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世上不卖后悔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弦留给姜渊的信,一共有三封。

    头一封内容,是如何继续加固县防和必须要执行的政令,信中言明,所列政令,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

    而第二封信封面所写,必须是要血月降临,妖族来犯时才能拆开来看。

    之前,江瑜已经打开,所以才能快速组织防御,同时做出诸多部署,这已经是让姜渊佩服无比。

    他自己虽做了很多年主簿,但要说替代县丞,面对妖族来犯而发号施令,他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好在有楚弦的第二封信,才能及时布防,坚持到现在。

    而最后一封信,楚弦在信封上写着,如县军伤亡过半,妖族依旧没被击退,那么务必要将这第三封信,交给戚成祥,让戚成祥去看。

    “戚刀长呢?”

    姜渊这时候问了一句,话音刚落,城墙上走下一个身披铁甲的身影,这人浑身是血,甲胄之前的颜色已经是看不清了。

    脸上也是血,唯独眼神明亮坚毅。

    戚成祥替代原本县典史的职位,统领县军,他没有躲在后面发号施令,而是身先士卒,带领县军击退一次又一次的狼妖冲击。

    若非有戚成祥这员猛将在,定海县,也未必能坚持到现在。

    当然,努力的并非只有他们,就在不远处,几个护卫保护着监察御史陆柬之,此刻陆柬之盘膝而坐,却是满头大汗。

    这位圣朝正六品的监察御史,官术极高,而且也是出窍境界的术修,若非有他在,定海县也是定然不保。

    因为就在远处,他正施展术法,阻拦一个人。

    那个人一身黑衣,身高超过九尺,即便是隔着百丈距离,都可以感觉到对方身上那恐怖至极的压迫力。

    陆柬之之前说过,那是妖王级。

    妖王。

    这个名词代表着的是什么,已经无需多言。

    不过即便是陆柬之,也只能是依靠术法,阻挡对方的脚步,换一句话说,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但即便如此,也没人会说陆柬之的不是。

    因为整个县城里,能阻拦那妖王的,也只有陆柬之能做到。

    “姜主簿,你找我?”戚成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开口问道,声音已经是有些沙哑。

    姜渊不敢耽搁,他急忙将楚弦留下的第三封信递给戚成祥。

    “这是楚大人走时叮嘱过的,如果遇血月夜,妖族来犯,县军伤亡过半,就叫我将这信交给你。”姜渊说完,戚成祥是立刻拆开来看。

    很快,戚成祥就看完了,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同时,又带着一丝丝兴奋。

    “楚大人神机妙算,之前让我准备的事情,原来是要做这个。”戚成祥喃喃自语,当下是将计划道给姜渊,后者听完也是目瞪口呆,但还是立刻下去安排。

    有的人忙碌,有的官吏则是不知该做什么,这时候,一个官吏开口说道:“不对啊,按照时辰来说,现在应该天亮才对,怎么现在,还是血月之夜?”

    实际上,众人早就察觉到了,只是没人敢说出来。

    按照时辰来算,现在早应该是辰时才对,可是夜色不散,血月当头,哪里能看到太阳的影子?

    现在有人说出来,立刻是引发了一阵骚动。

    姜渊多少也懂得一些事情,此刻摇头道:“定是妖族用妖法蒙蔽天象,这下麻烦了。”

    就在这时候,城墙上那边有惊呼,随后几只铁甲狼妖击杀了几名县军,跳到城里,这几只铁甲狼妖身上都插着箭矢,但因为体魄强健,箭矢如果没有刺中要害,很难将它们杀死。

    这些狼妖有的是直接杀来,有的直接落在一些百姓宅院当中,屋顶破碎,墙壁倒塌,那是鸡飞狗跳,哭爹喊娘。

    而一户大富之家,更是被闯入的妖族吓的都跑到外面,嘶声裂肺的求救。

    夏泊仲这时候骂了一句:“楚大人早就说过,如今的县防,不足以阻挡妖族来犯,因为没银子,大人有时候一天只吃一顿饭,曾经号召他们捐银子,可这帮人非但不给钱,还谩骂嘲讽,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

    这一番话,当下是仿佛巴掌一样,扇在了不少人脸上。

    包括各级官吏,包括陆柬之。

    戚成祥这时候赶回来道:“楚大人给我留信中说过,城墙挡不住狼妖,刀盾营将士何在?”

    一声吼叫,那边立刻是有二十多名提盾持刀的县军应声赶来。

    “结阵,杀妖!”

