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通过初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地方,必然是通过测试的关键。

    这一刻,楚弦神念沉入神海当中,开始以神海记忆构筑了屋子里的一切,人、物,摆设,然后楚弦仔细观察比对。

    终于,有所发现。

    墙上挂着的一幅画,画上是一个庭院,仔细看,可以看出,和州府之地那是极为相像,里面的亭台楼阁,院落格局,几乎是如出一辙。

    既然是州府的一幅画,当然会有楚弦此刻所在的这个屋子,现实中,这屋子里还有七个人,画中他们所在的屋子,楚弦看到,里面,只有两个人。

    楚弦当即是认出,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在,然后又消失不见的那个。楚弦记得,他刚进来的时候,那画中屋子里,只有一个人。

    现在,却变成了两个。

    这样一来,推断就有了实锤的证据,再看那画上的人物虽小,却是栩栩如生,仿佛真人坐在那里一样。

    “原来如此。”

    楚弦退出了神海书库,关于这一次测试的两个疑问,他已经弄清楚了一个,那就是如何才算是通过了第一场测试。

    只要,能进入这画中的屋子,就算是通过。

    弄清楚了这个,那么另外一个问题,就显的尤为重要,那就是如何进入这一幅画中。

    楚弦画技不差,‘入境’的画作,楚弦几乎信手捏来,不过要达到灵动的画作,那就难了。

    墙上这一幅画,比‘入镜’要高,甚至,比‘灵动’还要高,也就是说,这极有可能是一副‘幻神’级别的画。

    画中,另有乾坤。

    这是‘幻神’级画作的特点,就等于,是在这屋子里,又有一个屋子,这画,就是那一间屋子,现在楚弦要做的,就是找到进入这屋子的方法。

    画里的两个人,显然是找到了正确的方法,所以他们进去了,如今距离这一次测试的时限已经不到一刻钟,剩下的人,要找到进入之法的难度自然是越来越大。

    不过既然这画是关键,那么说不定进入其中的关键,就在画上面。

    楚弦再次浸入神海书库,将他刚刚进来时见到的画和现在的画全部浮现出来,用来比对有什么不同之处。

    除了屋子里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之外,两幅画,几乎是没有任何不同,不过就在这时候,楚弦还是发现了一点不同。

    这一点不同,极为隐晦难寻,乃是画中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细节。

    最开始,也就是第二个人没有进入画中的时候,那画中屋子里唯一的一个人,手中似乎拿着一样东西。

    像是符篆一样的东西,但是到了第二幅画的时候,头一个进来的人手里已经没有那一张符篆,那一张符篆,是到了第二个进入画中之人的手中。

    楚弦推算,这关键点,就在于那一张符篆上。

    符篆,用咒法刻印法力,可以让术修快速施展术法,例如火球之术,正常施法,得耗费三息时间,毕竟凝聚法力,念动咒语,释放术法,这些都不可省略。

    但如果有符篆,便可缩短时间,甚至可以一息成术。

    还有道门正宗的正阳雷诀,正统的施法少有人知,但有符篆,便是一个不到出窍境界的术修,依靠符篆都可以释放雷诀。

    越级施法,便是符篆真正的用途。

    那么,变化之术,自然也是可以刻印在符篆上。

    这时候,楚弦有所明悟。

    另外一个需要弄清楚的事情,也找到了答案,那就是画中第二个人手里的符篆,这符篆上必然有变化之术,催动之后,可将身形变化,直接进入画中世界。

    最后的问题,如何得到那一张符篆。

    “第一个人如何获取符篆不得而知,但第二个进入的人,他必然是从第一个人手里得到的,但画就是画,有乾坤界限,如果用手去碰那一幅画,必然什么都得不到,画,依旧还是画,那么,他是怎么得到的?”楚弦沉思。

    这时候,屋子里的另外六个人已经是有些焦急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如果在规定的时限里找不到进入下一关的线索,他们就会被淘汰。

    要知道,他们现在争夺的,是进入洞烛司的机会。虽然在此之前,他们压根不知道洞烛司是什么地方,但经过黑衣官员讲解之后,他们知道,洞烛司乃是处置各地最棘手,最麻烦案件的衙门,而且还有监管圣朝所有官员的职权,也就是说,如果发现某个官员违法乱纪的事情,无论对方官位有多高,都可以直接查办弹劾。

    这种司部,谁不想进?

