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无法狡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虽然不知道那内鬼为何总要来落雁塔,想必肯定是有其特殊的原因,但我不知道,所以对方的目的,暂时不清楚,能确定的就是当初妖族入侵也是那个内鬼暗中推波助澜。”楚弦随后,便将那内鬼借着任务,偷偷潜入落星山百狼窟,以残杀炼化三眼黑狼妖王子女的法子,激怒这妖王,从而引发一场妖族入侵的浩劫道出,条条件件,那都是严谨无比,越听,越觉得是如此,越听,越是感觉到这里面藏着一个惊天大阴谋。

    “此番我离开,也是为了打探这个消息,虽然经历九死一生,但幸不辱命,还是将这件事查了出来,而刚好,之前我看过那段时间洞烛司内的所有任务纪录。”楚弦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

    那边陆江便立刻问道:“你是说,任务纪录中,我去过落星山,去过那百狼窟?你且拿来,我倒要看看有没有。”

    楚弦笑着摇头:“我看过,的确没有关于落星山和百狼窟的只字片语。”

    “那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陆江穷追猛打。

    楚弦却是道:“但有一篇文册上纪录,同样的时间,你陆兵长前去执行一项任务,回来的时候,沾染了一种‘无名邪咒’,是也不是?”

    楚弦说完,可以明显看到陆江脸色一变:“只是不小心沾染了诅咒,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如果只是普通的咒术自然是没什么,但那所谓‘无名邪咒’,实际上却是百狼窟内特有的咒术。”

    楚弦接下来,将百狼窟内的诅咒细节道出。

    “这件事是真是假,只要派人前去百狼窟一探究竟,便可知晓。”楚弦道:“那么请问陆兵长,你没有去落星山,没有去百狼窟,又如何会沾染百狼窟特有的诅咒?”

    陆江神色难看,却是没有说话。

    具体如何,他自己最清楚,显然这件事,当真是经不住查的。

    “纪文书,任务纪录是你写的,你说说吧。”都统大人这次都开始询问,那边纪纹有些惊讶的看了楚弦一眼,然后点头:“楚校尉说的不错,那个时间段陆兵长的确是沾染了一种无名邪咒,症状,的确与楚校尉说的百狼窟诅咒一模一样,不过这件事,还需查证。”

    虽然还需查证,但此刻,众人已经是哗然。

    此刻,都纷纷看向陆江。

    因为一旦证实这件事,陆江可以说是百口莫辩,后者也清楚这一点,此刻是强打精神,深吸口气道:“楚校尉这假设看似有道理,但实际上依旧经不起推敲,我想请问,若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不说妖族入侵,生灵涂炭,就说天佛门,最后还不是被屠灭,如今只剩一些余孽,倘若我是内鬼,天佛门要存活下来的余孽,肯定要更多。”

    “天佛门覆灭不覆灭,对你来说都一样,刚才我说了,陆兵长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正当理由,进入落雁塔,而你作为兵长,自然有资格到处巡查一下,至于你巡查的时候有没有故意离开,单独行动,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那我就不知道了,得问一下刚才和你一起回来的那几位校尉。”楚弦说完看了过去,刚才跟着陆江回来的那几个校尉此刻都是一脸目瞪口呆,这楚弦莫非是神算子,他怎么知道这个?

    刚才,陆兵长的确是说要去旁边查看一下,单独离开了一会儿。

    当下,他们也是狐疑的看向陆江。

    不是他们不讲义气,实在是楚弦说的和实际情况一模一样,那么,对方的推测,就很有可能是真的。

    难道说,陆兵长真的是那个内奸?

    不知不觉当中,众人看向陆江的目光,也是从一开始的信任,到后来的狐疑,此刻,已经是忌惮,隐约当中,有不少校尉和洞烛卫已经是将陆江各方退路都挡住。

    楚弦这时候继续道:“虽说,我不知道陆兵长你来落雁塔是为了什么,但显然,头一次妖族入侵那一次,你来了,但估摸你要做的事情没成功,没有达到你自己的目的,所以,你才借着天佛门,搞了这第二次,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还是没有成功。”

    陆江这时候连连摇头:“楚弦,无论这件事听上去再怎么合理,那也只是你的猜测,你可有证据,证明我就是那个内奸?”

    楚弦摇头:“没有!”

