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七血煞地(三更求票)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七血煞地(三更求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康安躲在一棵树后,靠着树干,大气不敢喘。

    他为了活命,也算是抛妻弃子,而这一路逃来,尽管他是给剩下的护卫许诺诸多好处,千金万银,但这些人实力不济也是白搭。

    一路狂奔,躲躲藏藏,刚刚进入河底村,他身边已经没人了。

    有的是被妖族杀死,有的,可能是自己逃了,刚才若不是张康安幸运,跳进了冰冷的河里,怕是也得死在妖族手里。

    现在,他是又冷又饿。

    恐惧一瞬间将他包围,将他吞没,但他还没有死心,现在张康安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河底村上。

    这村子,是他苦心经营的地方,是他张家的大本营,除了人手众多,村子周围,还有一丈多高的围墙。

    用的是木头和岩石搭建起来的,算是一个坚固的堡垒。

    对自己大本营,张康安自然是舍得下本钱,只要能逃进村子,那就能活下来。

    这是支撑张康安一路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此刻血月当头,张康安东躲西藏,居然还真叫他逃到了河底村,隔着老远,看到河底村外那坚固的围墙,张康安自然是狂喜,他激励自己,只要逃进了村子,就有热饭下肚,热水洗澡,不用担惊受怕,到时候,他还能娶妻纳妾,生儿育女。

    于是,张康安加快步伐,只是等他靠近之后,才察觉有些不对劲。

    平日里,村子的围墙上怎么也会有长明灯,会有人来值守,这是规矩,毕竟就算不防妖族,也得提防财狼虎豹,提防流寇山贼,尤其是今夜,那是血月当头,按理来说,村子必然会是严防死守。

    可在张康安看去,围墙上,空无一人,村子里,也是安安静静,没有丁点声音。

    夜晚,安静是正常。

    但问题是,连鸡鸣狗叫都没有,整个村子,寂静的有些可怕。

    有句话怎么形容来着?

    对了。

    死一般的寂静。

    张康安放慢了脚步,他心中涌出了一丝不详,再走进,他看村子的围墙下面,似乎躺着几个人,走近一看,张康安险些没吐了。

    那是几个尸体,支离破碎的尸体,内脏涂了一地,那一股腥臭味让他直接干呕了起来。这几个尸体连脑袋都没有,不过前面有一个人头,张康安认出来,这是村里请的武师,据说早就是后天境界,实力极强。

    但现在,只剩下了一个血淋淋的脑袋。

    一瞬间,张康安只感觉仿佛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来,他颤抖着,继续往里走,围墙的正门,显然是被一股蛮力冲撞开的,一掌厚的木门,破碎一地,进了村子,那更是遍地死尸,当真是应了那一句,血月降临,尸横遍野。

    “叔……叔父!”张康安看到了一具尸体,半个身子都没了,但还是能认出来,是他的叔父张立富。

    这位河底村的里长,死的很惨。

    显然,河底村陷落,被妖族屠杀一空,男女老少,尽数惨死。

    张康安没有崩溃,死人见得多了,反倒是不怕了,相对于这些死尸,张康安更恐惧的是,他不知道还能逃到什么地方。

    “我应该回定海县,定海县加固了城防,更有县军守备,对了,城中还有箭塔,妖族未必能攻进去。”张康安喃喃自语,他现在好恨,后悔到了极点。

    早知道,他就应该听姜渊的,听县丞楚大人的,若是听了,也不至于被妖族灭了全族。

    现在,一切都完了。

    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此刻的张康安,万念俱灰,这时候,他听到了几声狼啸,木然的抬起头,看着周围出现的妖族身影,然后哆嗦着,悔恨着,恐惧着,这时候他看到了一口井。

    以前,他还在这井中打过水,知道里面的井水又深又凉。

    想了想,张康安摇摇晃晃走过去,然后身子一歪,投井自杀。

    ……

    楚弦带着洛家兄妹赶到河底村的时候,井里的张康安早已经凉了。

    当然,楚弦不是来找张康安的,他甚至不知道写血书状告自己的主谋之一,此刻已经沉尸井底。

    楚弦来这里,是另有目的。

    没有选择留在定海县,是楚弦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得到呼延鬃的消息之后,楚弦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首先就是和前世的记忆不符。

    前世这个时候,定海县,乃至凉州都没有出现血月之夜,而是出现在四年之后,七大妖王进犯凉州的事件当中。

    这一世,血月之夜提前了四年降临。

    显然这不合常理,楚弦想来,必然是有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结果,而只要稍微想想,就可以比对出,这一世和前世的不同之处。

