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拒不配合(承诺的三更)

第一百五十六章 拒不配合(承诺的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几日,也有不少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姜渊也都是含糊搪塞过去,毕竟在他看来,就算是今年妖族不来,明年也不来,但县防之事,任何时候都不可麻痹大意,这就是防患于未然,否则一旦妖族来了,到时候必然是尸横遍野,家破人亡。

    这时候,县衙外面有吵闹声,而且愈演愈烈。

    夏泊仲从外面走进来,脸色有些难看:“大人,那帮人又来闹了。”

    夏泊仲口中所说的那帮人,就是县中的大富之人和其家眷,自从楚弦严令拆了他们的产业修建箭塔,这些人便天天来闹,也没什么暴力,就是往县衙门口一坐,哭诉,什么家里揭不开锅啦,县丞大人断了他们的营生啦,还有人说防妖就是劳民伤财,浪费县中钱财,有这些银子,还不如接济困难户,甚至还有人直说,楚弦大人就是在捞钱,就是在谋私利,祸害百姓。

    不过这最后一种说词,也都是在背地里说,明面上还是不敢说的,敢当着官差的面这般胡说,给你抓了就不划算了。

    但这些人闹腾这几天,整个县城里已经是风言风语,传的很凶。

    “大人,干脆将这些闹事的抓起来,若任由他们这么胡闹,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被他们蛊惑,不明就里之人,还以为大人您真的在谋私利。”夏泊仲这时候说到,脸上带着一股杀气。

    楚弦摆摆手。

    “这些人巴不得你抓他们,况且他们很清楚法不责众,尤其是这种闲言碎语,给他们治罪,反倒是给了他们理由继续闹事,现在天寒地冻,他们闹腾一会儿也就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果然如同楚弦所说,外面闹事之人见没人出来搭理他们,而且外门寒风瑟瑟,那是真冷,冷风顺着脖领子往里钻,待一会儿行,时间长了,真受不了。

    于是,这些人闹了一会儿,见没人搭理,也就偃旗息鼓,自己回去了。

    因为冷。

    楚弦的书房内,点着炭火,所以热腾腾的。

    此刻楚弦将手中的文册放下,手中的正气笔也是化作一道流光消散。

    “夏文书,镇西城府那边,有什么消息回来?”楚弦这时候问了一句,这时候旁边的夏泊仲摇头道:“回禀大人,没有。”

    “刺史府呢?”

    “也没有!”

    “长史府、军府司马那里……”

    看到夏泊仲摇头,楚弦不问了。

    显然,过了这么多天,自己的上书的谏言根本没有得到重视,甚至,可能都没有认真看。

    这也是无奈,楚弦若不是一个小小县丞,或者官位高一些,或者官职重要一些,也不会被人如此的无视了。又或者,说血月之夜将至,妖族会卷土重来的说辞太过危言耸听,这些上官见了,不喜欢听,所以才会不加理会。

    什么可能性都有。

    这时候,夏泊仲又道:“不过,听闻这几日镇西府的城防军调动很频繁,而且从凉州腹地有军队向各地边陲调动的迹象,这些,都是下官在军府的一个同窗好友说的,可信度应该不差。”

    楚弦一听,精神一振。

    或许,自己之前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哪怕是自己那一番言论有些‘危言耸听’,但为了保险起见,至少凉州的高层,例如长史府、例如军府司马,还是做了一些动作来预防。

    这就足够了。

    楚弦突然有一种感觉,因为自己的出现,这一世,妖族和凉州的局面怕是会和前世截然不同。

    鲤尾一动,搅动江河。

    定海县治下十一个村的里长,有十个都应楚弦所召而来,包括洛家村的里长,里长便是村长,亦称里吏。

    洛家村之前被楚弦当做重点给狠狠整治了一番,不光是将村中的天佛门传教僧给当众斩首,还将几个死忠村民也给杀了。

    没有了天佛门的蛊惑,村民仔细想想这些年的荒唐事,很多都是幡然悔悟,再加上楚弦早就安排夏泊仲给各村派去教书的先生,以正道引导,讲人道治学、礼仪匠学,虽说世间不长,但相对于其他村子,洛家村已经是好了很多。

    不过村中也有一些死性不改之人,即便楚弦叫人推平了天佛门的香火庙门,但这些人依旧是偷偷在家中供奉,而且还经常咒骂楚弦这个父母官,当真是愚昧至极。

    而那唯一一个没有赶来的里长,是河底村的,这村子相对于其他村落,要富庶很多,此外,那里长也是县中一家大富的亲戚。

    楚弦因为征地修建箭塔的事情,得罪了县中几个大富人家,所以连带着,他们的亲戚也是视楚弦为仇敌。

    但像是这种故意抗命不尊的却是第一个。

    “河底村怎么回事?”楚弦了解情况之后,开口发问。

    姜渊在一旁道:“河底村里长张立富说是村中事务繁多,又说大雪封山,故而不来。”

    “哦!”

