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落雁塔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剩下的先天武者眼光不差,能看出对方用的内功极强,刀法更是霸道,最重要的是够狠,居然是拼着重伤,抓住那一丝机会,斩杀了自己的同伴。

    至少他自己没有这种狠劲。

    遇到这种狠人,剩下的这个先天武者有些迟疑了,只是显然他忘记了一件事,他应该立刻,毫不犹豫,而且是疾风骤雨一般猛攻,绝对不能给楚弦任何喘息的机会。

    因为,楚弦不光是一名武者,他还是一个术修。

    就在这个先天武者犹豫的片刻时间,楚弦已经是出窍,施法,阴阳盘丝剑扫过,那还在犹豫不决的先天武者,立刻是身上血光喷溅,便如被五马分尸一样,横死当场。

    高手对敌,胜负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楚弦的肉身已经是达到极限,所以想要取胜,只能是出窍施法,恰恰刚才的厮杀,让那武者产生出了一丝犹豫,而楚弦从始至终都没有犹豫,出窍施法,也是想到就做,哪怕,有风险,甚至稍不注意,就会被对方斩杀。

    但楚弦还是毫不犹豫的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一个犹豫不决,一个坚定不移,一个横死当场,一个活了下来。

    这就是区别。

    在这个距离,哪怕是先天高手,也抵挡不住楚弦的阴阳盘丝剑,别说是人,便是对方手上的武器,不也一样被切开好几段。

    所以说,楚弦当初选择使用阴阳盘丝剑的时候,那是有他的考虑,显然,这阴阳盘丝剑并不全面,有的时候,甚至有很大的弊端,但同样,优点也是极为明显。

    最简单的就是,攻坚能力极强,单对单,杀伤力足以斩杀实力远超于楚弦的敌人。

    直到此刻,楚弦都有些不信,自己居然面对两个先天武者的围杀,还能依靠计谋和果断,将这两个先天武者反杀。

    虽然最后赢了,但楚弦很清楚,刚才只要他稍有疏忽或者迟疑,那死的就是自己,这一点毫无疑问。

    还有一点,藏海和尚除了一开始施展火术,后面没有继续施法,这也是楚弦能反杀两个先天高手的关键。

    如果藏海和尚继续横插一杠,楚弦绝无胜算。

    这时候远处走来一队赤金军,见到楚弦,立刻是围了上来,楚弦亮出官符,带队的伍长立刻是躬身行礼。

    “立刻通报上去,天佛门余孽在落雁塔。”楚弦开口说道。

    那伍长还有些犹豫,楚弦立刻道:“本官是洞烛司持锏校尉,你取我官符去通报,出了事,本官负责。”

    这一下,对方再不敢犹豫,立刻取了楚弦的官符,留下两个赤金军保护楚弦,他自己则是带着其他兵卒赶忙回去通报。

    楚弦说的落雁塔,乃是沙城一个极为有名的名胜之处,只是平日里根本不准人靠近,楚弦却是知道,落雁塔,乃是沙城大阵的中心,那幕后黑手若是想破开沙城的封印,只能去落雁塔。

    “希望,还来得及。”

    楚弦虽然觉得,这一点乱子,未必能将落雁塔中坐镇的仙官引开,但那幕后黑手不可能想不到,所以对方肯定有其他法子引走坐镇仙官。

    楚弦现在身受重伤,只能先疗伤,好在这一次出来,楚弦给自己准备了不少的疗伤药,外敷内服的都有,用了药,楚弦止住了血,伤势也是稳固住了。

    实际上,楚弦刚才还有一个后手。

    那是楚弦最后的一张王牌,所以他没有用,这王牌,便是六丁六甲寒冰血咒和寒冰血咒定身符。

    那寒冰血咒定身符,楚弦只剩下最后一张,用的话,当然要谨慎,刚才如果反杀计划不成功,楚弦为了自保,也只能用这一张符。

    上好了药,耽搁了两刻钟,楚弦起身。

    那留下来保护楚弦的赤金军急忙上前搀扶,楚弦告诉他们,扶自己去落雁塔。

    两个赤金军自然是扶着楚弦,朝落雁塔方向而去。

    等到了落雁塔,楚弦才发现,此处已经是戒严,到处都是神色威严的赤金军,除此之外,楚弦还看到了很多洞烛卫,还看到了铁盾校尉伍四平守在外围。

    也多亏是遇到了伍四平,不然楚弦还没法子进来,他的官符不在身边,外围的赤金军一开始根本不放行,伍四平出面,楚弦才能进来。

    楚弦很诧异,为何这里会有这么多赤金军和洞烛卫,往里走,洞烛司的高手居然都来了,楚弦甚至见到了都统大人和副都统尉迟邕。

    晏子季也在,洞烛司的校尉,来了大半,贺随心、纪纹也在。

    楚弦四下看了看,没有看到兵长陆江。

    洞烛司的人看到楚弦,少数人点头示意,不少人是露出不屑,大多数人,是漠然,在他们眼中,楚弦本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如果不是尉迟邕执意要招募一个外来的人来查办内奸,他们才不会同意楚弦进入洞烛司。

