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暗堂任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小风咒十分隐秘,极难察觉,楚弦也不是为了伤人,而是为了将上面随便一个人的命牌打下来。

    就见上面一丈多高的地方,一个命牌在术法下一晃,居然是咣当一下,掉落了下来,楚弦装模作样,赶忙上前拿起,道:“这怎么给掉下来了,还真巧,是宋兄的命牌……”

    那莫乾此刻随便抬头扫了一眼,便道:“什么宋兄,这是梁广一的命牌,放一边吧,我一会儿挂上去。”

    嘶!

    楚弦倒吸一口气。

    这命牌,真的是他随便挑选的一个,而且掉下来后,他就一直用手遮挡着,莫乾绝对看不到,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上面这名牌摆放的位置。

    而且,莫乾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能确定是谁的命牌。

    显然,楚弦之前的推算有些疏忽了,如果莫乾真的是那种记忆力极强的人,而且在这里看守三十年,要记住所有的命牌位置,还真不难。

    楚弦再仔细观察,莫乾虽老,双目却清明,当下,楚弦想到一种可能。

    神池!

    如果是修炼出神池的术修,那也是有了和自己类似的能力,虽然神池远不及神海之威能,但也要比普通术修要强得多。

    体现在记忆力上更是如此。

    数百命牌的摆放位置,要记住这些,那就不是什么难事,楚弦将命牌放在一旁,心中思谋,如果是这样,那么对莫乾的怀疑就没有必要了。

    只是楚弦又觉得,这位莫乾不简单,就说修为,应该已是深不可测,至少自己都看不出莫乾的修为有多高,而且,如果还拥有神池的话,又怎会甘心在这命堂值守三十年?

    命堂执事,这不过才是从八品的官位,和自己一样,换做是自己,能在这一个位置上,做三十年?

    这算不算是一个疑点?

    楚弦自嘲一笑,心里对莫乾的怀疑已经是减弱了大半,正在思谋时,那边莫乾已经是将他的名牌制好。

    “滴血在命牌上,便算是大功告成。”莫乾说完,楚弦照做,随后,便见莫乾施展术法,上面的血瞬间没入命牌之内。

    “好了,没事了。”莫乾将楚弦的命牌做好之后,找了一个空位,摆了上去。

    事情办完,楚弦也没有理由留在命堂,所以是告辞离去。

    本来,楚弦对莫乾的怀疑很大,但见了一面后,几乎是可以将对方的嫌疑排除,这算是一个好事,因为在查案上,能直接锁定目标的可能性极小,往往是需要一步一步的排除嫌疑,也就是说,将能排除的嫌疑都排除掉,剩下无法排除嫌疑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内奸。

    楚弦最开始列举出的五个嫌疑人,已经是见过三个了,而且还排除了其中一个人的嫌疑,接下来还有两个人。

    一位是暗堂掌印冯冲,这位也是位高权重的人物,权力和兵长陆江相差无几,暗堂是分派任务的地方,洞烛司行事一般都在暗处,所以这种谋划行动的地方,才会被称之为暗堂。

    另外一个是洞烛司文书官纪纹。

    这个纪纹也是一位女官,不过相对于贺随心这种武官,纪纹是一个纯粹的文官,当年乡试,也是以榜生第一的身份入仕的。

    圣朝女官极少,但以文采和学识能进入洞烛司,也是不凡。

    这时候楚弦感觉自己腰间的官符有灵气波动,下一刻,从远处飞来一道黑色的纸鹤,快速落在楚弦手中。

    纸鹤传书。

    楚弦打开一看,居然是洞烛司暗堂发出的召集令。

    按照洞烛司的规则,司中官吏,内卫,受暗堂召集,必须立刻前往暗堂。

    楚弦知道,自己这持锏校尉,应该是有活儿要干了,不过这正合楚弦之意,去暗堂,不就刚好能见见暗堂掌印了?

    当下楚弦快步朝着暗堂所在走去。

    等到了地方,楚弦眼睛一亮。

    暗堂里已经是有很多人,而且不光是有暗堂掌印官冯冲在,兵长陆江和佐官贺随心也在,除此之外,在旁边的书桌后,还端坐着一个女官,这位女官长发盘起,官帽遮挡,看上去十分干练,皮肤白皙,最让人炫目的还是那修长脖颈,白的让人炫目,再加上一身黑衣的反衬,更是衬托出那一抹白皙。

    手如柔夷,肤如凝脂,便是如此。

    楚弦知道,这位女官便是洞烛司文书,纪纹。

    齐全了。

    楚弦心里认定嫌疑最大的四个人,都出现了,而且是共处一室,好机会啊。

    楚弦很高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四个人都在,那么,自己可以直接问他们一些问题,看他们的反应,看他们的回答,这样一来,便能在查办内奸这件事上更进一步。

