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纪纹的确是出自官宦世家,书香门第,其父纪墨,是翰林学士出身,文采极高,负责编撰史书,能教出这样的女儿也是正常。

    不过这并不能降低她的嫌疑。

    每一次行动,她作为文书,都要负责记录在案,这是规矩,所以一些机密之事,她也必然可以事先知晓。

    所以她有嫌疑,而且嫌疑极大。

    暗堂掌印冯冲很有一些手段,这一次为了保密,不会提前将行动细节道出,当下二十名洞烛卫,兵长陆江,持锏校尉楚弦,还有一名骠骑校尉,连同暗堂掌印冯冲,一起离开洞烛司。

    ……

    大部分人,喜欢等天亮,有的人,只能等天黑。

    楚弦现在就是在等天黑。

    山林当中,楚弦席地而坐,眼睛,却是看着远处一个山寨。

    人迹罕至之地修建山寨,不是山贼就是反贼,只是究竟如何,暗堂掌印冯冲什么都不说,依旧是为了保密。

    行动的计划,是冯冲制定的,所以只能听他的。

    深秋之季,山野老林,太阳落山之后一下子就凉了起来,可以看到,对面山寨当中,已经陆续点起了火把。

    二十名洞烛卫埋伏在四周,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这般素质,根本不是一般精兵所能相提并论的。

    洞烛卫,那是精锐中的精锐。

    自然,负责训练他们的兵长陆江那肯定也不一般。

    楚弦诧异的是,陆江居然会主动找自己说话,而且不光说话,还请自己喝酒。

    “山林寒气重,来,喝一口,暖身子。”陆江这时候走过来,将一个牛皮水囊丢给楚弦,楚弦拧开一闻,里面是烈酒。

    陆江好酒,这事儿楚弦知道,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饮酒,只不过看其他人的反应,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哈哈哈,不怕,他们都知道,就算是冯冲也不会去告我这个状,因为我虽饮酒,但却从不坏事。”

    楚弦还有些犹豫,陆江立刻不悦:“看你年纪轻轻,应当是血气方刚,怎么和那伍四平一个德行?前怕狼后怕虎,不喝还给我。”

    伍四平就是这次一起来的那个铁盾校尉官,已经是四十多岁,颇为稳重,只是也太过死板。

    楚弦一听,反倒是心中一动,仰头一灌,咕嘟咕嘟,烈酒入喉,呛鼻子,辣眼睛,但很快,就是一股热流充斥在肚子当中,四肢百骸,立刻就通透无比。

    “痛快!”

    陆江也是自己灌了一大口:“这就对了,楚弦,我知道你,凤城那桩案子,办的漂亮。”

    楚弦笑笑:“谢陆兵长夸奖。”

    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细,没什么奇怪的,要知道对方是洞烛司的兵长,虽然情报方面,不如暗堂掌印官冯冲,但要摸清楚这一点小事,还是容易得很。

    陆江也笑:“既来了洞烛司,那以后就是兄弟,以后若遇到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拍了拍楚弦肩膀,陆江便去找另外几个内卫喝酒,看得出来,陆江和手底下的人关系极好,这些内卫,对自己和冯冲,表达出的是恭敬,而对陆江,不光是有恭敬,还有亲近。

    “身为兵长,毫无官威,成何体统!”那边铁盾校尉伍四平显然很不喜陆江,虽说陆江官位要比他高,但伍四平也是八品,不受对方管辖,所以才有胆子说这话。

    只是这伍四平当面不敢说,只敢在背后说人,楚弦也没有搭理对方。

    那伍四平却没有打算住嘴不说,而是依旧小声道:“咱们是校尉官,虽然品级没有他高,但却也不受他管辖,我便看不惯他那副样子。”

    看不惯什么样子,楚弦不知道,不过显然,洞烛司内部也不是一团和气,也是分了派系,也会有互相的争权夺利。

    尉官看不惯兵长,而兵长似乎和暗堂掌印官不和,楚弦看了看那边从一开始就不说话,仿佛雕像一般的冯冲。

    这位绝对是一个狠角色,除了带路,这一整天说的话,居然没有超过两句。

    一直等到后半夜,仿佛雕像一般的冯冲才开口道:“准备。”

    当下,所有人都起身,动作如一,洞烛司的素质在这一刻表露无遗,包括而是名洞烛卫,就仿佛是夜色中的幽灵,静默时你甚至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但只要行动,那必然是风雷之势。

