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有客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碍于规则,楚弦没法子马上再申请大考,否则别第二天,当天再考都没问题。

    东林院,彻底的沸腾了。

    越级大考不,而且还将除了自己之外所有的人都淘汰,这种实力,显然远不止于外院地阶六品。

    外院,除了东林之外另外三个小院,此刻也有不少生在讨论楚弦,当然,大部分人还是不屑的。

    毕竟只是地阶,再怎么折腾,都有限度。

    “东林那帮人莫非是故意的?他们应该知道,没有天阶一品的识,就应该是矮人一截,这不怪我们,是怪他们自己无能。”

    “不错,什么时候东林有了天阶一品,他们才有与我们平起平坐的资格,否则,活该被打压,这也是书院默认的,哼,现在跳出来这么一个愣头青想要搞事情,咱们若是教训那个愣头青,传出去也?G人,只能是找东林天阶境界的谈谈了。”

    于是,各方压力接踵而至。

    东林下面的生是激动兴奋,上层的生却都是焦头烂额,但不管怎么,楚弦在东林,乃至于外院的知名度也是一下子打开了。

    与此同时,楚弦反倒是过的很平静。

    除了不少低层生跑来结交之外,倒也没别的什么事,楚弦依旧在打磨阳神锻金诀,对于没有一开始就进入内院修法,楚弦反倒是觉得更好,毕竟在这里,能无人打扰的修炼功法。

    当然,他也会在最短时间内不断的晋级,升入外院天阶,然后直接踏入内院,按照楚弦的话,他时间很宝贵的,萧禹中书让他来进修法,肯定也会有一个时间的限制,所以越早修炼得道,自然是越好。

    这一天,大早,就有客人来‘访’。

    楚弦住的地方,是一个普通的长舍,进院子两派长长的屋子,进去之后,是长长的通铺,很朴素,楚弦不挑,不过却是不能待客。

    好在院子里有石桌石椅,这个时间,其他生都去研修听课去了,没有其他人,倒也可以待客。

    这个客人楚弦不认识,但穿着的却是内院的生服饰,而且年纪不小了,肯定是要比自己大,而且,还大不少。

    敲门,开门,那人见到楚弦,直接拱手行礼:“楚大人安好。”

    楚弦是有些日子没听到这个称呼了,但也是反应很快,上下打量一下这人,问道:“你是?”

    “哦,下官是青州长史瑞成文,三月之前来天元书院进修的。”外门那瑞成文很是拘谨,楚弦一听,知道是‘体制’之内的官员,所以点了点头,让对方进来。

    因为现在这弟子舍内没有其他人,所以两人直接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楚弦乾坤袋里倒也有一些珍藏的佳酿和茶品,随便取出一些便可招待客人,当然不会失了礼数。

    而瑞成文却是极为恭敬。

    “楚大人您客气了,下官也是刚刚知道,楚大人也来天元书院,所以就第一时间赶来拜见。”

    瑞成文完,显然脸上带着一丝疑惑。

    显然他很奇怪,为何以楚弦这种身份和修为,这般人物怎么会被天元书院分在外院?

    因为只要是圣朝官员来天元书院进修术法,那是肯定会被收入内院,这是规矩,瑞成文知道,现在在天元书院内院,有很多官员在进修术法,他就是其中之一,这一次也是偶尔听到了‘东林楚弦’的名号,他好奇之下查了查,果然发现是那位楚大人,所以是赶来拜见。

    因为好奇,所以瑞成文问出了这件事,楚弦也是不知道具体原因,显然,瑞成文是不知道,楚弦是因为‘得罪’了书院的欧阳先生,这才被一杆子弄到外院。

    楚弦不知具体原因,瑞成文也不敢追问,他此刻是相当兴奋,要知道在以往,他想要结交到楚弦这种人物,那是很难的。

    他自己虽然是一州长史,也算是位高权重,但他所在的青州,可不能与凉州相提并论,所以他这长史,更没法子与楚弦这位凉州刺史相提并论,更何况,楚弦那是天下文人表率,在京州也是大大有名的存在,谁不知道这种人物,将来是要飞黄腾达的,上到四品,那估摸都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上三品,入首辅阁,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在楚弦面前,瑞成文姿态摆的很低。

    他倒也没别的什么事儿,就是混个脸熟,至于楚弦这种人物,为何会在外院,他觉得,肯定有其他的深意,楚大人不,还是不要问的好。

    便在这时候,外面有敲门声,声响很大,瑞成文眉头一皱,但也没吭声,楚弦愣了愣,但还是去开门。

    门一开,外面站着几个东林天阶级别的生,此刻都是面带怒色,见到楚弦,直接就问:“你就是楚弦?”