    用洞烛司这些老资格的话说,那楚弦,根本不配进入洞烛司。

    找到晏子季,楚弦就问这里出了什么事,为何又这么多赤金军和洞烛卫在这里。晏子季便告诉楚弦,洞烛卫之前得到消息,有天佛门余孽要冲击落雁塔,所以早早的就赶来这里守卫。

    “消息看起来还是很准确的,我们刚来这里布防,没多久,天佛门的余孽便在城中作乱,不过那些余孽想要冲击落雁塔,却是痴心妄想,此处外围是五百赤金军,里面,更有两百洞烛卫,两位都统大人坐镇,便是那所谓天佛祖来了,也进不来。”晏子季这话没有任何夸张,这般守卫,再加上原本坐镇此处的仙官,便真是那天佛祖亲临,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只是楚弦更关心另外一件事。

    “晏大人,那消息,是从哪里来的?”楚弦开口询问。

    晏子季一愣:“洞烛卫在各地都有探子,有专门的传信术法,消息,是一个探子传回的。”

    楚弦点头,这种传信术法他知道,类似于纸鹤传书,但要更隐秘,而且是分了子母咒法,就像是一种接头暗号,不知道具体咒法的,根本不会传到洞烛司这边。

    这种方法,可以说是相当保险,但也有弊端。

    如果洞烛司的内鬼知晓这子母咒法,便可以伪造探子传信,故意将一些消息,传递回来。

    想到这里,楚弦突然是茅塞顿开。

    之前他就在想那一次遇险的任务,为了夺回蝎尾剑,洞烛司这边只有暗堂掌印冯冲知晓所有任务细节。

    但冯冲不是全知全能,那他是从什么地方知晓了蝎尾剑的所在?

    不用问,肯定也是洞烛司分散在各地的探子。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冯冲是被一个‘假探子’给陷害了,对方故意将所谓的情报消息传回来,引导冯冲做出了一系列的计划,这样一来,只要对冯冲的行事风格有些分析和了解,就会知道冯冲会如何安排。

    这样一来,自然可以预先布置好陷阱和圈套,等着冯冲等人自己来钻,而到时候,任务失败,冯冲作为唯一的知情者,当然是要替那黑手背黑锅。

    好算计!

    这一次,那幕后黑手应该也是故技重施,之前楚弦还在想,那幕后黑手会用什么法子调走坐镇这里的仙官,却没想到,对方压根就没想过引走仙官,而是借用假情报,将洞烛司调入防守落雁塔。

    如此一来,作为洞烛司中职位不低的人物,幕后黑手自然也能一起进入落雁塔,到时候,对方随便耍一些手段,都可以找机会破开封印。

    好计谋!

    楚弦有一种感觉,自己在这件事上,慢了一步。

    洞烛司来这里已经超过一个时辰,这么长时间,足够做出一些事情了,便在这时,沙城中的乱局也是稳定下来,天佛门的余孽被杀的杀,被抓的抓,也有少数一部分趁乱逃走,但这一场骚乱,是压制了下来。

    “楚校尉!”这时候,有人叫了楚弦一声,楚弦扭头一看,那边陆江迈步走来,身边还有几个校尉官。

    “陆兵长。”楚弦上前,陆江看上去气色依旧不太好,虽然穿着官衣,但空荡荡的左臂袖管还是显得有些凄凉。

    或许是因为是认定内奸是冯冲,又或者是陆江的嫌疑洗清了,显然在楚弦离开的这段日子里,陆江官复原职,重新行使兵长的权力。

    都统大人和副都统大人这时候也走过来,陆江急忙上前道:“两位大人,我已经带人将落雁塔都搜查了一遍,倒是没有发现天佛门的余孽,想必是咱们布防的早,所以那些贼人无计可施,只能放弃了。”

    “应该是如此。”都统大人一头白发,极有威严。

    可想而知,能执掌洞烛司,对方的修为绝对是整个洞烛司中最强的,应该已经是踏入了法身境界,至于是在法身境界的哪个阶段,那就不知道了。

    “既然事态已经镇压了下去,那么,也就该回去了,准备撤离所有洞烛卫。”都统大人这时候发令。

    旁边晏子季似有疑惑,这时候开口道:“都统大人,下官还是不解,这落雁塔有何特殊之处,天佛门的余孽为何要来此地?”

    这时候副都统尉迟邕道:“子季,此事乃是圣朝机密,不要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