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得有人背锅(三更来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 得有人背锅(三更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定海县的百姓一听楚大人回来主持大局,自然都是信服,而且现在楚弦说话,没有人再敢不听,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

    之前闹的最凶的张康安家,就是因为自作聪明,不听楚大人的,最后落了个家破人亡的结局,甚至于整个河底村,都被妖族屠村,鸡犬不留。

    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

    好在张家没断后,张康安的一儿一女被楚大人救了回来,至少是给了众人一个安慰。

    这时候,楚弦才知道这一次妖族入侵的细节,包括游两个县地被攻破,包括死伤的百姓数以万计。

    实际上,这已经是不错了,楚弦知道,自己之前的‘闹腾’还是有了效果,不然这一次就不只是两个县地沦陷,怕是数量会多数倍。

    谁都知道,这一次楚弦是要立功了。

    很多官员居然是提前来交好楚弦,大都是以感谢为理由,送来各种谢礼,更有官员亲自跑来拜访慰问,一时之间,定海县也是热闹无比。

    那些谢礼,楚弦没有退回去,而是照单全收,但都入了县里的账目,分发下去,用作重建家园。

    ……

    镇西城,此刻在城府当中,府令、主书等,都是战战兢兢的站着,因为现在,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官员,都没资格入座。

    因为在大厅里,凉州刺史、凉州长史、凉州军府司马、圣朝平妖钦差大人都在,在这些大佬面前,就算让镇西城的府令和主书等人坐下,他们也不敢。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在防御妖族这件事上,是自己失职,知道今天上官是来追责的,所以早就是提心吊胆,冷汗直流了。

    此刻,凉州长史正在讲述这一次妖族入侵的过程,包括哪些地方被攻破,伤亡多少,哪些地方做的不错,可以借鉴表扬,当然,着重还是讲述这一次州府的反应速度,和反击力度,不光是连刺史大人都亲自出马,各地兵马调动的速度,也是可圈可点。

    诛杀的妖族和妖王,更是要重点提一提。

    这是惯例,听着好听,但显然,谁都知道这不是重点。

    无论这一次反击如何快速,无论这一次斩杀了多少妖王,整个凉州疏于防御,那都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谁都无法推卸责任,尤其是镇西城所管辖的地方,更是这一次妖族入侵的重点,失守的县地和死伤的百姓,那也是最多的。

    这些,都是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

    问题是,谁来承担?

    镇西府这边的官员,从上到下,一个个都是大气不敢出,毕竟这一次事情闹的太大了,真的追究起来,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脱开干系。

    这些官员,心中都在害怕,都怕这罪责落到他们头上,都希望,有人替自己背这黑锅,所以是低着头,默不做语。

    短暂沉默之后,这时候,凉州刺史苏文正突然起身,开口道:“县防疏忽,归罪于城府,城防疏忽,归罪于州府,我为凉州刺史,这件事,我理当为主责,昨日我已上书圣朝首辅阁请辞,首辅阁已准允,许我告老还乡。”

    一句话,惊的众人心头狂跳。

    谁能想到,刺史大人,居然是因为这件事主动请辞,这份担当,的确是让人佩服,但问题是,刺史大人都‘请辞’了,他们又该如何?

    而且知道内情的人清楚,苏文正的老家也在凉州边境的一个县地,他愧疚辞官,就是要回去坐镇边境,有他这位大修在,至少可以保证那一片区域数十年无忧。

    这也算是他对自己的一种责罚。

    刺史大人尚且如此,下面的官,就别想着这一次能蒙混过关了。

    苏文正说完,凉州长史顾轻舟也道:“我为州长史,监管不力,罪责难逃,我已上书,许我自降三级,去淮山县任县令。”

    城府的官员,已经是满头大汗。

    长史大人,居然是为了这件事自降三级,堂堂州长史,正五品啊,居然去做那正八品的县令,这简直就是在打他们的脸啊。

    只是仔细一想,就会知道,顾轻舟说要去的县,正是这一次被屠灭的两个县地中的一个,淮山县。

    一个大县,一夜之间,被妖族屠灭,顾轻舟此举,就是在承担责任,重建淮山县。

    军府司马彭四海此刻也是起身,他是武道宗师,气势之强,根本没人敢与之对视,而此刻,这位已经年过六十的武道宗师,开口道:“顾大人去淮山,那我,就去润江县。”