    楚弦点头。

    那生立刻是怒声喝斥道:“瞧瞧你做的好事,你究竟懂不懂规矩?一个新生,胡来**搞,你眼里还有没有书院的规矩?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

    “不错,你这个搅屎棍,本来东林这边好好的,你一来,全**套了,就是因为你,我们在其他三个小院那边吃了不少苦头,你你一个地阶生,就不能消停消停,非要搞那么多事吗?今天我们来,便是教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规矩,什么叫做尊重长。”

    几个天阶生上来就是训斥,而且一人更是直接施展术法,一道困身咒法笼罩楚弦。

    楚弦这人,若是好好和他话,他还能何言以对,但若是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跑来大放厥词的,楚弦肯定不会客气。

    当下楚弦脸色一变,他也懒得问为什么了,对方都直接打上门了,他若不还击,那就不是楚弦了。

    所以,那几个天阶生惨了。

    困身咒法,对方修炼的还不差,但比楚弦差远了,反咒之法施展而出,刚才施术要教训楚弦的天阶生立刻是动弹不得,其余几个,楚弦也没放过,他们不是要教训自己吗?不是要用困身咒吗?

    行,先在这里站着,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

    楚弦一道困身大咒打出,几个东林的天阶生立刻是动弹不得,一个个姿势各异,有一个还准备挖鼻孔,但就这么给定住了,那生心中立刻是老泪横流,心你倒是等我挖完再定啊,这个姿势,太不雅观了。

    定住几个东林的天阶生,楚弦直接关门,回去了。

    瑞成文这时候也是小心翼翼问了一句,楚弦倒也没隐瞒,因为他自己也是觉得莫名其妙,反正有人来怼,那先怼回去再。

    在官场,楚弦尚且不怎么顾忌,在外面,那更是放飞了性格,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反正书院的规矩,楚弦早就倒背如流,只要不触犯几个核心的规矩,其他的,爱谁谁。

    瑞成文毕竟在书院待了三个月,对书院的情况要了解一些,这时候他仔细一想,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楚大人,您是刚来外院,而且加入的还是最弱的东林院,所以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这东林院啊……”瑞成文开始讲述,当然他知道的也有限,但肯定比楚弦了解的要多,而且平日里,瑞成文也听一些人过外院的情况,所以还是能道道的。

    “这最大的可能性,便是楚大人你打破了现在的格局,一直以来,东林院因为没有天阶一品的识,所以处处都矮人一头,处处都被另外三院压制,这已经是共识了,一句不好听的,有的人跪久了,都忘了他们还能站起来,你扶他起来,他反倒会冲你龇牙咧嘴,哎,那些东林的生便是如此。”

    瑞成文完,楚弦也反应了过来,不过却是无所谓道:“哦,怪不得上次大考,那另外三院的生会联合在一起对付我,原来是预谋已久,不过无所谓了,外院我待不了几天,等我去了内院就没这些麻烦事了。”

    瑞成文一听,一阵苦笑,心内院的猫腻比外院还多呢,不过这话他现在也不好,知道不能打扰太长时间,所以他直接起身告辞。

    楚弦相送,瑞成文连道不敢,自己开门离开,外面已经是为了一群东林的生,那些被楚弦困住动弹不得的天阶生,不光是不能动弹,也不能话,那模样滑稽无比,其他生目瞪口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一旁看着,指指点点。

    这时候瑞成文出来,出门前,还是身子微躬,表示对门内人的恭敬,而出门之后,身形立刻是挺拔了起来,展现出他原本的傲气和气势。

    外面的生一眼就认出来,从这门里走出的是一位内院生,而且还是内院的天阶。

    内院天阶,哪怕只有九品,也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存在,当下所有生都是吓的身子一抖,齐齐躬身行礼,尊称长。

    瑞成文连回礼都懒得回,在他眼里,整个东林,不,整个外院,能让他看上眼的生不多,但也有,但能让他躬身的,只有一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