    “不过,以洞烛司的行事方式,已经足够将你列为和冯冲大人一样的嫌疑犯,至少,为了保险起见,会将你关起来审查,或许就能查出一些东西。”

    后面这句话,让陆江脸色一变。

    的确,之前楚弦推测出的这些,已经足以让洞烛司有所行动了,洞烛司历来是宁可错杀不会错放,就看现在这情况,估摸自己如果不配合,周围的人会毫不犹豫立刻动手。

    其他人倒也罢了,但都统和副都统大人都在,陆江想反抗,那就是找死。

    况且,陆江庆幸,自己还有一张王牌没有被那楚弦察觉,如此一来,自己就算是被抓住,以后也有机会脱身。

    想到这里,陆江道:“既然大家都怀疑我,那我服从审查。”

    说着,将身上的武器丢下,与此同时,更是偷偷给一旁的贺随心打了个手势。

    那意思就是说,等候机会,救自己出去。

    显然,贺随心也是陆江一伙的,只是这件事别人不知道,所以只要贺随心没事,那么他陆江就有机会脱困而出。

    “那就委屈陆兵长了,等查清楚了,你没事,定然还你一个清白。”都统大人说话了,此刻他抬手一指,一道灵光符篆出现在陆江背后,被这符篆一贴,陆江所有的本事都施展不出来。

    便就在这时,楚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哦,对了,有件事忘了,诸位,陆江实际上并非只是单打独斗,他还有同伙。”

    陆江一听,眼瞳一缩,心里生出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楚弦就道:“贺随心佐官便是陆兵长的同伙,上次我遇袭杀,险些杀了我的那个杀手,双目有碧色妖瞳,与贺随心的一样,况且,她是兵长佐官,陆江很多事情都瞒不过她。”

    如果说之前,楚弦说话和放屁一样,那现在,楚弦说的话,就没人敢不重视了。

    话音刚落,不少洞烛卫就将贺随心围了起来,现在的情况谁有嫌疑,先抓起来准没错,陆江借着这个,诬陷了冯冲,但此刻,同样是因为同样原因,他和贺随心全部被控制住。

    这种情况下,陆江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

    贺随心没有反抗,就算是反抗也没用,她和陆江被带了下去。剑首那帮人脸色不好看,低头离开,虽然没人说,但他们自己都觉得颜面无光。

    他们之前不屑嘲笑的楚弦,却是查出了洞烛司内鬼,虽说还没有实锤证据,但按照刚才楚弦说的,基本上已经是**不离十。

    “楚校尉,都统大人找你说话。”这时候晏子季走过来说道,看得出来,晏子季很高兴,楚弦杨威,他脸上也有光,不光是晏子季,副都统尉迟邕脸上也是带着光。

    楚弦走过去,冲着洞烛司都统行礼。

    后者点头:“楚校尉,你做的不错。”

    “谢都统大人赞誉。”楚弦不卑不亢,都统大人又道:“陆江千方百计要进入落雁塔,究竟要做什么,你当真不知情?”

    这一句话,都统大人是盯着楚弦眼睛问的,换做旁人,若是说谎,必然会被看出来,不过楚弦却是眼神坚定,摇头道:“属下的确不知情,莫非,都统大人知道?”

    对方盯着楚弦又看了一会儿,这才收回目光,没有回答,只是道:“若证实陆江是内鬼,你为首功。”

    说完,转身离去。

    至于楚弦的问题,对方根本就没想过回答。

    看到这一幕,有人羡慕,毕竟得到都统大人的赏识,将来肯定是有好处,但也有人沉思,暗自猜测,这落雁塔,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

    提审陆江,楚弦有参与,但也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真正主导的,还是剑首校尉。

    剑首校尉那帮人现在都刻意躲着楚弦,估摸是之前丢了大面子,他们这么多人都不及人家楚弦,这完全是某种‘实力’的碾压,他们依旧不服气,但心里却清楚,楚弦的确不凡,他们不及也。

    心里认输和面子上认输是两码事,这世上,绝大多数人很容易在心里认输,但既有极少数人,愿意在明面上承认失败。

    剑首校尉明显还是拉不下这脸面。

    只是数天之后,剑首校尉等人就不得不找楚弦帮忙。

    实际上,楚弦有时候旁观提审陆江,也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陆江从那夜被抓之后,便是一言不发,无论谁去问话,都不说话。

    沉默。

    有时候,也是一种对抗。

    上头的意思,这种事,基本已经认定陆江是那内奸,可以一直关押,但要真正定罪,还得有证据,要么就是对方亲口承认。

    可从始至终,陆江都没有开口,就更不用说承认是内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