    戚成祥说完,这二十多名刀盾军卒立刻是五人一组,组成了几个刀阵,然后朝着扑来的几只狼妖杀过去。

    他们阵法严密,功防有道,不过片刻就在街巷中将狼妖斩杀,奇迹的是,没有人伤亡。

    “放弃城墙,城墙上太窄,无法组成刀阵,让妖族自己翻墙进来,除了守护箭塔的军卒,其余的,全部提盾,组刀阵,在城中杀妖。”

    戚成祥一道道命令喊下去,当下是得到执行,这些命令,自然是来自楚弦那最后一封信。

    这一刻,姜渊和夏泊仲都是无条件支持,因为戚成祥这一刻,就代表着楚弦的意思。

    既然楚大人早就预料到今天这一幕,那么必然还有后招。

    “一会儿,等妖族进来,就去放火!”这时候戚成祥对身边几个亲信小声吩咐,那几个亲信显然知道该怎么做,立刻是点头下去。

    放弃城墙,就有更多的妖族爬了进来。

    等到它们下来之后,突然城墙上有火光涌现,火光蔓延,沿着城墙,组成一道火线,看上去极为壮观。

    不光是城墙被引燃,下面一些屋舍,也是突然火起,刹那之间,纵深超过数十丈的火海出现,刚刚落下的数十只狼妖立刻是陷入火海,大部分被活活找死,少数几个浑身冒火逃出来,也是被组成刀阵的县军砍杀。

    “你们做什么?为什么要烧我的房子,我的家啊,没了,没了!”这时候,一个妇人跳出来哭嚎。

    不过刚哭两声,就有一个老汉上去就是一个耳光。

    “你这泼妇,哭什么?没看到诸位大人为守卫定海,已经是拼尽全力?还有守城将士,哪个不是抛头颅洒热血,拼着性命阻拦妖族,你为了一点家财就哭嚎,还有良心吗?再哭,再哭老子打死你。”

    显然,这妇人是那老汉的妻室,她也是被一巴掌打懵了,不敢再吭声。

    类似的事情有不少。

    但没有人再埋怨,没有人再咒骂,就算是咒骂,也是咒骂妖族。

    这一刻,城墙火起,照亮夜空,局面危机,但反而,定海县的民风从这一刻,变了。

    姜渊这一刻,突然老泪纵横,他突然想起来,就在前段日子,他都有些坚持不下去,毕竟被人谩骂,被人不理解,换做是谁都有些坚持不下去,他去找楚弦诉说,结果楚弦沉默许久,只道一句:“时间,会证明我们是对的,而咱们所坚持的,也会被大家认可。”

    现在,姜渊明白楚弦所说的意思了。

    “我恨啊,早知道,就应该将家产都捐出来,捐给楚大人,加固县防,哪怕是能让守城将士吃点好的也行啊,可是现在,那些捐躯的将士以后再也没机会吃了。”

    “我才是猪狗不如,之前被小人蛊惑,去签什么血书,结果害的楚大人丢了官,这么好的官,居然被我们给弄了下去,现在,我没了家,这是我活该,活该啊。”一个商人此刻是跪在地上哀嚎。

    他的宅子,此刻已经毁了,好在早在之前,他的家眷就被强制带离,当时他还不理解,现在,他明白了。

    如果他们一家子还在那屋子里,现在,必死无疑。

    这个人的话,立刻是引起了共鸣。

    此刻,大家才发现,刚才那些被烧毁的房子,里面的百姓实际上早已经被迁移出来,显然,有人料敌于先,不然,伤亡更大。

    现在前面火海形成一道防御,虽然烧了一大片民房宅院,但却是抵挡了妖族的攻势,居然是短时间让所有人都有了喘息的机会。

    有人去谢姜渊,姜渊则道:“县防之事,都是楚大人写好书信留给我的,姜某也只是按照楚大人的计划行事,只可惜……”

    显然,姜渊是想,若是楚弦没有被革职,或许情况还能再好一些。

    众多百姓一听,更是羞愧难当,曾经写过血书的,更是自扇耳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抵消那种羞愧和后悔。

    “若我没死,定然跪求城府,求上面给楚大人官复原职。”之前扇自家婆姨一耳光的老汉此刻由衷的说了一句。

    当下,引发众人共鸣。

    “早干什么去了!”夏泊仲此刻摇头怒道,恨其不争,此刻,他和姜渊所想的已经不是这些小事,而是如果火熄灭了,又该怎么办?

    “姜大人,楚大人有没有说,火灭了,该如何?”夏泊仲这时候凑过来问道,这话,也是其他人想问的。

    包括戚成祥。

    楚弦留下的最后一封信,就是火烧城墙民房,阻挡妖族的脚步,但火总有熄灭的时候,一旦熄灭,他们怕是连最后的防御都没有了。

    几乎是同时,城外突然传来一声恐怖的嘶吼,震耳欲聋,那边盘膝而坐的监察御史陆柬之直接一口血喷出来,当下是萎靡不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