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5200文学 > 大仙官 > 第二百零二章 天佛门要报复(三更)

第二百零二章 天佛门要报复(三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5200文学] https://www.5200wx.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在楚弦也可以借着练兵,修炼武功,而教授别人的过程,也是一种练习,如此一来,短短一个月,楚弦在《洞烛九耀功》和《御风屠龙》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毕竟换做是谁,将同样的一个招式指点给上百人,而且还得发现每一个人弄错的地方,加以纠正,都会对这招式熟悉无比。

    所谓千锤百炼,便是如此。

    不知不觉之间,楚弦居然就这这么踏入了武道先天境界。

    炼精化气为先天,气,为根本,气可御体,固防,生劲,又因为楚弦修炼了两门内功,玄门紫阳功和洞烛九耀功,若是暴气而出,周身缠绕紫色和白色两色真气,实力之强,远超同级先天高手。

    至少现在,楚弦在武道修为上,足以胜任兵长佐官一职。

    从进入洞烛司到现在,已是过去了三个多月,天气入冬,寒风萧瑟,只是这几日楚弦总觉得眼皮在跳,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日有人来找楚弦。

    是冯冲。

    因为陆江确定是内奸,所以冯冲身上的嫌疑也是洗干净了,现在是官复原职,据说还有可能更上一层楼。

    说起来冯冲能洗清嫌疑,也是多亏了楚弦,楚弦的推论明显是被上层采用,上面的批示是可信度高。

    为什么?

    这不是楚弦第一次推论案情,早在凤城御史之案时,楚弦就展现出了这方面的天赋,当时,便是刑部提刑司的老推官孔谦也是对楚弦推崇有加。

    孔谦是谁?

    那是公认断案如神的推官,能被他推崇的人,当然也不简单,再加上后来定海县时推论妖族入侵时间,再到现在洞烛司的内奸之案,楚弦的名号,至少是在各地提刑司和刑部如雷贯耳。

    正因为如此,楚弦推论冯冲是无辜的,再加上的确是找不出冯冲的任何问题,所以给他官复原职也在清理当中。

    这件事,冯冲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再见到楚弦,这位暗堂掌印官很是庄重的行了一礼。

    别看冯冲模样长的吓人,实际上却是很懂规矩,也知感恩的一个人,就像是这一次他来找楚弦,也是因为他打探到的一些消息。

    “楚大人,暗堂掌控着洞烛司大部分探子,咱们的探子遍布各州地,这段日子,洞烛司的主要任务也是追捕剩余的天佛门余孽,这你是知道的。”冯冲说到这里,楚弦也是点头:“冯大人辛苦,天佛门乃是圣朝毒瘤,好在能及时将这毒瘤铲除,至于追捕天佛门余孽,更是咱们的职责,若有调遣,冯大人只管开口。”

    楚弦还以为冯冲是来要人执行任务的。

    结果冯冲摇头:“楚大人对冯某有恩,而且我知楚大人是禹州安城临县人士,家中还有母亲。”

    “不错。”想到母亲,楚弦脸上是闪过一丝柔色,仔细想想,他已经是有一年多没有见到母亲了,也不知道母亲身体如何。

    “是这样,我得探子传回的消息,这几日似是有天佛门余孽在安城活动,而临县距离安城不过三十多里,我是怕……”冯冲刚说到这里,楚弦的脸色就变了。

    那是一种杀气。

    饶是冯冲见多识广,此刻也是被这样的一股杀气给吓住了。

    楚弦之所以会表露杀气,是因为他从这一条消息里读到了其他的东西,这段时间,洞烛司追捕天佛门余孽,有成效,但也明白,剩下的少数天佛门余孽都是狡猾凶残之辈,追捕起来难度很大。

    但这一次,居然是在禹州安城有了天佛门余孽的踪迹。

    要知道,禹州之地,可不是凉州附近,那是靠近京州的地方,天佛门余孽只要不傻,就不会无缘无故跑去禹州。

    但他们还是去了,而且是‘故意’表露出了踪迹。

    这说明什么?

    楚弦只能认为,是那些天佛门余孽在故意告诉洞烛司,他们在禹州,在安城,要搞事情?

    搞什么事情?