    “陆兵长,一会儿你带十人潜入山寨,先潜伏,等待寨门这边有了响动,再行动,蝎尾剑就在山寨当中,搜出来,立刻退走。”冯冲一一交待。

    陆江没有多问,立刻是带着十名洞烛卫潜入夜色当中。

    冯冲看了一眼楚弦和伍四平。

    “楚校尉,听我号令,用定风化龙锏,击破那山寨大门。”冯冲交待了楚弦的职责,随后又对伍四平道:“其他洞烛卫,组守阵,伍校尉,全力阻挡寨中之敌,不准让他们靠近此处。”

    显然,冯冲这一次是棋手,一步一步,都是按照他的计划来进行,其他人,只需各司其职便好。

    楚弦这时候才有了猜测。

    显然,蝎尾剑是在这山寨当中,这一次,就是为了夺回蝎尾剑,但蝎尾剑不是应该在天佛门手里吗?就以楚弦刚才的观察,这山寨当中,并不是天佛门的庙堂。

    具体清楚楚弦不知道,或许知道的,只有冯冲一人。

    既然各司其职,便先将自己要负责的事情做好再说其他。

    定风化龙锏,楚弦这几日已经是熟悉了很多,也知道该如何催动化龙一击,至少需要修为达到出窍境界,可在百丈距离,以铁锏化龙,化龙一击,足以攻破大城的城门,像是这山寨的寨门,更是轻而易举。

    等了差不过一刻钟,冯冲对着楚弦下了命令。

    早就准备好的楚弦立刻催动定风化龙锏,下一刻,一声龙吟响起,一条由流光组成的龙体,盘旋着,快速冲向山寨。

    沿路的岩石被龙体所触,也是直接蹦碎,眨眼之间,龙到寨门,随后轰然撞开那厚重的寨门,巨响传来,包括寨门,周围五六丈范围之内围墙也是直接炸碎,掀起的气浪足足有十几丈高,巨木,碎石如同下雨一般落下,噼里啪啦。

    “厉害!”

    楚弦自己也都吓了一跳,这定风化龙锏果然厉害,号称最适合攻城略地的法器,就这一下,怕就是镇西城那种巨大的城门,也能一击轰开。

    洞烛司里,居然有这种恐怖杀器。

    便在这时,楚弦突然有所警觉,那一瞬间,他浑身汗毛直立,就仿佛是被某个凶猛的妖兽盯上一样。

    完全是凭借本能,楚弦身子一侧,单掌撑地,一跃而起,几乎是同时,三道箭矢已经是插在自己刚才坐的地方。

    三支箭,没入地面大半,足见力道之强,便是穿着铁甲也绝对抵挡不住。

    楚弦避开了,但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

    剩下的十个洞烛内卫,有五个当场被偷袭的流矢射杀,有的人身上,扎了十几支箭矢,剩余的洞烛卫,也有受伤,但不致命。

    “敌袭!”

    一名洞烛卫说了一声,其余几个没有隐藏,而是分别上前保护楚弦、伍四平和冯冲。

    他们是内卫,是兵,在洞烛司,兵,是要全力保护官。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楚弦注意到,伍四平也受伤了,他身上扎了两根箭矢,这人也是硬骨头,瞪着眼,盘膝坐下,运用他的法器。

    八方龙龟铁盾。

    瞬间,他的铁盾居然是层层拨开,仿佛一本书,一页页的剥离,居然是形成由十几面盾组成的罩子,将周围几丈范围保护在内。

    仿佛,是一个巨大的乌龟壳,将众人罩住一样。

    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还有第二轮箭雨,几乎是伍四平将铁盾撑开的同时,仿佛急雨一般的箭矢就轰然落下。

    他们所在的山林,瞬间满是密密麻麻的箭矢,看上去,得有数千支箭矢,而且每一个,都是铁箭,即便是百丈之外,也能依靠下落的力量,刺穿铁甲。

    光是铁盾外的铁箭,就是密密麻麻,连一点空余的地方都没有。

    如果不是被铁盾保护,楚弦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变成刺猬。

    伍四平一口血喷出来,他本就中了流矢,刚才又全力撑开铁盾,此刻已经是伤上加伤,毕竟那么多箭矢打在铁盾上,那力道也是相当可怕的。

    现在,除了楚弦和冯冲之外,其余的内卫几乎个个带伤。

    “伍校尉,再撑一轮!”冯冲这时候盘膝而坐,他要出手了,毫无疑问,这一次他们再次是落入了圈套当中,而且对方几乎是用了专门针对他们的战术。

    远程射箭。

    而且位置,绝对在百丈之外,依靠抛物投射的方法,足以在百丈之外攻击到这里。

    在这个距离,刚好是他们感知能力的极限,所以对方就算是有埋伏,他们也是实现不知情。

    外面,至少有两百到三百名铁弓手,在高处投射铁箭,而且,绝对不会只射两轮就结束,伍四平已经是强弩之末,再来一轮,他必然坚持不住,到时候失去铁盾保护,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死在箭雨之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