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血月降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玉矿里的玉料之前卖了一批,着实是大赚一笔,那收益简直是比之前要多了好几倍。

    “以前累死累活一年赚的,还不如这几日赚的多,怪不得这种矿产都要归公家,凭什么?在河底村,无论以前、现在还是将来,都是我们张家说了算。”张康安这时候喃喃自语,脸上露着贪婪之色。

    从定海县城到河底村得走一天一夜,毕竟河底村算是极为偏僻,张康安虽然自大,但他不蠢,有钱,自然是养了很多能人异士看家护院。

    就说他带着的人中,光是护卫就有十几号,而且个个是身手不凡,所以他很是放心。行了一天路,入夜时,到了一处木屋。

    这木屋,是专门修建在各村要道上的,就是为了方便路人歇脚。

    屋子里,有柴火,还有净水、盐巴和腊肉,按照规矩,是谁用了,以后再来的时候补回来就是,但张康安虽大富大贵,但他却是极为吝啬,像是这种沿路的木屋,他住过很多次,却从没有补充过东西,用他的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生火点柴,张家这一行人就住进了木屋。

    天色全暗下来的时候,外面又来了一老一少两个猎户。

    这一看就是爷孙俩,背着弓箭,腿上绑着柴刀,很是彪悍,不过那只是外表,大多数猎户都是与人和善。此刻这爷孙俩见到木屋里已经有人,所以都是呵呵一笑,道:“外门风大,我们进来挤挤。”

    张康安显然不喜,但也没有赶人,毕竟这不是他家,但也是占据最好的地方,只给那爷孙俩留了靠门的角落,那里走风漏气,显然不是休息的好地方,不过那对爷孙也没生气,各自坐下休息。

    那爷孙俩这时候小声交谈,张康安闲来无事,听到了内容。

    说的,居然就是这一次妖族会不会来犯的事情。

    一听这个,张康安顿时是来了兴致。

    那爷孙俩人观点不一,老猎人或许是经历过恐怖的妖患,所以是新来的县丞大人做事稳妥,至少不能疏于县防,还说不能因为十几年风平浪静,就以为天下太平。

    孙子则道,妖族有何惧?莫非强过虎豹财狼?就连虎豹财狼他都能猎杀,所以妖族来了,也没什么了不起。

    因为这个,爷孙俩是争的面红耳赤。

    张康安这时候冷笑道:“都是那狗官危言耸听,什么妖族来犯?那都是以前的老黄历了,妖族式微,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以前妖族有能力来犯圣朝边境,但是现在,它们不敢了,给那帮妖孽几个够胆它们也不敢,老猎户,你是杞人忧天了,还不如你这小辈见识广有胆气。”

    那老猎户一听,当即脸色一沉,先是盯着张康安看了一眼,这让张康安身边几个护卫有些紧张。

    老猎户背弓挎刀,显然得提防。

    而下一刻,老猎户哼了一声:“你们这是没见过横尸千里,血流成河,咱们圣朝虽强,但不可能面面俱到,更何况,为守凉州,不知多少人族强者殒命,几百年前,就是仙官都陨落了好几尊,这等事情,如今在你们眼中居然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甚至已经忘了,可悲。”

    说完,又冲着他自己的孙子道:“孙儿,你当年还小,但你忘了,你爹你娘是怎么死的了?”

    这一下,那年轻的猎人也沉默了,显然是回想起了往事。

    张康安一脸不屑,又道:“那主张妖患的楚弦已被革职查办,此人就是借着妖患大肆敛财,祸害一方……”

    “屁!”

    老猎户怒了,起身而立,这一下吓得张康安脸色一变,他身边的几个护卫立刻也是起身,各自按着兵器。

    老猎户此刻道:“我怎么不觉得那新来的县丞大人是贪官?相反,不少百姓都说他的好,至少比那吴德贵强了百倍,各地的百姓谁不说新来县丞大人施政有方,单说一点,新来的县丞大人,从不会拖延公案,之前我告村霸拖延我肉银之事,吴德贵拖了我三个月,到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但新来的县丞大人,当天就查清判定,至少,他是为民做主之官,你又凭什么说他是贪官?说他敛财?”

