞在楚弦手里,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而且整个过程,楚弦用的也只是官术,显然,楚弦在官力上肯定是不如军器监丞,但在官术运用上,对方则是差了楚弦十万八千里。

    这个楚弦,不简单。

    到了第二天,楚弦屁事儿没有,带着甲胄兵器物资离开镇西城,赶回定海县。

    但没人知道,楚弦在此之前,又拜见了一次府令,道出妖族有可能在开春时,血月天象出现的时候大举入侵。

    府令或许还憋着气,所以也没询问楚弦从何处得知的,只是应付式的点了点头,就打发楚弦离开。

    除此之外,楚弦还连夜写了书信,给凉州刺史,给州长史,给军府司马,信中也是将妖族可能会在下一次血月天象降临时大举入侵的推测道出,请求加固防御,增派军卒。

    甚至于,楚弦还给崔焕之也写了一封信,将这件事道出。

    这也是楚弦所能做到的全部,别的人楚弦不敢保证,但崔焕之看到自己的信,必然会重视,说不定可以通过上层,例如让萧禹中书大人直接干预凉州之事。

    到时候,至少可以有应对的准备,不至于让妖族攻城略地,屠杀百姓。

    以楚弦对崔焕之的了解,这件事如此重大,他必然会通报萧禹中书,到时候圣朝只要派来一位道仙级别的仙官来,那么妖族再闹,也翻不出浪花来。

    所以说到底,楚弦还是有应对之法,圣朝还是圣朝,不会因为几个小妖在边界闹腾,就因此而伤筋动骨。

    这种事,不存在的。

    只不过对于楚弦来说,他要做的,只是要保住定海县,仅此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