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陷入僵局(八月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九章 陷入僵局(八月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坐上暗堂掌印官的人物,怎么可能预料不到这种结局,犯这种低级错误?

    所以,冯冲不可能是内奸。

    他是被人陷害,可问题是,当时,谁又有这种能力?

    兵长陆江?

    他经历生死之战,更是因此被斩断一臂,成了废人,如果他是内鬼,会对自己那么狠吗?而且,最后陆江拼死杀出重围,帮自己解围,如果不是危急关头陆江那一块石头击退杀手,自己已经死了。

    说起来,陆江还是自己救命恩人。

    这是其一,其二,陆江和自己一样,对这一次任务的细节毫不知情,而且一路上都在一起,也不可能事前安排袭击和陷阱。

    所以,陆江是内奸的可能性也基本被排除了。

    至于伍四平,对方连脾气都难以控制的人,又怎么可能是那老谋深算的内奸?

    就如同楚弦最开始所想的方法,如果无法锁定谁的嫌疑最大,那么,就用排除法,还是自己之前选定的五个嫌疑人,现在排除掉莫乾,排除掉冯冲,排除掉陆江,那么,就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兵长佐官贺随心,另外一个,文书官,纪纹。

    楚弦清楚的记得,自己在遇到那杀手临空落下的一剑时,与对方四目相对,从对方眼瞳中,看到了一丝碧色。

    当时觉得似曾相识。

    回忆一下,那眼神和兵长佐官贺随心极为相似,异色眼瞳为妖,极有可能是一个人。

    这件事楚弦没有和其他人说,主要是,一旦说出去,万一自己看错了猜错了,洞烛司也不可能放过贺随心,怕是直接会抓起来,毕竟现在这内奸搞的洞烛司火大,哪怕只是怀疑,都可能会让贺随心吃尽苦头。

    此外,这件事楚弦已经决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自然也不会让别人插手这件事,如果说出去,就会让刚才剑首那帮人插手进来。

    洞烛司剑首,又如何?

    楚弦笑了笑,真那么牛逼,就不会被那个内奸当猴子来耍了。

    因为精通医道药理,也为了表达感激,所以楚弦花费时间,自制了一些疗伤的丹药,去探望陆江。

    而借着去探望陆江,楚弦也见到了贺随心,陆江的兵长职权暂时免除,现在佐官贺随心暂行兵长之职。

    见到陆江的时候,陆江气色不好,他这一次伤了武者根本,伤了经脉,说的直白一些,他的武道前途算是毁了,虽然还可以勉强维持先天境界的修为,但前路断绝。

    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几乎是不可接受的打击。

    前路断绝,没有希望,从此武道止步不前,换做是谁能承受得住?至少楚弦换位思考,他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

    正因为如此,所以楚弦才会排除陆江的嫌疑,如果陆江是内奸,会因此而搭上自己的武者前途?

    不可能的。

    看出来,陆江是在强打精神,他的断臂已经是包扎好,本来如果能寻回断臂,以现在的医术,足以断臂续接,但他的断臂没有找到。

    山寨中到处是火,或许是烧了。

    如此一来,除非修成道仙之体,学了天罡地煞之变化,或许可以再长出断臂,但这等术法极少有道仙能学会,而且最重要的是,如今道仙之体,绝大部分人前提是要走‘无漏仙’的路子,身体残破,这条路就走不通。

    自然,除了无漏仙外,还有其他仙路可走,可问题是,低级的路都走不了,就不用说高级的仙路了。

    所以说,路将的术修,将来也难以有所成就。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陆江另外一只手里,拎着一壶酒,楚弦去的时候,陆江浑身是酒气汹天。

    也正常,换做是自己,估摸也会借酒消愁。

    “陆兵长,这是一些增血化伤的丹药,吃了,可以稳固气血,保持内劲不散,这一次若非陆兵长出手,楚弦已然是个死人了。”

    说着,楚弦将丹药递了过去,陆江点了点头,将丹药收好。

    楚弦不会说那种安慰人的话,所以这时候坐在一旁,向陆江讨来酒,一起喝了起来。

    两人不说话,你一口我一口,喝了很多,贺随心则是在一旁看着,这女人很有趣,从始至终,都不说一句话,既不劝酒,也不喝酒。

    楚弦暗中观察她。

    看了一下她的眼瞳,楚弦觉得,自己已经有九成把握,那个刺杀自己的刺客,就是贺随心。

    陆江最后还是喝的酩酊大醉,饶是他体质强横,但也不能这么喝,楚弦与贺随心一起扶着陆江回去休息。

    往床榻上一躺,陆江便鼾声大起。

    楚弦这时候没话找话:“贺佐官,我有几事不明,想向贺佐官请教一二。”

    贺随心扫了楚弦一眼:“外面说。”

    到了屋外,楚弦打算来个单刀直入,便道:“按照洞烛司规矩,即便是贺佐官出入,那也需要记录?”