    说起新来的县丞,老猎户的孙子也是连连点头,爷孙俩是站在一线。

    张康安看这爷孙两人体魄强健,不想招惹,就冷声道:“我不与你们这等泥腿子争论,你们懂个屁,反正那姓楚的是官位不保,县城里不知多少人柏手称快,这便是事实,也是现实,再与你们争论,反而是失了我的身份。”

    说完是坐下,不再理会那爷孙两人。

    他不搭理人家,人家才不会搭理他,毕竟是张康安一开始找对方搭话的。

    各自坐下休息。

    虽然马上就要入春,但这边天气依旧不怎么好,无雪有风,夜晚更盛,所以夜深之后,可以听到外面的呼啸声。

    便在这时,张康安等人拴在外面的马匹此刻突然发出阵阵嘶叫,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马蹄跺在地上,传来咚咚响声。

    “出去看看。”张康安这时候都快睡着了,此刻皱着眉不悦道。

    一个下人急忙起身开门,只是这一开门,这下人整个人愣在那里。

    “怎么了?”一个体魄强壮的护卫此刻也走过去,结果他也愣在了哪里,这时候,那边两个猎户也是起身看向门口。

    外面的狂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

    没有了风声,外面安静的可怕,而且刚才的马蹄声,嘶叫声,也没了。

    顺着打开的木门,可以看到一抹赤色映射进来,显的有些梦幻。

    老猎户似是想到了什么,颤颤抖抖的走过去,然后失声道:“血月……血月……”

    当下,木屋里的人都走到门口向外看去。

    只见野外,此刻已经是被一股血色笼罩,抬头望天,可以看到一轮圆月挂在上面,只是不同的是,那月亮,仿佛染了一层血,赤红色的。

    张康安这这时候也不淡定了。

    他是强装镇定,摇头道:“巧合吧,肯定是巧合。”

    显然,他是知道有传言说,新来的县丞推算出血月降临的日子,所以才发出警告,加固县防,招募县军,更是强行让各地村民迁移到县城之内。

    这些,原本都是他和其他人攻击和诽谤县丞的理由,如今,血月真正降临,张康安自然是彻底傻眼。

    这一次,张康安是带着他的家眷,除了他两个娇妻,还有他儿子女儿,此刻都被妇人抱在怀里,胆怯的望着外面的恐怖天地异象。

    “血月夜,妖魔出!”

    老猎户此刻取下背后的猎弓,喃喃说道,他取下猎弓,不光是因为外面一片血色,而是因为,他还闻到了血腥味。

    很浓烈。

    作为一个猎人,老猎户知道,如此近的距离,有如此浓烈的血腥味,不是好事。

    他孙子也是拔出一把猎刀,一脸警惕。

    整个木屋里的二十多个人,都是大气不敢出,毕竟这里有很多人甚至没有经历过血月之夜这种事情,而经历过的,却是明白有多恐怖。

    “马死了!”

    一个实力不差,差不多已经是半步后天高手的武者护卫这时候向外扫了一眼,开口说道。

    声音里,带着一种惧意。

    “什么?你说我的马死了?”

    张康安急忙跳起来,向外走去,护卫急忙将他拦住,不过张康安还是看到,原本拴马的地方,已经是一地的血肉模糊,残肢断腿散落一地,依稀可以看出,那是马身上的物件。

    而且张康安还看到,几个黑影,正蹲在那里,啃食马匹的残尸。

    之前没觉得,此刻看到这一幕,耳边似乎也能听到利齿撕咬血肉、然后咀嚼吞咽的声响。

    这时候,一个黑影似乎察觉到有人,扭过头来。

    那是一张狰狞的狼脸,锋利的牙齿上满是碎肉,等到这黑狼站起来,身高超过八尺,比人族成年男子,基本都要高出一头。

    强壮的四肢,粗糙但厚重的衣甲,装饰着石块,铁片,猛兽牙齿和羽毛,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未开化的土著。

    可这不是土著,而是妖。

    黑狼妖。

    张家的女眷终于有忍受不住这种刺激的,此刻是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其他人想要阻止都来不及。

    下一刻,那几个吞食马尸的黑狼妖全部回头站起,随后啸叫一声,猛的冲来。

    张康安吓的是脸色苍白,连连后退,却是脚下一软,跌倒在地,嘴唇抖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刻,他吓坏了。

    不光是他,木屋里的其他人也是恐惧无比,还是老猎户和那个年长的护卫沉稳,此刻大声道:“挡住狼妖,不可让它们冲进来。”

    说话的同时,老猎户已经是极为熟练的搭弓上箭,一松弓弦,一道箭矢如流星一般闪过,扎入一只狼妖的胸口,不过这狼妖最后关头是避开要害,而如果不刺入要害,这一点伤害对体魄强横的妖族来说,只算是轻伤。

    但疼痛,会更加激起狼妖的凶性。

    老猎户继续射箭,但他一个人,又如何能挡住这几只凶猛狼妖,小猎人此刻才中震惊中回过神来。

    就见他脸色苍白,持猎刀的手,也开始颤抖。

    之前,他还口口声声说,妖族就算来了,也不足为据,他虎豹财狼能杀,难道还杀不了区区妖族?

    可现实是,妖族要比他想象的厉害得多,此刻的他,甚至连猎刀都拿不稳,手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