    可以说进入洞烛司,等于是踏入了一个核心的圈子,这对他们今后的晋升可是有极大帮助的。

    此外,之前带他们来的黑衣官员还说了一个让他们心惊肉跳的事情。

    那就是,如果这一次被淘汰的候选者,会被施术,抹去关于洞烛司的所有记忆,这一点,他们是必须要配合的,参加之前,他们已经是同意,且被植入了咒法种子,只要被淘汰,走出这一间屋子,之前在这屋子里的所有记忆都会被抹掉,丁点不留。

    这种术法,闻所未闻,但如果是洞烛司,要掌握这种术法显然并不困难。

    被抹去记忆,显然谁都不愿意,所以他们是想尽一切法子要通过这一场选拔。而能被当成候选者,显然屋子里的官员都不简单,那都是有高官推荐来的,有的是侦破大案,有的是立下奇功,没有一个是普通官员。

    自然,他们有他们的傲气,此刻都是憋足了劲儿,想要脱颖而出。

    楚弦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他甚至不知道这次是要做什么,不知道抹去记忆的事情,他只是凭借他的本能,探寻那唯一的答案。

    而且现在,他距离那唯一的答案,只差一步之遥。

    终于,楚弦想到了最关键的线索。

    他本身就善于作画,画技高超,如果以绘画技法来讲,要画实景图有几种画法,一种是直接临摹,就像是一个茶壶,就摆在桌子上,照着画就好。还有一种,是先仔细观察,将要画的东西全部刻印在脑海心中,这样一来,下笔如有神,显然,很多画技高超的画师,都会选择这第二种。

    因为,第二种画法的难度更高,更能体现出他们的画技,说的更直白一点,用第二种法子,逼格更高。

    临摹之法,那是初学者才用的,大师才不用。

    但谁不是从初学者过来的?

    一步难登天。

    而所谓临摹,实际上就是讲实景和画景重合的过程。

    “重合!”楚弦眼睛放光,他找到了关键点,画中的州府,和现实的州府,实际上是重合的,至少,有那么几个点是重合的,这种重合极为玄妙,便如同两张纸上同样的图案贴合在一起,你在上面的一张纸上用笔戳一下,上面的纸上固然会留下一个墨点,但下面的纸上,也会有所痕迹。

    痕迹、晕染,总之这便是重合点。

    楚弦此刻起身,漫不经心走到那一幅画前扫了一眼,可以看到画中第二个人坐的位置,他手的位置,手中符篆的位置。

    将画中的位置直接套在现实的屋子里,楚弦看向了那边一个空椅子,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走到之后,楚弦学着画中第二人的姿势,坐下,身子靠在椅背上,手也是随意的扶在把手上,和画中第二人的样子一模一样。

    下一刻,楚弦手指一捏,瞬间,感觉像是捏到了什么东西。

    眨眼之间,眼前光影变化,几乎是瞬间恢复如常,但此刻,楚弦发现,屋子里那另外六个人,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两个人在。

    一个不认识,另外一个,正是之前失踪的那个官员。

    此刻这位官员看向楚弦,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那笑容中,带着一丝惊讶和认同。

    估摸,他没想到,这第三个踏入这里的人,会是那个最后进来的年轻官员。

    楚弦笑着回应,然后看了看自己手里捏着的那一张带着金光的符篆,心中暗道果然如此,那一幅画,用术法和现实中那屋子里做了重合,关键点就是在这符篆上。

    现在,楚弦知道自己是身处那画中,不是元神进入,而是将肉身变小之后进入。

    这般手段,可以说是高明无比。

    而且更可以确定,这一幅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画作,居然是达到画道最高境界的‘幻神’,了不起,实在是了不起。

    也不知道,究竟是那位画道大能的作品。

    “林瑞,元州术院监丞,正八品,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刚才和楚弦点头示意的那个官员这时候开口道。

    楚弦自然不能失了礼数,也道:“楚弦,凉州定海县丞,从八品。”

    那林瑞顿时一惊。

    “凉州之官,了不得,了不得。”他一连说了两个了不得,显然是因为在凉州做官,等同于被流放的观念,实际上,圣朝的官员有这种想法,也是有原因的,基本上,凉州官员晋升的通道极小,就像是这一次洞烛司的候选人中,这个楚弦还是头一个凉州本地的官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