    按下激动的心情,楚弦神色如常,迈步而入。当然,这里并不是只有那四个嫌疑人,还有其他的内卫,还有几个校尉,不过这些人并不在楚弦圈定的内奸范围之内。

    “新来的持锏校尉也来了,这一下,人齐了,冯大人,有什么事情就安排吧。”陆江坐在椅子上,在这屋子里,只有官才有座位,内卫是没有的,只能站着。

    楚弦也是官,当然有他的位置。

    那边冯冲笑了一声,像是夜枭的声音,而且这位暗堂掌印,当真是模样奇特,简单来说,就是长的太过阴险,一看就不像好人那种。

    脸长下巴尖,唇薄鹰钩鼻,双目细长,带着凶光,面净无须,眉毛也少,估摸小孩看到他,能直接给吓哭。

    不过这样的长相,倒也挺符合暗堂这个地方。

    “召集大家来,的确是有一件事要大家去办,上次追捕失败,不光是折损了咱们洞烛司的人手,还丢了蝎尾剑,此剑,乃是洞烛司四法剑之一,是至宝,不能落入贼人之手,而经过探子查探,已经掌握了蝎尾剑的所在,这一次就是需要有人前去将蝎尾剑夺回来。”

    屋子里没人说话。

    蝎尾剑算是大家的一个伤疤,是洞烛司的伤疤,十几名内卫,一名校尉官,居然全部折损,这在洞烛司的历史当中,那是从没发生过的事情。

    洞烛司做事,历来都是谋而后动,隐秘行事,这一次被人截胡坑杀,就像是一记耳光,打在所有洞烛司官吏内卫的脸上。

    冯冲的语气,明显带着杀气,估摸也是憋着火。

    那边兵长陆江脸色也不好看,扫了一眼冯冲,道:“冯大人需要谁来执行这一次任务,尽管开口便好,便是让我去,陆某也不会推辞。”

    冯冲这时候道:“陆兵长还真说对了,这一次任务凶险,还真就需要陆兵长亲自带队前往,除此之外,也需要持锏校尉,铁盾校尉一同前去,内卫,也需要至少二十名,内卫调动,陆兵长安排就好。”

    陆江一愣,但还是道:“那如何行动?”

    冯冲摇头:“为了防止再次泄密,这一次行动,我也会亲往,该去哪,该如何做,我会亲自安排。”

    陆江大怒:“冯大人,你这是信不过陆某喽?”

    冯冲脾气也不小:“陆兵长你言重了,不是信不过你,现在冯某,谁都信不过。”

    “你!”陆江猛的站起来,先天巅峰的真气荡漾而出,气势冲顶,冯冲只是森森冷笑,似乎并不惧怕陆江。

    “陆兵长,我说了,不是针对你,你也知道咱们洞烛司现在有内鬼,这内鬼没揪出来之前,做事情就得小心谨慎,现在咱们可经受不起再一次的失败,到时候,不用圣朝废掉咱们洞烛司,咱们自己就没脸再做下去了,我说的,陆兵长可认可?”

    几句话,冯冲就说的陆江没了脾气,后者脸上的筋肉跳动几下,最终只能是偃旗息鼓,和暗堂的冯冲比起来,他还是不够老谋深算,容易被激怒。

    这也正常,冯冲负责筹划所有机密之事,而且也是掌管各方情报来源,这种人,城府不深的人是做不了的。

    同样的事情,换陆江去做,陆江就未必能做好,不过同样,让冯冲去管那些内卫,他估摸也管不了。

    楚弦暗中观察,从言行举止了解这两个人。

    至于兵长佐官贺随心,依旧是表现高冷,不说话,这时候楚弦也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她,此女个头很高,便是比一般男子都要高一点,四肢修长,据说她擅长袭杀之术,速度极快,如风如影。

    楚弦看她的时候,贺随心似有所感,也是看向楚弦。

    四目相对,楚弦并不似普通人那般挪开目光,而是就这么与之对视,而且,带着一种‘侵略’的意味。

    很快,贺随心的眼神就有些冷了,而且,让楚弦感受到了杀气。

    这时候,楚弦才一笑,收回了目光。

    “贺随心脾气不好,瞧不起男子,往往一个眼神不对,就可能动手,这样的人,会是那个老谋深算的内奸吗?”楚弦喃喃自语。

    当然,也可能是她故意如此,所以还需要观察。

    随后,楚弦的眼睛又看向了文书官纪纹。

    如果说贺随心是一个冰山,一个带刺的玫瑰,那么纪纹就是一抹阳光,一朵香兰,温婉如玉。

    一看,人家就是出自书香门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