    贺随心表情不变:“因何事外出,何时走,何时归,都需记录在册,楚校尉怀疑,我是那个内鬼?”

    楚弦一愣,却也没有否认。

    贺随心摇头道:“早听闻楚校尉是副都统大人招来,专门查办内奸之事的,看起来果然不假,不知道楚校尉查到了什么证据?”

    “还没,只是随便问问。”楚弦心中已经是大骂,原来,自己是专门来查办内鬼的事情,居然已经是人尽皆知,偏偏自己还以为自己是在暗中查案。

    果然是被人卖了,当成了棋子。

    看起来,招募自己进来查案,只是为了应付圣朝,洞烛司还是信任他们自己人,剑首那帮人,就是专门查这件事的。

    自己,这不过是被拉出来吸引敌人火力的。

    冷静,不气!

    楚弦心里咬牙切齿,表面还得是平静如常。

    贺随心嘴角微微上扬,那不是笑,更像是,嘲笑和不屑。

    “既没有证据,那楚校尉还不去查?你等在这里,证据,是不会自己来找你的。”

    这一话,像是告诫,又像是在挑衅。

    说完,转身就走,将楚弦晾在原地。

    “那可未必。”楚弦这时候喃喃自语。

    这贺随心很猖狂,的确,除了那个眼神,楚弦的确是没有什么证据,但这世上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毫无破绽,看似毫无破绽,只是暂时还没有发现破绽而已。

    既然洞烛司的人都知道自己是来查案的,那楚弦索性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不如大大方方,光明正大的查。

    所以楚弦跑去找到纪纹,查阅洞烛司进出记录,重点自然是看贺随心的,同时,也是询问了纪纹几个问题。

    纪纹依旧属于嫌疑人之列。

    这次,楚弦索性是告诉她,自己是来查内奸之案,言外之意,就是要纪纹配合。

    这位文书官的确是温婉如玉,问什么答什么,至少楚弦确定了一件事,这一次他们遇袭的这段时间,纪纹没有离开过洞烛司。

    这是其一,其二,贺随心离开过,理由是外出查案,离开了一整天,时间上,刚好对的上自己这边遇袭的时间。

    贺随心的嫌疑,更大了。

    接下来的几日,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上是暗流涌动。

    楚弦觉得贺随心嫌疑大,但剑首那帮人,明显是咬住了冯冲。估摸也是平日里冯冲做事得罪了这些人,总之,现在洞烛司里已经开始传言,说冯冲,就是那个勾结天佛门的内鬼。

    甚至还有传言,剑首这帮人,已经在用刑逼供。

    具体的事情,楚弦不知道,而且现在楚弦明显成了众人的笑柄,谁都知道,他是专门来查办内奸之案的,但剑首那帮人,却是将楚弦排除在外,又因为参加上次任务的人,都暂时不安排任何事情,所以楚弦在别人眼里,每天便是‘游手好闲’,悠闲得很。

    “我若是那楚弦,早就辞官回去了,他还有脸留在洞烛司,废物一个,查案,查不出个东西,其他的活儿也不干,我都替他脸红。”

    “话不能这么说,说不定,这楚弦就是喜欢清闲,而且还不怕别人笑话,人家的脸皮,已经是刀枪不入喽。”

    “哈哈哈,是啊,要说谁最不要脸,这楚弦说第二,那没人敢说第一。”

    楚弦在外,经常可以听到诸如此类的交谈,一开始,这些校尉官见到自己,还会住口不谈,还会避讳一些,但是时间长了,居然连避讳都懒得避讳了,那是当着楚弦的面嘲笑楚弦。

    显然,他们是吃定了楚弦不敢怎样,所以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

    这件事,楚弦一开始真没当回事,但时间长了,楚弦就觉得不对劲了。

    这是有人故意在暗中吹风,孤立自己。很简单,人云亦云,将一个人说成是一滩臭狗屎,那不明就里的人,必然不会再搭理这个人。

    楚弦要查案,自然遇到的困难就更大。

    来了洞烛司快一个月,楚弦认识的人,依然是那么几个,除了莫乾,就是陆江、纪纹、冯冲、伍四平、贺随心和晏子季。

    至于副都统尉迟邕,这段日子也是没见着,据说,他和都统大人亲自挂帅,前去铲除天佛门,所以一直都不在洞烛司。

    楚弦查案,不会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止步不前,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楚弦心里有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