    简单一句,已经是表明,他同样自降三级,去做县令。

    凉州三位巨头,一位愧疚辞官回家,两位降品三级,去做县令,这就是表率,也是勇于承担责任,实际上,凉州之地很大,他们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最多就是监管不力,可即便如此,三人也没有想过蒙混过关。

    这便是圣朝官员的操守。

    镇西城府令,此刻出列,然后道:“下官知罪,愿追随顾大人,一同前往淮山县,做什么,顾大人安排,主簿也好,文书也好,哪怕是没有品级的小吏,下官也绝不会有怨言。”

    顾轻舟看了一眼镇西城府令,知道对方有责任,但这一次,他们能这么快反应,还是多亏了对方提前上书,着重讲述定海县丞楚弦的发现,所以,他们才能及早调用军队,否则,当时根本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做出反应。

    说起来,对方有过,也有功。

    但过大于功,让对方下到县地,也算是略作惩罚吧,想到这里,顾轻舟道:“那你,就来做文书官吧。”

    镇西城府令那是正六品,文书官只是从九品,这降级也是够可以了。

    此刻,镇西城府的主书还是有些犹豫。

    他想来,自己不过是主书官,县防、城防,也不是他主管的事情,凭什么要担责任?当然,这话他不敢说出来,只不过他也不想自降官品,要知道,为了爬到现在的位置,他付出了多少的代价,花费了多少时间,让他降品,他绝对不愿意。

    所以,他在犹豫,也想要拖延时间,看看情况。

    这是正常的心态。

    而原本,他算是镇西城的二号人物,此刻却低着头不吭声,等了许久,其他的官员,有的也是一样不吭声,有的,是真正的感觉到惭愧,要么是自己降品,要么是干脆辞官。

    就在这时候,苏文正道:“监察御史,陆大人何在?”

    下一刻,外面走进来一个人,正是常驻凉州的监察御史,陆柬之。

    “陆大人,你说吧。”苏文正客气说道。

    陆柬之点头,冲着苏文正、顾轻舟还有彭四海拱手一礼,道:“三位大人让人敬佩,当真为我等为官表率。”

    说完,陆柬之一脸严肃,看向镇西城众官,沉声道:“三位大人尚且愿意承担责任,可你们当中,有真正的罪人,却是打算蒙混过关,当真以为我这监察御史是摆设吗?”

    一声怒斥。

    顿时,有不少官吏感觉心跳加速,显然,他们是做贼心虚,根本不敢与陆柬之对视。

    只是显然,现在这情况,不说话就以为没事了?

    太天真了。

    当下,陆柬之冷声道:“既然你们不愿意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行,那我来说。”

    说完,突然指着镇西城主书官侯京道:“镇西成主书侯京,这些年,你贪墨了多少下面送上来的好处,你自己不清楚吗?下面的县地上报的县防之事,你干预了多少?又从中获取了多少好处,莫非你相让本官当众说出来吗?”

    那边主书侯京吓的浑身颤抖,此刻衣衫已经是被冷汗浸透。

    他很清楚自己的罪行,只是他还是存了一丝侥幸,此刻是强装镇定,开口道:“陆大人,你莫要血口喷人,侯某行的正,没做过理亏之事。”

    “还敢嘴硬!”陆柬之摇头:“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带上原定海县县尉吴德贵。”

    一听吴德贵的名字,那侯京脸已经如同猪肝色,便见吴德贵被绑着带上来,看样子,已经是动过刑,那惨样子就别提了,若非侯京熟悉这吴德贵,这乍眼看过去,还真认不出来。

    “这吴德贵,已经将这些年给你的好处都说了,你们这些年克扣县防银两,居然达二十万两,这还只是一县之地,其他县地呢?怕是只多不少吧。”陆柬之声音带着杀气,他是真的动怒了。

    要说州府,对下面的银子是从没有少过,但到了城府这边,就开始巧立名目,开始克扣贪墨,不然,各地县防不会那般脆弱,就像是淮山县和润江县,就是因为县防形同虚设,妖族一来,就直接被攻破,又没有县军,那自然是毫无抵抗,就被妖族屠城。

    这,便是大罪,足以杀头万次的大罪。

    实际上,看到吴德贵的时候,侯京已经是软了。

    吴德贵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就算是再怎么抵赖,也没用,想到这里,侯京身子一歪,直接是栽倒在地。

    “来人,抓起来!”陆柬之一声号令,侯京这位城府主书就被官术枷锁给锁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