    银王的存活。

    这是最重要的一点,银王在这一世回归,借助狼族老狼王的帮助,夺回百狼窟的控制权,那原本的三眼黑狼妖就只能另寻他处。

    历史在这一时刻发生了变化。

    楚弦觉得,血月之夜提前降临,必然和三眼黑狼妖有关系,所以,他才会提前带着洛家兄妹外出查探,也算是让洛家兄妹外出历练一下。

    洛勇修炼楚弦教他的棍法之后,能以一敌百,由他做自己的贴身护法倒也可以,至于为何没让戚成祥跟来,是因为定海县的县军,是戚成祥一手训练出来的,有戚成祥坐镇,那些县军才能发挥出实力。

    毕竟,归根结底,这些县军成立的时间还是太短,没有一个有分量的人坐镇,遇到了麻烦,怕是会自乱阵脚。

    所以,楚弦让戚成祥留在定海县。

    这一路探查,就遇到了血月降临,这时间,比楚弦预料的还要早了几天。

    一路走来,猎杀黑狼妖的斥候,一般的妖族,光是一个洛勇就足够了,即便是妖族强横的体魄,也挡不住洛勇的一记铁棍。

    遇到厉害的,楚弦就会出手,百丈之外,楚弦的阴阳盘丝剑已经可以发挥出十成威力,曾经遇到一队二十只狼妖,在它们冲到百步之内前,就已经尽数被楚弦斩杀。

    出窍境大成,配合厉害的法器,这就是人族术修的厉害之处。如果不是这样,人族的天唐圣朝,又如何能一直压着妖族。

    追踪黑狼妖的踪迹,这一路就追到了河底村。

    至于之前救下的人,当然不能带在身边,他们都被楚弦安排在了那个小猎人家中的地窖当中,楚弦在上面布置了一些禁制,抹去了气息,所以无需担心被妖族发现。

    此刻在河底村外,楚弦是神色凝重。

    旁边洛勇和洛妃都不吭声,不敢打扰楚弦的思绪,洛勇憋不住想要询问,洛妃急忙将她兄长拉住,小声道:“哥,师父他定然是遇到了极为棘手的事情,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打扰师父的思绪。”

    洛勇没有他妹妹那敏锐的观察力,不过他是听洛妃的话,所以是忍住不问。

    许久之后,楚弦才喃喃道:“引地气、祭生灵、千人魂、血遮天,怪不得,怪不得,我早该想到的,那三眼黑狼妖,当真是该死!”

    最后一句该死,楚弦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显然,他看出了什么。

    楚弦一直都疑惑,这血月之夜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当真是天地异象?

    但是现在,楚弦知道,血月降临,根本不是什么天地异象,而是有人故意为之,刚刚楚弦看似愣神,实际上是元神出窍,到这河底村上空探查,所见,河底村下一处矿坑当中,有浓浓血气喷涌出来。

    这让楚弦想到了一种祭炼邪法。

    便是引动地气,祭炼生灵,想要血气遮天,那至少要祭炼一千个活人。

    可想而知,这祭炼之法是何等的残忍。

    河底村数百村民,包括周边的无故百姓,想来大部分已经是被活祭惨死,被榨炼出血雾,形成这血月之夜的异象。

    这种天象,可激活妖族凶性,实力比平时成倍提升。

    而更恐怖的是,楚弦刚刚元神出窍,腾空眺望,可隐约看到极远的地方,有另外几处血雾冲天。

    也就是说,同样的祭炼之地,并不只有这一处。

    显然,三眼黑狼妖所图甚大,很可能是提前四年,召集了另外六个妖王,在各地杀人祭炼,想要组成‘七血煞地。’

    楚弦前世入妖地,遇到那位妖族大修时,曾听对方提到过只字片语。

    当时楚弦不明所以,但此刻想想,那位妖族大能是告诉自己,妖族中也分善恶,邪妖布置七血煞地,是为了制造方便妖族活动的天象。

    而这一门阵法,是上古妖族一位邪骨妖皇所创,七地同时祭炼生灵,血气冲天,阵成之后,能维持七七四十九天,血月之下,妖族无不疯狂嗜血,极易受到蛊惑。

    楚弦不知道三眼黑狼妖做出如此大的阵仗究竟目的是什么,但显然,楚弦既然撞见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别的不说,当真让凉州半数州地置于这血月四十九天,那就不是死几千人的事情,很可能是数十万人都会因此丧命。

    或许就是命运使然,楚弦前世仗剑入妖地,屠杀妖族,解愁解恨,第三次所遇妖族大修,对方一身白玉衣,眉心有天灵四象印,似人,却妖气冲冠,只是妖气当中,还带着一种正道圣气。

    当时楚弦就看出来,眼前这位妖族大修,远超妖王,至少是大圣一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