    楚弦一声哦,蕴意非常,这一刻,楚弦官威涌现,下面另外十个里长立刻是感觉泰山压顶一般,一个个低头,大气不敢出。

    “大人,不如我去跑一趟河底村,将村民迁移避难之事通报下去,就看那张立富怎么说。”这时候夏泊仲主动请缨。

    楚弦想了想,点头。

    河底村有村民四十多户,一百多口人,算是几个村子中规模较小的,而且都以青壮年为主,只要时间来得及,几天时间就能迁移过来。

    夏泊仲办事稳重,让他跑一趟也可以,也是现在县中离不开楚弦,否则楚弦不介意亲自去一趟。

    剩下的十个里长,楚弦也没有和他们客气,他是县丞,就直接以上官命令,让十个里长立刻回去,安排村民迁移避难的事情。

    这时候一个里长想了想开口道:“县丞大人,此番避难,持续多久?”

    楚弦道:“来县城暂住三个月,三个月后无事,便可返回。”

    另外一个里长问:“村民人数众多,住所衣食如何解决?”

    楚弦道:“衣自备,吃的,县里管。”

    “那就好,那就好。”那里长道:“如此,回去就好说了。”

    还有里长开口道:“县丞大人,恕在下直言,下面已经是流言飞起,说县丞大人您以血月之夜将临,妖族大举入侵为借口敛财,搞的天怒人怨,天佛门的传教僧更是以此为借口,大肆抨击,还说您要迁移村民,是为了占他们的田地,说你,是妖魔转世,祸害人间,虽是谣言不可信,但难免有人信以为真,怕是有村民会不愿意迁至县城。”

    这话一说,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瞬间是落针可闻。

    这话,众人谁不知道,心里都和明镜一样,这段日子外面都传疯了,私下里,都在咒骂楚弦这个县丞大人。

    甚至,听说已经有人倡议写万民血书,要送到城府,要送到长史府甚至刺史府,要求罢免楚弦这个县丞。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旦被百姓以血书罢免的官员,那可就是有了污点,几乎不可能再有被启用的可能,从此不光是要背负骂名,而且仕途就此中断,等于是在官场上被判了‘斩立决’。

    屋子里,众人都看向楚弦,看这位县丞大人如何处理这棘手的问题。

    楚弦这时候却是扭头,问戚成祥和姜渊:“戚刀长,姜主簿,县军招募了多少?”

    这几日,招募的范围扩大到全县,而且提升的饷银,所以哪怕是有人在暗中捣乱,但还是有人来应征。

    毕竟,当上县军,光是饷银就能养活一家老小。

    除此之外,楚弦为了让人安心,更是提前垫付了饷银,这样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因而这几日着实的招募了不少人,但具体数量,楚弦还不知道。

    这件事姜渊更了解,当下是道:“这几日县军招募,已达百人之数。”

    姜渊的话没有说明白,但楚弦听明白了。

    姜渊的意思是说,招募的人数已经超过百人,因为县军的标准定额就是百人队,不准多,但楚弦授意是能招多少就招多少,多出来的,名义上就说是姜渊家的护院家丁,但实际上,无论装备还是饷银,都是按照县军的标准来弄的,包括练兵也是一样。

    练兵的事情,则是由戚成祥全权把控,直接教正规军的‘百战刀法’,这刀法一共只有五式,简单直接,一点都不花哨,或许对付不了厉害一些的武者,但厮杀起来,却是杀伤力极强。

    这时候楚弦直接道:“迁移村民,是政令,既是政令,就必须遵守,哪个村不遵循,直接派县军过去,就是抓,也要给我把村民都抓回县城之内。”

    “属下遵命!”戚成祥立刻说道,对于楚弦的命令,他历来是毫无保留的执行,不带打丁点折扣的。

    不过下面的里长一听,都是大吃一惊。

    “这,这怕有些不妥吧,大人,若是村民不愿,这般强迫,甚至不惜抓人,怕是会引来更大的反弹,也会有更多的百姓痛恨县府啊。”一个里长开口说道。

    其他人,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

    他们这也是为楚弦这位县丞想,毕竟还没有听说,哪个地方的县丞敢这么干的,就因为不听政令就抓人?这是要弄出大事情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