    楚弦的家就在安城管辖之内的临县,这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天佛门余孽,就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楚弦,他们要对你的家人动手。

    直白,简单。

    而且他们既然敢表露踪迹,那必然已经是采取了行动或者马上要采取行动,也就是说,楚弦哪怕是现在立刻赶回去,也来不及了。

    不用问,能用这种法子的,只有藏海和尚和禄光和尚这两个秃驴王八蛋。

    楚弦想到这里,立刻转身就走,他知道或许来不及,但必须要回去一趟。冯冲也是看出问题,此刻立刻是道:“楚大人,我已经吩咐探子去保护令堂。”

    只不过此刻,楚弦早已走远。

    现在楚弦等于就是洞烛司兵长,而且这段日子,楚弦也是以他强横的实力将那些老兵痞给打服,新来的洞烛卫,更是对楚弦毕恭毕敬。

    这完全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再加上楚弦在练兵和管理上的确是有手段,所以现在的洞烛司内卫,不说全部对楚弦真心恭敬,至少八成的内卫,只要楚弦一声令下,他们立刻就会响应。

    此刻,楚弦直接调集了三十名洞烛内卫,个个都是好手,而且大部分都是楚弦亲手招募进来的,忠诚上毋庸置疑,便是楚弦让他们去死,这些洞烛内卫也不会皱眉头。

    洞烛司在各州都有乾坤挪移法阵,安城也有,所以楚弦从调集内卫,然后所有人到达安城,也没用了半个时辰。

    文书官纪纹对于这一地调集内卫,也是没有阻拦,甚至,她跟随楚弦一起来到安城,毕竟乾坤挪移符,是由她掌控,这一次使用量大,楚弦没有提前报备就调动内卫,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楚弦来说,都是担着风险的。

    可即便如此,纪纹也没有多问,甚至,她一开始都不知道楚弦调集这么多内卫要做什么。

    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连安城的城府都没有通知,安城的军府更不知情,只见楚弦带领三十名杀气腾腾的洞烛司内卫楚弦,直接找城府要马。

    城府的兵卒还打算阻拦,结果是被一个洞烛卫一脚踹翻在地。

    “洞烛司办事,你敢阻拦?”

    那洞烛卫一脸杀气的盯着那几个兵卒,后者便如同小猫见老虎一般,吓的不敢吭声,尤其是他们看到,这些洞烛内卫极为恭敬的对那个年轻的官员,称呼其为佐官大人,便知道对方来头不小,更不敢阻拦,只能是跑去报知上官。

    城府的官员来了,有主书,不一会儿,府令大人也来了。

    那府令大人是曾今见过楚弦的。

    毕竟楚弦是安城出来的榜生,当初更是榜生第一,后来楚弦进入巡查司,说起来也是安城的一个有名的人物。

    所以看到楚弦,这位府令大人就认出来了。

    能坐上安城府令的位置,自然见识不凡,此刻见到那三十名训练有素,杀气腾腾的洞烛卫,府令大人都觉得冷汗直冒,再看楚弦身上的官衣以及那些洞烛卫对楚弦的称呼,这让安城府令心头狂跳。

    “佐官大人?”

    “莫非,是洞烛司兵长佐官?”

    想到这里,府令大人非但没有阻拦,而且是主动配合,调集马匹,城府马匹不够,就去找军府要。

    他很清楚,洞烛司兵长佐官是什么地位。

    那最小也是从七品。

    难道说,这楚弦已经坐到从七品的官位?

    虽说还没有他这城令官位大,他自己可是正六品,但问题是,人家是洞烛司的官员,地位超然,如果是执行特殊任务,别说是他,就是长史大人,甚至刺史大人来了,也不可能阻拦,只能配合。

    安城军府那边也是反应极快,安城军府司马魏振第一时间赶来。

    对于楚弦,他自然也是知道的,魏振本就和崔焕之是好友,而且后来通过书信也知道了当初他买到的那一幅‘入境’的夕临荷塘图就是楚弦所画。

    所以魏振是很看好楚弦的,甚至背地里还支持过楚弦,这一方面有崔焕之的面子在里面,本身魏振也欣赏楚弦。

    此刻他本想询问是怎么回事,但楚弦牵挂母亲,如今时间紧迫,楚弦根本来不及考虑其他事情,现在谁也不能阻拦他,谁拦着他,楚弦就和谁翻脸。

    所以见到前面一个老者带兵似要阻拦,楚弦眼睛一瞪,直接喊道:“让开。”

    他说完,身后三十名洞烛卫也是齐声道:“让开。”

    声音带着震慑力,似有千军万马一般的威视。

    魏振这位安城军府司马顿时是目瞪口呆,他身后的护卫军卒也不是吃素的,要知道就算是洞烛司,也不能如此蛮横,毕竟魏振可是正五品的官员,而且还是武道宗师,对方怎能如此不敬。

    当下那护卫军卒就要上前喝斥。

    魏振伸手,拦下了自己的部下,然后侧身,让出道路。

    楚弦虽然不认识这位老者,但对方气息极强,比自己这先天高手都要强横很多,应该是武道宗师。

    当下是明白,对方怕就是安城军府司马,只是眼下他心急如焚,所以也没有多说,立刻是带部下冲出安城,一路朝着临县狂奔而去。

    楚弦走后,魏振的护卫不解:“大人,便是洞烛司也不可如此无礼,那个年轻人,太猖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